记者/秦琴
1
安芯,一个统计精算专业的高材生,从偶然接触“义工旅行”并开始长达一年的亲身实践,到成为《安心的义工旅行》的作者;从对行走与拍摄单纯的好奇,到一次次的心灵震撼与精神洗礼,逐渐领悟生命的真谛与爱的意义。她是旅游卫视行者栏目《安心之旅300天》拍摄者。四川震后小学、西藏志愿者之家、马来西亚有机农场、尼泊尔儿童之家、泰国自闭症中心、印度特里莎修女之家……她说:“一路走来,比起自己的付出,我收获的东西要多得多。”
璧拌鍥涘窛闇囧悗灏忓
“芯对话”
“芯对话”是由安芯发起并创立的微信自媒体分享平台,也是目前自媒体中首个对话类平台。工作云团队由来自北京、广州、上海、香港等地区不同背景的志愿者组成,并开始在上海设立分部,期望长远来说达到社会化协作的工作效果。“芯对话”目前有自媒体后台运营、访谈调研小组、自媒体调研小组与自媒体联盟合作小组等数个部门。

现在的安芯经常会受邀出席各种讲座和电视节目,在这些公众类演讲的平台上,大多数陌生人都会通过她列出的这样一组数据来认识她:

设计义工旅行线路,发起项目,以众筹方式筹资近8000元;又通过设立淘宝店,沿途售卖,并招募全国各地10余名代理代售自制明信片的方式筹集旅费9000元;自学拍摄与写作,365天,独自一人,完成了6个国家,8个义工项目;期间线上、线下整合推广,2个专栏,1本13万字的书,5集纪录片;后期整合联动各方资源,牵头策划组织了1个月,8个城市,近30场高校分享会。演讲、展示、推广义工旅行,被《周末画报》评为“2012年亚洲新锐”,人人网2012年年度人物年鉴。

这就是安芯,而这本改变了她,也给很多人带来改变的书叫《安心的义工旅行》,而她独自一人,行走六国,用DV拍摄出来却能在旅游卫视播出的纪录片叫《安心之旅300天》

幸运的是在黑暗中遇到公益

2010年,“间隔年”(gap year)在中国年轻人群体里开始流行,洞察趋势,做可行性调研,并找准自己定位,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以上的这一系列数字,都是安芯在她的间隔年里创造的“产值”。

《文周》:义工+旅行这个模式是怎么想到的?
安芯:大三的时候我在美国交换,听欧洲的同学提到gap year,那是我第一次听说间隔年,但我觉得这个概念很泛,就觉得应该要去寻找到一条更适合我的路,同时也因为18岁在家乡重庆的儿童福利院做过志愿者的经历也播下了一个种子吧,所以就想到把义工和旅行结合起来。

《文周》:我曾听你说过幸运的是在黑暗中遇到公益,你所谓的黑暗是指什么?
安芯:那种黑暗其实是21岁左右特别迷茫的感觉,看不到光,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适合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文周》:你是学理工科出生,却在大学毕业时做了一件这么“文科”的事儿,这个过程中,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安芯:任何一件事情从0到1都是最最艰苦且漫长的过程,就像自己写代码一样,我不会写,不会拍,不会宣传,所以去做很多事情都是从零开始。积累的过程其实是最难的。我学了十年的理科,大学又是统计精算,整天围着一堆data,琢磨着如何抽丝剥茧地挖掘它们内在的联系。尽管每年都拿着一等奖学金,可是长期以来我学得并不是那么开心,于是我一个人偷偷地去旁听了很多课,国际学院的项目管理课,西方哲学课,文学系的现代主义研究,历史系的战后国际关系,西方文明史,也一个人从学校坐车去中山大学,旁听过公民社会研究课。到最后,发现,道理都是相通的,一个观点,数学、哲学、科学、艺术、历史、管理、商业,都在用不同的方式与故事去诠释。当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道理后,再用你自己的故事去诠释,就足够了。不必你追我赶式地相互比较,不必瞻前顾后地患得患失。
4
《文周》:这段义工+旅行的经历也实现你自己的一个跨越,这个过程中你的收获是什么呢?
安芯:我自己总结了三点,分享给大家。第一, 生活是一个趋势,不是靠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就能让你充实,而是你要把一件对你而言正确有价值的事情一直坚持做下去。第二, 只管去做,很多问题的答案不是靠想便能够获得的,而是靠行动,在有效率的行动里,自然而然地就会明白。第三,如果你抵抗主流,必将受苦,如果你接受主流,或许会福乐自生。我们有的是时间重蹈覆辙,但改过迁善,一次足以。如果和尚说的对,万般皆有因,那么受苦将赐我们更接近神,教导我们,软弱时要坚强,恐惧时要勇敢,迷惑时要明智。

人人都是弱势群体

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安芯是在“公益营销”。安芯不争不辩,在她看来,人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有的人质疑是因为他不了解不清楚,其实并不是刻意伤害,而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仅此而已。

现在的安芯都不太敢说“人生规划”这几个字,短点来说五年的计划就是正儿八经地找一份工作,开始去脚踏实地地学习积累,沿着间隔年的路子将文化和投资结合起来,走得更深入。

《文周》:在你的这个间隔年里,你到了很多公益机构做志愿者,跟贫民窟的孤儿等一些在很多人看来是边缘人群的人相处,这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吗?那么年轻的你,为什么愿意去做?
安芯:我曾经因为质疑自己而极度难过,挣扎,痛苦,迷茫过,当我睁开眼时,我发现其实人人都是弱势群体,只是程度不同罢了。女生会有性别上的不平等困扰,是某种程度上的弱势群体;男生,又会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下,背负着买房买车的压力,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弱势群体?明白这一点后,随之生长出来的,便是同理心。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人会宽容许多。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社会现象我们无法解释,既然如此,何不去尊重那些不同的人?有太多的问题我们无力解决,既然如此,何不先做好自己?做好自己后,你是怎样,这个社会才会是怎样。是同理心,让我在与盲童、孤独症儿童、身体障碍者、性工作者、孤儿们相处时,察觉到了大多数人注意不到的地方,随后呈现在了《安心的义工旅行》一书和纪录片《安心之旅300天》里。所以我觉得用心去做一些事情,用心去对待一些人,自然而然地,无论你是否科班出身,都会知道如何写文章,如何拍照,如何摄像,以及怎样生活。
瀹夎姱鐙収
《文周》:生活里的你和我们通过你做的这些事儿的数据看到的你有差别吗?你的朋友们都如何评价你?
安芯:生活里他们都觉得我挺傻的,很搞笑,挺无厘头。也许通过数据看到的我还蛮精干,但其实我还是挺懒的一个人。

《文周》:我觉得你毕业后以这样一种间隔年的方式非常成功,你给自己创造了太多闪光点是大学课堂所不能给予的,最近有位职场导师说大学生找工作就是找抽,你如何看待今年就业最难年这一说法?
安芯:现在部分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有先天的因素也有后天的因素。比如说,他自己本身有没有在大学里实践过,有没有积极参与社会上的一些校外实习,这是很重要的一点,直接体现的是你个人能力方面。现在经济环境造成的就业难是必然的,我还是觉得人的主观因素是主要。
鍦ㄦ矙鐗归樋鎷変集

芯对话:分享成长,让更多人成长

现在的安芯,本职工作是文化产业投资,而业余的主要精力,是创办并经营自己的“芯对话”自媒体对话平台,天性喜欢和不同的人交流的她在这个平台上高端对话各种跨界人才,商业、公益、餐饮、文化、营销、投资、IT,作为文化产业投资从业者,安芯期望通过自媒体的搭建,能够探索微信自媒体平台的商业模式和文化产业自媒体联盟,“芯对话”运营两周即达到1400余名订阅者,在满足自己好奇心和探索欲的同时,24岁的她,也感受到在创建一个品牌时单打独斗带来的疲累。

《文周》:现在的你在忙些什么?间隔年的这段经历对你的现在和未来来说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安芯:一是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学习财务管理和法律方面的东西;二是芯对话团队的组建和发展,怎么快速把这个平台做好,是我整日都在思考的问题。间隔年回来后,心态上,没有以前那么急躁和自负,知道了怎么沉下来去做事情,接着是理解能力,看到的东西多了以后,对很多事情有了自己的思考,所以理解力都加快加深了。

《文周》:我看过好几期“芯对话”的文章,发现里面什么行业都有,你对“芯对话”的设计是如何的?
安芯:“芯对话”主要分为几个不同的板块来做内容。比如【创业者说】板块,汇聚不同领域的创业者,分享他们的行业判断、创业经验、得失感悟等,让订阅者通过对话了解创业的方向,财富趋势,从而找自己的路;又像【芯媒体怎么玩】板块,我们不定期分享包括视频平台,微信平台,微博平台等的新媒体运作评论、模式解构、跨界融合等,让订阅者更全面深入地了解新媒体。

《文周》:媒体都有自己的公众微信号,也会发布他们的访谈类文章,“芯对话”和他们比,特点在那里呢?
安芯:我们会不定期地举办线下聚会,让优秀的采访对象相互认识、交流;我们会根据行业特性组建微信群,让优秀的采访对象相互认识、交流;我会根据采访对象需求,为采访对象进行资源与资源、资本与项目的对接;还会通过“芯对话”以及相关自媒体联盟,为采访对象的项目宣传服务,但更多的还在于传递价值,让更多的人受益,分享成长,让更多的人成长。

《文周》:你做了这么多事儿,跨界这么多领域,有没有一个梦想或者方向是不管做什么都坚定不会改变的呢?
安芯:现在还不着急定在一个方向,因为我年纪也还小,24岁,现在的跨界其实都是在探索,探索我喜欢什么,适合什么,25岁以后再去思考想要在哪个领域去深入吧。

【采访手记】
认识安芯,是因为一位共同的朋友,对方介绍她时对我说,我觉得你们两个很像,一样的年轻有梦想和具备完成梦想的执行力。接触过后,发现我和安芯不像,差别甚远。89年出生的安芯,似乎早已摆脱很多人正在经历的一些少年式烦恼,她潜入生活更深,想要挖掘得更多。在所谓的“文艺”过后,她会用一种逻辑的方式去将一切变得清晰可见,我喜欢她身上这种野心,这野心,不是要把生活掌握得多牢,而是永远想要把自己修炼得更好。

VN:F [1.9.22_1171]
1 票
安芯:人人都是弱势群体,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