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栏目由《文艺生活周刊》与“99艺术网”合作
【99艺术网 http://www.99ys.com 中国最大的艺术门户网站。以艺术的当代性、学术性、前沿性为发展导向, 打造集资讯和推荐服务为一体的当代艺术门户网站。】

文/丁晓洁

两个小孩

2013年11月4日佳士得纽约拍卖夜场(北京时间11月5日上午8点30分),毕加索代表作《两个小孩》被大连万达集团以2816万美元(约1.7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竞拍获得。这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购买西方顶级绘画作品最大的一次手笔。针对这一消息,北京空间画廊负责人李苏桥在微博中写道:“万达以1.7亿购买毕加索的‘Claude and Paloma’,对于市场流动性一流的毕加索作品,谈它贵与不贵毫无意义。我想此事多少打破了西方人心中中国人只玩中国艺术品游戏的成见,同时让西方艺术市场终于看到了他们期待已久的中国富豪收藏家对西方大师艺术品的斩钉截铁的爱。这天,有人扬眉吐气,有人磨刀霍霍。”

Q:万达集团花了1.72亿买毕加索《两个小孩》作品,好多人都说挺贵的,您怎么看待这个价格?
李苏桥:这个价格偏高。可以这么说,万达集团到底为什么花1.72亿买毕加索的作品或者说毕加索的作品为什么在佳士得拍卖中的价格接近3000万美元?我们应该来讨论这个问题,而不是讨论万达买得贵不贵。
首先,我认为毕加索的这件作品在佳士得非夜场拍卖中不值这个价格,毕加索那个年代有特殊意义的作品,可以过2000万以上的,到目前为止也就三件。这一件是关于他的两个孩子,另外两件是跟他的情人有关的,其中创造出高价,并接近这个价格的那件是2007年秋拍卖出来的,那个时候是在金融危机之前西方印象派大师作品最疯狂的价格时代,另外一件作品是后来卖的,2000万美金就可以过,也就是说从毕加索作品的市场状况来看,假如成交,比较合理的价位应该是2000万美金。这幅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创作于1950年,画中是毕加索最小的两个孩子,是他和比他小40多岁的学生Françoise Gilot 所生,两人分手后,Gilot将两个孩子带走。这幅画由毕加索女儿继承,后被画商Jan Krugier购买,估价900—1200万,著录与出版众多,其中既有学术展览也有商业展览,成交价2816万美元。
——————————————————————————————-————————

毕加索另外两件有特殊意义的作品

Femme Assiese
“Femme Assiese,1949年,115x89cm”,2012年6月20日,佳士得伦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第11号拍品,估价7.8-11.8m美元,卖1350万美元。

SONY DSC
“Femme accroupieau costumeturc,Jacqueline,1955年,115x89cm”,金融危机前,2007年11月6日佳士得纽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第73号拍品。估价待询,成交价3100万美元。画中是毕加索的第二位妻子杰奎琳,这是毕加索晚年对于中东“后宫”主题着迷的时期。
——————————————————————————————-————————

第二个问题,就是贵与不贵的另一个方面,万达买这个值不值?我觉得这个问题就不用讨论了,首先万达很有钱,花一亿人民币对他来讲就跟普通老百姓有了一千万财产花几十万买车一样。再一个,这件作品购买之后所产生的广告效应将万达推到一个文化地产的高峰状态,把万达推到了一个有丰富的收藏经验和对世界美术表达一种敬意的一个公司的角度,我觉得这个从这个角度看,是值得的。

第三,贵不贵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我在微博里表达的,我们都知道王健林是谁,这个企业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家,在中国做过怎样的事情,但是西方人不知道,我们必须要还原到当时拍卖场景里边去。佳士得日场拍卖人气也不是很高,几个高标的全部没成交,这件作品是全场唯一的一个亮点,提升了整个拍场的氛围。这场拍卖30%以上的作品或者1/3的作品都流标了,其实是一个挺惨淡的拍卖的状态,所以这件作品人家根本不知道是中国人买的,老郭(郭庆祥)根本没有在现场举拍子,是电话投标。大家知道是亚洲人,不知道是中国人买的,仅此而已,如果老郭不做宣传没有人知道。这种价格如果说在大陆的拍卖场上呈现,付款很多,都会被质疑是真拍、假拍了。因为同期有另外一些重要的作品,比如贾克梅蒂的作品,也有毕加索的其它作品都是流标的,而且这个作品估价非常低,在这么不景气的情况下,(拍出了这样的价格),西方人都傻了。电话竞标的,现场总共举的牌子数也不像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十几个踊跃举牌,没有,开始总共是六个,很快三个就退出去了,最后剩三个,两个在投,没有那么激烈,现场非常冷静,这种冷静在今天的拍卖中也延续下来了,今天的大师拍卖和夜场拍得非常烂,拍得大家心惊胆战的,觉得市场好像没有钱了。

换一个思维来讨论,也就是说这场拍卖,当我们告诉西方人是我们中国的一个企业家,是我们的首富买的时候,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长期以来他们都觉得中国只玩中国人的,中国人排斥西方的艺术,我们对西方艺术表达了一下敬重和情谊,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个中国人表现的机会。 我们必须要肯定一点,就是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中国人有钱了,开心了,我们要买什么大厦,不是这么简单的生意。在这种扬眉吐气的背后其实西方人早就布好局了,佳士得香港,苏富比北京,他们这些大画廊和大拍卖公司精心安排的,包括这次佳士得活动,我的客人都收到过免费的邀请,让他们去参加艺术之旅、专家讲座,免费住在四星级酒店,他们知道中国人一定会买这个的,为什么?很简单,中国人的资本只对两件事有话语权:一个是中国的古典艺术,一个是中国的近现代艺术。对西方的美术中国是没有话语权的,中国人会被日本人影响,会拜倒在西方艺术的石榴裙下面,因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从民族的经济复兴,包括从心理上有一种想用文化战胜欧洲的心理。文化战胜的心理在艺术市场的圈子里头,它涉及什么呢?就是给你提供二流的、末流的,或者是远远超出西方合理价格的作品,这是必须要做的,西方如果说哪天拜倒我们的水墨裙下,我给他提供什么东西?一样的,我不会给他齐白石最好的作品。

李苏桥2

Q:是不是也说明了内地藏家的收藏版图正在扩张,其他国内企业的收藏或者是个人收藏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趋势?
李苏桥:我自己觉得中国人很难进行西方大师和印象派这个版块系统的收藏,因为最牛B的作品一个是非常贵,而且大部分都在美术馆,流通在市场的这些作品都不一定是最牛的作品,像毕加索的作品很多都是非常末流的,在瑞士苏黎士的仓库里边就是这样的,品相也是从几百万美金到三千万美金的这种水平都有,所以我觉得想把这个做好,就算是平均一件接近一个亿,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企业能做得了的。

Q:有人说毕加索的作品收藏一件意义不大。
李苏桥:这些讨论,收藏一件有没有意义,收藏两件是不是怎么样,这些都不重要,万达买这件作品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郭庆祥的言论不能够百分之百地代表万达集团的官方发言人,我觉得如果去采一下王健林倒是比较OK的。中国的公共媒体把这个事件想多了,因为三千万美金在艺术品市场的购买行为太多了,有匿名的,有署名的,但是严肃讲这么一个故事,我自己觉得要不就是我们太穷了,要不然就是觉得这个钱是大家的,别人花钱都心疼。

Q:大家可能觉得万达以前是买吴冠中,现在突然买毕加索,可能弯拐得有点儿大?
李苏桥:弯拐得一点不大,因为老郭以王健林的名义买的东西,除了吴冠中、傅抱石这些之外,他几乎是最先买赵无极的人,这也是两岸的对岸那边希望看到的,今天也是第一个中国企业买毕加索的人,因为已经有五六百万的毕加索是亚洲人买的,只不过这次是高调地宣扬买毕加索,这个什么都不能说明,也可能就是把毕加索放在商业地产里边供着,让大家景仰参观。万达买这件毕加索多少让我会想起当时俏江南的张兰在保利秋拍上购买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

VN:F [1.9.22_1171]
1 票
李苏桥:万达集团买毕加索作品不是贵不贵的问题 ,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