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4日∣国话先锋剧场
导演:杨婷∣主演:陈明昊、赵红薇、赵晓苏
文/覃天

“街道上尽是比夜晚还要黑暗的东西。”——雷蒙德•钱德勒

我坐在剧场的第一排。戏剧里充满着的新鲜、辛辣、刺激感就那么扑面而来。我也能观察到舞台上细微的变化,灯光,布景,不远处音效师的细微动作,演员就在跟前的呢喃或咆哮。《开膛手杰克》讲的是传统的英伦故事,带给我无尽的震撼与回味。

除了开场与结尾的呼应,整部戏的结构并不是十分地缜密。节目单上“悬疑喜剧”中的“悬疑”二字更多地体现在了戏中的场景、音乐以及演员的形体上。至于“喜剧”,导演显然在喜剧的面包里塞进了点儿严肃的果馅儿。整体的观众的感受还是跟着戏的节奏走的,每个人的内心情感起伏都被呈现在了舞台上,这些细节构成了整部戏令人舒适的质感。

可以说,《开膛手杰克》中每个演员的表演把剧场内的空间利用到了极致,他们的表演让观众对整个故事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印象很深的是开场的段落。陈明昊扮演的老妓女出场,他的动作不急不忙,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来观察他——这一点用得很巧妙,在灯光并不明亮的环境里,演员细致入微的表演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再看他和那位先生的相遇和冲突——两个人的动作先于言语,他先用脚接触,再慢慢靠近。香烟、身上的气味、手摸下体的动作、最后的吻、颤动的双脚。抛去台词,利用形体的表演,充分展现了一个活脱脱的老妓女形象。两个人的相遇,以及就此为整部戏奠定悬疑气氛的作用都达到了一个让人舒适的平衡点。演员与观众共处在一个空间内,台上是另一个历史时空演绎的故事,演员所穿所说距我们有着很大的时间跨度,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舞台上是另一个世界;但是戏剧的魅力就在于此,电影终究呈现于银幕,而剧场则是同一个空间内,台上台下都是活生生的人,演员使戏剧有了生命,而戏剧则把它想告诉我们的那个世界赤裸裸地呈现在大家面前。在这里还有一个细微的点——由男性扮演女性,而女性也就是那位“先生”则是身穿黑色男士礼服,可观众并不会觉得这样的性别错位十分别扭。1888年的伦敦东区,“开膛手杰克”闹得人心惶惶。你看那位穿黑色礼服先生的眼神、动作,都生动地传达出了那份惶恐。

2记得林兆华评价《绝对信号》时说它是“现实空间和心理空间重叠在了一起”。而此刻,这部《开膛手杰克》也将心理、精神层面的状态很好地呈现在了舞台上。剧里面有一场关于梦境的戏,它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它真的像一场梦境——我们没有发现它是如何开始,直到助理探长从床上跳起来才恍然大悟。继而下一幕直接跳接到助理探长的家庭场景,但这并没有带给观众任何突兀、生硬之感,反而有一种自然、生动的感觉流淌于空气间。陈明昊夸张、忘我的表演使我们不敢稍有走神。这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演员是用自己的真心实意在演,夸张但不浮华,幽默但不肤浅,所有的笑声不会刻意地去创造。卫西谛在写伍迪•艾伦时说,喜剧就是他人的悲剧。《开膛手杰克》中,使整部戏充盈起来的是隐藏在故事背后的本质核心。至少从我的角度来说,我看见了孤独、自私、虚荣、谎言与欺骗。如果一部戏就是一个坐标,那么大多数戏剧在横向发展,所谓网络用词、时尚元素、先锋标签,能让观众发笑的都承载着吧,结果横坐标越来越长,长到让你目不暇接,喘不过气。精致、美丽的话剧则试图往纵坐标向下挖掘。迈克尔•弗雷恩在谈到《哥本哈根》时说,“观众看完这部话剧,会很累,但也会感受到思考的幸福”。因为一部戏剧只有给观众留下什么,令观众思考,它才实现了它的意义。

《开膛手杰克》里的灯光效果是我所喜欢的。我一直比较欣赏极简主义的话剧,灯光也要尽量地简单,不需要过多的色彩变幻。这部剧里灯光的亮点之一在于,它的切换与细节的变化一致。可以想见,导演在灯光上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助理探长一跺脚,一拍手,灯光就猛地一收,再绽放。

换场也很有智慧,十分讲究。每一场灯亮,都是不同的、精心设计的造型。长椅子的摆放,还有随着话剧发展而出现的那个“黑色盒子”——它承载了站街女和流浪者的道别——都有助于情绪的慢慢铺张。特朗斯特罗默的那句诗怎么说来着?对了——“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开花果的力量”;它也发泄了助理探长发现贝克街221B不是偶像福尔摩斯家的时候的愤怒。
1
音乐是整部话剧最为出彩的地方。话剧还未开始,但观众入场后就听到了他们唱的歌,那种突然进入话剧的隔膜感瞬间被音乐打破了。在第一幕助理探长愤怒的时候,他甚至扫了一遍坐在一旁乐手的键盘。这样,表演的隔膜也被打破了。表演张弛有度,咆哮的助理探长也在昏黄的灯光下用沙哑的嗓子念着那份通知,白纸从手中脱落。

网上有一篇写这部戏的评论,有些话说的也很好,和我想说的一样,她说这部戏“一切都恰到好处……点到为止,没有一刀剪的含混,没有卫道士式的抨击。你可以用各种论证去自圆其说‘救’谁才是对的,甚至谁也不救。你可以选择孤独的路,可以选择卑贱的路,人人都可能成为所选道路上的开膛手杰克,成为某一条道路上的站街者、造舆论者、维稳者。在离开这条路之前,人人都是驴。”

我觉得有些美中不足的是最后结尾的处理。导演一定想的是和开场的情景遥相呼应,而结尾的台词反而淡化了戏剧想强调的思想,转向规整了结构。

也许这部戏能这么结尾:助理探长说,“如果你选择了孤独,那么这条路上,还有我”。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