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海妮
@生活从吃掉月亮开始
梁海妮
《皆大欢喜》
作者: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原作名:As You Like It
译者:朱生豪
出版年:1970-1

威廉•莎士比亚
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剧作家、诗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文学的集大成者。

木心曾将莎士比亚称作“仅次于上帝的人”。他说,莎士比亚碰不得,因为研究莎士比亚的书早已成了图书馆,永远发掘不完。真正伟大的作品都没有什么好评论的,评论不过是喝彩。
莎士比亚的喜剧共有十二部,绝大多数完成于其创作早期。他第一部喜剧的故事结构还稍显拘谨,甚至符合三一律特征,而随后越发自由。《仲夏夜之梦》被评为第一部较为成熟的喜剧作品。剧中人物身份性格相当复杂,凡人、名人、仙人,几句台词就使其性格毕现,难以忘怀。该剧问世后不久,莎翁的另三大喜剧代表作亦逐一问世,《皆大欢喜》作为其中之一,人物性格丰满,台词优美、富有哲理性,各方面表现均让人惊叹。笔者在此姑且选其充满梦幻诗意的环境作一番喝彩。

纵使戏剧表演的场所限制极大,舞台极小,也限制不了艺术家们造梦的宏伟。在《仲夏夜之梦》中,作者设想了一个魔幻的世界——雅典附近的森林。仙王仙后为漂亮的小男孩吵了场小架,充满希腊神话色彩的神奇“魔水”闪亮登场;一对追求自由的情人相约私奔,一对追随者先后赶来;一伙为忒修斯婚礼准备演出的手工工人上演了一场滑稽闹剧。仲夏之夜,雅典森林深处发生的故事成为了一场梦,一个醒后难以启齿又有几分甜蜜酸涩的秘密。

莎翁似乎留恋于这种人与自然的关系,在《皆大欢喜》中,他再次将几乎全部的故事背景放在了英国沃里克郡的亚登森林之中。这一次,森林里不再有神话般的仙子出现,但其动人之处与浪漫性丝毫不亚于《仲夏》。第一场人们就讨论到了亚登森林:“他们在那边度着昔日英国老罗宾汉那样的生活。……像是置身古昔的黄金时代一样。”进入森林后,处处是诗篇与歌谣的气息,“绿树高张翠幕,谁来偕我偃卧,翻将欢乐心声,学唱枝头鸟鸣:盍来此?盍来此?盍来此?目之所接,精神契一,唯忧雨雪之将至”。不借助神奇的力量,单凭环境的铺垫就使得前者的雅典森林逊色一筹。人们似乎也被这样的优美环境陶醉,生活处处聊着爱情、哲学与生活,而不是物质皇室与权位。人们在此放牧,谈天,游戏,对于悲惨的身世与遭遇,也恬淡、坦然地面对。

这片亚登森林俨然是一个理想的避难所,一个不乏真实的乌托邦世界。前几场戏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人与人关系的紧张感。无论是奥兰多与奥利弗,还是罗莎琳、西莉亚与弗雷特里克,双方都因权力与名声频起摩擦。一场拳击比赛是男女主人公相爱的起点,也是恶与善冲突暴发前带着血腥味的平静。紧接着,他们纷纷在危险来临之际无家可归,一前一后投奔这个未知的森林。但到达以后,一切混乱又变得井然有序起来,一切矛盾都瞬间消失了,一切复杂都变得简单,再没有尘世的喧嚣,只有单纯与平静,仿佛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而它也是有社会构成感的,森林的秩序使其显得像一个小型社会,明世事之道的“哲学家”公爵似乎就是这个社会的统治者,臣子都心甘情愿追随他,不由得让人想起孔子。

“在这个世界中如果说还存在有什么纠葛和冲突的话,那么就只有爱情的矛盾了,而爱又是人与人之间最友好、最融洽关系的极致。”年轻人们都在这片森林中进入了爱河,爱人们克服重重障碍最终走到一起,巴赫金狂欢式世界感受的核心是交替变更的精神、快乐的相对精神与消除等级的平等对话意识,正好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时代背景相吻合。莎士比亚也将一切有可能的人都配上了对,连与两个公主结伴的小丑试金石也找到了爱人。这样的一个结局正显示出了莎士比亚喜剧中一贯的狂欢式的喜剧特色,也表达出了狂欢精神背后人们对于自由的爱、心灵的释放的一种美好追求。

这片森林的存在也精心地起到了对比的作用。首先是以贵族上流社会为代表的现实世界与以亚登森林为代表的自然世界。斗争,心狠手辣,买通杀人……烧毁房屋的背面,是蓝天、白云、草地与淳朴的一切,甚至连恶人奥利弗来到了这里,也被拯救,并受到善意的对待。第二种对比,是积极与消极人生观的对比。大自然为人们追求的个性理想开启了空间,而莎士比亚戏剧中的绿色世界并不是对“现实”的逃避,而是人类生活企图效仿的世界的真正形式。因此我们看到,在“人生舞台中”,并非人人都是幸福的,也有人整日长吁短叹,在森林中郁郁寡欢,但这一多重性的角色出现,也正好使得这出浪漫的喜剧中有些温和的嘲讽和深入的哲学思考,给人以更多感触。
20671383-1_e
泰纳在《莎士比亚论》中说,这出戏没有重大的事件,也没有精心的结构。我们恬静地追随着优美或悒郁的感情的自然趋向,任凭它毫不疲倦地指引我们前进。

嗯,虽然故事里的人走了,这片森林却永存了。

VN:F [1.9.22_1171]
2 票
桃花源?乌托邦?亚登森林!-《皆大欢喜》, 4.5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