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刘妍 文/薄荷夭夭

时间:2013年8月18日—11月10日
主办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

78b057a5253500b598239f801edfd938

有些时光仿若昙花匆匆一现,随即被时代的年轮轧去曾经的痕迹。
有些时光却像嗷嗷待哺的婴儿长成身心健壮的成人,岁月推着你在不断的前行中蜕变。是天真到沧桑的眉眼、幼小到高大的体格,是混沌到清醒的思想。
是短暂也是长久。

中国当代艺术经历三十年的考验,顺应时代冲击的洪流,从早期本土的闭塞僵化,到中期的实验性探索,再到现如今的丰满多元,这些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是太多太多艺术家、艺术机构花费的精力与不懈坚持,才成就了如今令人痴迷的壮美。一梦三十年。

自1970年代末期以来,1980年代的“八五新潮”,1990年代的国际认可,2000年代的商业成功直至今日的全面繁荣,当代艺术作为新兴文化形态也已得到从国内到国际,从民间到官方的普遍认可。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展出的《时代的肖像——当代艺术30年》主题展,就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一次综合性回顾展览,选取了三十年间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与作品,站在当下的立场,对过去的当代艺术的思潮与风格变化进行再次呈现,提供给观众全方位解读这些优秀的艺术家对时代推进、自我认知、社会转变的思索与反映。

从参展艺术家的年龄来看,落差几乎达到五十岁,从作品的创作年代来年,跨度也已超过三十年,涵盖了绘画、雕塑、摄影等作品形态,通过对这些作品的集中展示,意图令观赏者通过看到个体和群体关系的变化,引发对人的身心状态、生存环境和未来前途的关注。
此次展览并未按“时间编年史”的方式来做为展览结构的划分,而是将一切打乱,以着重探讨自我与社会的价值取向的变化为切入点,度身打造主题性视觉艺术展示活动。

PA122633

展会设立了“具体的人”、“身体语言”、“内心世界”、“社会形象”、“未来生存”等主题,另设有“大芬肖像”、“30年小事记”、“艺文中国”三个特殊项目,结构安排上力求形成新颍的叙事脉络,力图还原历史档案中那些真实个体的状态,对当代艺术进行包容性梳理,呈现给观众全新观赏感受与解读角度。

在以往的当代艺术的回顾展中,摄影作品的展示一直是被忽视的对象,而此次展会特意在这一环节做出了加强与拓展,意在通过摄影家手中的快门定格来展示人的个体化进程、认知中国社会的变化与分流、凝聚新的族群认同、揭示自我的多重面向等等,为摄影表现样式的发展开辟了空间与新的可能性,并通过摄影作品的展示与本身风格的衍变,加深国人对过去的反省与理解、对当下的思索与批判以及对未来的憧憬与揣测。

此次展览的摄影部分汇聚了国内优秀的摄影师及其代表作。肖全、杨福东、张海儿等,或追求自然真实的记录时代众生相的肖像摄影,或不受纪实性束缚,而着力富有想象力的观念摄影,抑或是探索激进的实验性质的风格摄影,虽然对于外在的表现和观点的表述方式不一,但是透过他们的作品,从他们的眼睛,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复杂的社会现实与人性,而摄影的观念与受众群也将更自由,更为时代所接纳。

一件肖像作品的时间停止在完成的那一刻,但却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现场。时代,作为肖像的布景帮助观众继续完成它的叙事,与其他主题性展览不同,在《时代的肖像》展里,每件作品都是一次独立的时代取样,它不停地提示观众,经验不可反复使用。

归根结底,这个展览是关于人的。人,永远是肖像的主题;人,也永远是艺术的主体。这个展览可能带来的议题,正是关于人,关于人民,关于人性,关于人格,关于人生,关于人本主义、人道主义和人世沧桑,这些有关人的话题,也必将与人类自身的历史同步延续。

PA122634

三十年肖像摄影一览

杨福东
作品:《国际饭店系列》《后房——嘿,天亮了!》

1

《国际饭店系列》主要对焦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被外来消费主义风潮冲击的二三十岁的白领女人。镜头里的她们发型时尚,穿着当时前卫的紧身泳衣,化着精致时髦的妆容,笑对着镜头的他们洋溢着对于青春对于美的张扬态度。

《后房——嘿,天亮了!》用一种调侃又略带荒诞的画面,以现实为背景,却通过人物扭曲怪诞的表情,反映了当时小市民间微妙的自卑、投机八卦的小人物心态。

肖全
作品:《我们这一代》

2

1990年代初期,在经历了89“政治风波”后,身处某种诡谲气息之下的青年文化精英,尽管已然成为社会主流,但当时却是以疏离主流的形象出现在肖全的摄影中,这批包括了诗人、演员、歌手与画家在内的精英形象,被肖全定格在《我们这一代》系列中。这些照片同时成为一面历史的镜子,照见一个时代的精神及其如何消逝。

在展示大厅,肖全的作品被放置在一个长长的走廊,一眼望去,墙面上照片的陈列好像一支离弦的长箭。崔健、窦唯、杨丽萍、唐朝乐队、顾城、张艺谋、姜文等等,这些曾经被称作“愤怒的一代”的灵魂人物,画面中的他们神情各异,却让观赏的人感到熟悉,这些影响了一代人的先锋人物,在肖全的作品中唤回了我们关于青春的记忆。

印象最深的是崔健的照片,照片里他站在一处房屋废墟前,表情凝重,似有所思地扭头看着远处。关于崔健,他的音乐和性格里,总是有着一种悲天悯人的特质,于荒芜和苍凉中决绝地寻找出路的坚定。自然,自我,是肖全作品最引为注目的印象——陈凯歌的斯文、唐朝的叛逆、姜文的雅痞、王朔的桀骜——而肖全不着痕迹的抓拍与摆拍,以及对人物性格核心的精准把握,让这些图片散发出强烈的时代气息的同时,还原了记忆中那些闪着光环的真实的他们。

肖全作品展示期间,吸引了大批中国和国外的观众,与其他展厅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偷偷地在想,他们也许有着和我一样的心情:勾起心中怀旧的线,轻轻的一拉,黑白颜色翻倒一片,黑的深沉,白的纯粹,灰的包容,杂糅成一种属于中国的特有情绪。

陆元敏
作品:《上海人》系列

3

从1990年代初期以来,他持续关注着上海这个大都市不断变迁中的外貌,以及那丰富厚重、耐人寻味的人文景观。《上海人》是他的重要作品之一,以上海为舞台,把镜头对准生活在上海的各式家庭里的人物生活与精神状态,通过对上海家庭的亲身探访,记录了大量生动而充满感情的瞬间,以亲切朴素的视角把上海的人生百态,平和真实又诗意地反映在镜头之中。他持续关注着。

社会的快速发展也无情地淘汰着它所认为的“无用之人”。陆元毅的《洋房里的上海人》对于城市人的“多余者”形象塑造具有重要意义。他以快照方式拍摄的一批上海人环境肖像,已经成为某个特定时代的上海人形象的经典。这是一批与喧嚣的时代主流保持距离的城市人,他们出离了时代的大潮,却仍然保持一份矜持与自我。这批照片的重要性还在于,虽然关注的是在城市中并不起眼的普通市民,但却以独特的方式展示了他们的尊严。

张海儿
作品:《自摄,广州》《有摄影师左手的夜景,广州》《庙前街快雨时晴》《艾米莉和施国斌》《杜尔墨、广州》

4

张海儿是当代中国大陆摄影界的代表人物,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他就是实验摄影图最活跃的一员。多年以来,在对城市生活、人物肖像和异域人文等系列的持续关注中,他举重若轻的态度引人注目。其本次参展的众多作品以二十余年的跨度展现了其鲜活独特的视角,更表达出一个摄影人透视社会和人生,关注每一个社会成员的鲜明观点和真挚情感。

他的作品在第一观赏印象上有着十足的冲击力,有一种简单粗暴的美感,对于结构的处理上也非常大胆,勇于尝试,因此画面里散发出一种不可控的情绪宣泄。另外,他热衷于新鲜与边缘题材,因此,始终贯穿于张海儿的肖像摄影实践的意图之一是让新的社会成员与时代因素获得关注。因此,无论是所谓的“坏女孩”还是大受追捧的“成功人士”,在他的视觉观照下,都获得了刻有他个人印记的独特存在感。

韩磊
作品《韩磊:1986—2000》《肖像》

5

对中国当代艺术家韩磊而言,拍摄这个世界的行为就是他投入其中、加工处理、过滤并消化的过程。通过在一个单独的框架中寻找到丑陋和尖锐、普通和特别的共存,他捕捉到了在单一形象中很少见的多层次微妙之处,而他感兴趣的领域也是多种多样的,他创造性的努力不会跟随单一的剧本,然而,他的作品主题的内心世界和情感复杂性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审美和敏感,成为了他的作品主体的特色。

肖像摄影有着与生俱来的对于异像的好奇心,这在韩磊的肖像摄影中获得了充分的表现,他通过展现对象的强烈存在感,企图在“正常”这个概念之外寻找、探究人性的复杂性与丰富性,激荡着个人的异想,并进而抵达人性的幽深、幽暗之处。

VN:F [1.9.22_1171]
1 票
时代肖像 - 当代艺术30年,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