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树上的兔女爵
Hard-Rock-Calling-the-killers-23385766-700-481_副本
第一次听到The Killers的名字是在2004年,也就是他们处女专辑Hot Fuss刚推出时,我还在念高中,当时FM103.7晚上会播放原版的Rick D Top 40,Somebody Told Me就在排行榜的前三甲打转,Synth Pop的律动感像一针鸡血把我从昏昏欲睡的伏案状态中拉了出来,于是第二天便去学校边的音乐商店买了原版的打口碟来听。

《Hot Fuss》的封面乍看有一种小清新的感觉,四幢看起来孤零零的大楼笼罩在即将暗去也可能是正在微微亮起的天光中,仔细一看才发现房子的顶端分别架着“建”、“材”、“开”、“发”四个字,和看似清冷的背景氛围形成了戏剧化的对比。这种戏谑性或者称之为“恶作剧”似的笑话,在他们的音乐中也随处可见。比如Somebody Told Me中将情敌调侃成“看起来像我去年二月交过的女朋友”。至今这张专辑仍然躺在我的唱片架上。

从2004年出道到现在,The Killers已出了四张录音室专辑(不包括精选集)。其中去年9月推出的Battle Born是他们加入水星唱片公司后所推出的第一张大碟,却仍然保持了过去三张所延续下来的一贯风格。在这个人人都在不断变着法儿迎合大众喜好的时代里,这份坚持因为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而变得可贵起来。

虽说外界评论The Killers是一支充满英伦风味的美国乐队,但每次听他们的专辑,我却鲜有这种感觉。一方面是因为乐队作词仍然带着老美特有的大大咧咧之感,另一方面吉他声部的编曲并不走细腻的旋律路线而更在意流畅强烈的节奏感。
killers-_photo_runaways_300cmyk_galerieBig_副本
而且,The Killers的词曲总是以浓郁的美式人情味胜出。比如Sam’s Town和Heart of a Girl,前者通过音乐展现了赌城纸醉金迷外表下柔软的另一面,饱含了对家乡的思念与爱意,后者是主唱Brandon Flowers献给妻子的歌,交换手机号码的细节重现了两人在二手衣物店相识的场景,而“All my life, I’ve been trying to find my place in this world”“Baby, baby, babe, I’ve got all night, to listen to the heart of a girl”这番歌词把Brandon大男人的小柔情表现得一览无遗,他曾在美国当地的巡回演出上有些羞怯地提到过和妻子相恋的经历,那种真诚打动了所有乐迷。

在某场家乡演唱会上,The Killers在演出间隙向乐迷说到自己刚出道时的情境:“我们没有手机,没有护照。”但在处女专辑出乎意料地大卖之后一切都改变了,他们买了手机,也有了护照,甚至可以去世界各地周游开演唱会,不过随之而来的压力也时常困扰他们——继《Mr. Brightside》这样的热曲之后,能否还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也许正是这种焦虑感,使得The Killers始终对自己的成功状态保持着警醒,而警醒能带来不懈怠的努力,随后几年所推出的专辑也证明了他们的才华,这种创作才能一直扎扎实实地延续到了现在——每一张专辑都维持在稳定水平线上。无论是第二张专辑《Sam’s Town》中的《Read My Mind》还是去年新专辑里的《Flesh and Bone》,富有层次感的编曲配合主唱偶尔略显神经质的唱腔,显得随性而不失节制。

The Killers曾经说,希望自己能成为美国的U2。在他们获得无数资深音乐人的肯定后,也许这个梦想已经更近了一步。Brandon在The Way It Was中唱道:“Can it be the way it was when we met? Did you forget all about them golden nights?”而看着他们近10年来一步一步走来的路,他们对待音乐的那份真诚热情和我初次听到Somebody Told Me那晚一样让我感动,难以忘怀。“认真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我想这句话用来形容The Killers再适合不过。

VN:F [1.9.22_1171]
5 票
The Killers:认真的乐队运气总不会太差, 4.8 out of 5 based on 5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