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秦琴
20130223-_S6A1212
星凝和她的伙伴们
星凝,建筑师,国内首家真人图书馆创始人。四年前,星凝在豆瓣发日志寻找自己的创业伙伴,开始了星辰大海的征程。那时还鲜有人知道社会企业的概念,而她和她的伙伴们就已经用自己的心血和积蓄开始实践了。今年,星凝将自己和创业伙伴们搭建出来的梦想开放给了更多愿意参与的有爱的人,她们从老会员中发现吸收新伙伴,将星辰海真人图书馆升级为更大规模的共享,首次尝试实践了新型的自治组织设计,并联合更多有同样情怀的朋友参与共建理想,让星辰海成为更多人梦开始的地方。

真人图书馆(Living Library)
最早的活动源于丹麦哥本哈根5位年轻人创立的“停止暴力组织”。“真人图书馆”的创意即人人都能成为被他者“借阅”的对象,讲述生命故事,读者从中获得人生感悟或启示。在很多国家,人们做真人图书馆,希望有更多人愿意坐下来,和一些愿意分享故事的人面对面交流,消除人和人之间越来越触目惊心的隔阂以及对某类人的误解。

一个人的梦就只是梦,所有人的梦会成为新的现实

“少年爬山,越到高处越云雾弥漫,虚无飘渺,但是他依然继续前行,他有着成为亡命之徒的觉悟。在他身后还有几个少年,他们一点不怕山路陡峭或者妖魔野兽,甚至更大的阻碍。前方少年的坚持感染了他们,他们觉得那人的信仰足够坚定,能为他们扛起前方所有的虚无,即便他们其实并不知道那个少年到底要往前干什么,他们甚至都没有考虑少年想做的事是不是不可理喻。所以当有一天,少年向他们伸出手,说:‘跟我走吧。’他们就真义无反顾地跟少年一起上了山。他们会在山上看到什么?谁知道!有一天他们会为了少年的信仰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说不定。”

这个故事,是国内首家真人图书馆创始人星凝讲出来的,她用这个故事来形容自己如何找到创始团队成员。开始筹备星辰海之时,她还全职在一家知名的建筑机构任职,相比现在,那时的生活要轻松、富足得多。那时国内还鲜有人知道真人图书馆这个概念,更别说星凝所设计的创想是区别于国外传统真人图书馆方式,为帮助更多人实践梦想,帮助更多人相遇的核心企业愿景文化的独立设计。如今,距星辰海创立时过两年,几乎每个城市都已经有书店或者大学生群体在展开真人图书馆活动,而星辰海,除了因每年上百场精品文化活动而成热门同城主办方外,也因其独特文化理念在国内各大主流媒体和非主流草根平台上被传播,被赞扬,被认可,被艳羡和鼓掌。可在这些赞誉的背后,是逆亲友之意,是弃高薪职位,是舍舒心安逸。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坚定不移地带着她的信念,带领她的团队一起披荆斩棘,从荒野中砍出一条路来。“有的人,在你对他开口之前,你就知道他会跟你走,不为什么,你就是知道。因为他们天生不从属于庸碌无为的人生,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几乎一辈子都在给自己找归于平凡的理由。”星凝说。
20130226-_S6A1265

《文周》:在大家都不知道真人图书馆为何物的时候,你是如何有了创立星辰海的初衷?
星凝:一个人的梦只是梦而已,所有人的梦就会成为新的现实。我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叫《花婆婆》,花婆婆说要记得最重要的事:让世界美丽一点点。我一直记得这句话,也希望自己和伙伴们让世界温暖一点点。后来慢慢长大,发现帮助他人实现他们的梦想,是唯一比实现自己梦想更有趣有意义的事,也是能让这个世界美好和温暖的事,所以梦想建造一个帮助脚踏实地的实践家接近各自理想的温暖平台。当时发现在品牌涵义深入人心之前,这个遇见平台很难解释清楚,而“真人图书馆”这个词是现成的勉强可描绘构想的词;但星辰海丰富于传统真人图书馆的概念。我们尝试建造一个分享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如何实现理想的故事的平台,一个帮助那些动人的有爱的实践家遇到各自携手伙伴的平台,我们希望帮助一件脚踏实地的项目,帮助同类遇见同类,甚至帮助一个女孩遇见她等的男孩。

《文周》:星辰海是豆瓣热门的文化活动主办方,你们都有哪些活动呢?
星凝:我们同时在做两个相辅相成的项目,后者为支持前者运转而开发。
一是公益分享活动,以实践梦想为核心。
奉行尊重、独立和积极的原则,分享脚踏实地的梦想家的实践故事,给靠谱实践家提供展示小舞台。一方面帮助美好靠谱的实践家传播,一方面影响更多人了解参与到这些美好的实践中,通过帮助大家了解多元的可能和他人实现自我实践自我的经历方法,进而发现并实践、实现自己的梦想。
二是会员私享活动,以帮助遇见为核心。
这个遇见是有十分丰富涵义的,借阅新的可能,遇见未知的自己,遇见未知的世界,遇见未知的他人。星辰海的含义是每个人都是一颗星,看起来很近很近,实际很远很远,星辰海通过持续不断创新,开发设计丰富的方法,提供新知,深度交流,为这些星星搭建彩虹桥。

《文周》:你们每周都会有真人书友会,请各种各样有趣的人来当真人书,“真人书”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星凝:“每个人是一本书”这个设计理念是由创始团队原生构想的实现方法之一,恰好这个实现方法和国外的真人图书馆异曲同工,兼之星辰海亦一直秉持独立、尊重、积极的原则分享多元化的真人书,传播有益有趣的知识技能,于是使用了真人图书馆这个后缀来描述自己。真人图书馆仅仅是实现星辰海理想的一种方法之一而已。

《文周》:你说,星辰海是有别于传统真人图书馆的,那星辰海真人图书馆与其他真人图书馆究竟有什么不同?
星凝:真人图书馆最早是2000年起源于哥本哈根的概念,当时的主旨是促进对话,消除偏见。星辰海在做的事情包含但不局限于此。真人图书馆仅仅是实现星辰海核心愿景的一种方法,真人图书馆这个词和普通常见的咖啡馆、图书馆一样是死物,活物和灵魂则是千百家咖啡馆、传统图书馆、真人图书馆们每一家前面那个品牌名字所代表的不同立意愿景和理想。所以最终将代表星辰海真人图书馆的是星辰海三个字背后的品牌理想,而非真人图书馆。星辰海的核心愿景是:帮助实践梦想,帮助遇见爱。让更多实践家实现梦想的故事方法传播、抵达四方,让更多人倾听接近,进而参与实践。真人图书馆只是一种形式和方法,它本身并不具备真正的含义,真人图书馆们之间的区别取决于采用了这种形式的人们用它去承载什么理想。

《文周》:现在国内也有很多城市都在做真人图书馆,你们和这些真人图书馆间的真正不同在于什么呢?
星凝:从各家真人图书馆服务的理念不同来区分:依目前了解,各地后来涌现的其他家真人图书馆们大致分两种,一种是类似国外的真人图书馆,理念为消除隔阂和偏见,另一种其实只是传统纸书图书馆的活人版丰富版,侧重还是传播知识,附带一定程度的人与人交流。而星辰海真人图书馆的理念与灵魂是:帮助实践梦想,帮助遇见爱。在星辰海,真人图书馆仅仅是我们实现这个美好愿景而独立自主开发设计的一种方式方法,星辰海是一个管理员和相同情怀会员共建的美好遇见社区平台,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为很多大目标一致的朋友和组织提供舞台。从盈利的角度来看,我们是在做“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但从社会价值的角度来看,这种开放的态度就实现了一个众包的力量,认知盈余的力量。这些会员和合作伙伴在各自的领域具有极强的专业性和极高的见识,因此这种开放共建的模式,使星辰海真人图书馆的活动质量保持在较高的水平。
舞蹈治疗

愿大家被世界温暖以待

《南方周末》去年发文引起人们对真人图书馆这个舶来品的思考:“作为一场世界范围的知识传承与文明交流的回归式尝试,‘真人图书馆’在中国遭遇了水土不服。在思维壁垒、功利主义和商业诱惑的干扰下,它成为某种意义上与现实妥协的产物。这一项返璞归真的阅读潮流——‘真人图书馆’正在全球兴起,2012年它进入中国并迅速遍及十多个城市。这是一项知识传承与文明交流的回归式尝试,诞生于新世纪初一群丹麦年轻人美好的愿望——让不同文明、不同国度和不同宗教的人坐下来好好说话,以消解人类愈演愈烈的暴力和偏见。这股潮流由欧洲出发,由美洲、澳洲和日韩进入中国。在这个为世界首创了造纸术与印刷术的国度,实验者们试图秉承‘真人图书馆’的创办主旨,然而却遭遇了复杂的现实。”
而星凝,她说,几乎每个记者都会问她,真人图书馆在中国究竟遭遇了什么难处,她这一路最难的是什么,这是她最怕的问题,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巨额亏损,探索生存模式,聚集人才,房租店面,不断创新……难处当然一大把,不过她却觉得,这些都是必经之路,世界对所有人都是一样残酷的,既然选择了,就去解决、克服它们,不必叫苦连连。

《文周》:真人图书馆与传统图书馆有什么区别?
星凝:其实真人图书馆与传统图书馆唯一的关联是借用了“借阅”的概念。真人书被当做一本“书”供人借阅,会员和游客可以在馆里实现“借阅”的过程。传统图书馆包括传统出版行业,传播的其实是知识,但是现代社会因为互联网的发展,知识并不稀缺。知识可以很方便地通过网络获得,这也就是传统图书馆和出版行业收到巨大冲击的原因所在。而在互联网时代,社交反而是十分稀缺的资源。在星辰海,我们围绕核心理想而采取创新、丰富设计“后真人图书馆”这种形态,希望以此提供给大家深入社交的机会。

《文周》:作为一名普通读者,该如何借阅你们的真人书,并开展社交活动?
星凝:目前共创新设计了两种借阅形式。一是在星辰海实体馆,我们设计了一整面墙,作为366个以生日排序的真人书展示格,会员可以在自己格子内分享展示自己的爱书和自己这本书,其他会员可以借阅,并互相投递礼物信,借阅留言;二是通过星辰海线下活动,在星辰海实体馆或其它场地举办真人书主讲和互动借阅交流的面对面社交活动。

《文周》:作为较早开始探索实践真人图书馆的人之一,能否请你阐述星辰海对真人图书馆这种形态适合和应承载的精神文化传承?
星凝:星辰海认为其实真人图书馆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像17世纪的咖啡馆,或者说星辰海认为真人图书馆这种形式应承载17世纪咖啡馆所承载的精神和理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的很多咖啡馆已经和饭店一样,只是一个消费场所,不再有社交性质了。事实上,17世纪咖啡馆在伦敦兴起时,人们到咖啡馆并不仅仅是为了喝咖啡,还是为了阅读、讨论最新出版的小册子、小报,打听小道消息。很多顾客在喜欢的咖啡馆接收信件。有些咖啡馆会专门对某些话题举行讨论。咖啡馆是当时知识分子的聚集地。商人把咖啡馆当成结交新伙伴、产生新模式的会议室。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很多咖啡馆都已经不具备咖啡馆起源时的精神和功能。真人图书馆这个形式更便于承载起这种使命,这是星辰海团队的独立观点,也是对国内各地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其他家真人图书馆的建议倡导,对于各地来星辰海探访学习的真人图书馆我们都会分享这个想法。

《文周》:很多人会觉得真人图书馆不过是一个概念,其实还是TED的延伸,那么你们所做的事情,和TED所做的有什么不同?
星凝:TED是一家非常优秀,值得我们学习的非盈利组织。首先,TED的宗旨是“用思想的力量来改变世界”。它的创始人克里斯•安德森更关注的是思想的力量,知识的力量。而真人图书馆更关注的是不同生活状态的展现,是社交,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因为目标不同,所以真人图书馆和TED的表现形式也不同。因为要转播的是最精华的知识,TED 演讲的时间通常都是18分钟以内,短平快,信息密度大。而真人图书馆的活动一般时长在两个小时,更多的是更深入的互动交流。

《文周》:星辰海真人图书馆的建设团队是什么样的?
星凝:星辰海真人图书馆的建设团队来自很多行业,包括科研、建筑、IT、金融、出版、影视等。他们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而星辰海真人图书馆建设团队成员们的公共梦想,是实现温暖世界一点点的乌托邦。在这里他们也收获了对自己成长有帮助的资源和个人心智的成长。

《文周》:星辰海真人图书馆服务于什么人群?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
星凝:我们目前服务的人群是20至35岁,主要是白领和大学生。他们来到星辰海真人图书馆,有些是希望找到实现梦想的方法,获得踏出第一步的知识和勇气,有些是对多元世界的好奇和求知,有些是在快节奏的城市中享受慢节奏的社交,有些是为了遇见,丰富人脉圈子。他们大多对多元价值观有很强的包容性,对生命的意义和职业生涯规划进行主动的探索。

“其实无所谓什么改变世界,安心和满足于一点一滴正在和将要更多进行的小行动,讲一个实践家的动人故事,贴一篇引人独立思考的文章,支持一件脚踏实地的项目。让同类遇见同类。甚至帮助一个女孩遇见她等的男孩。想开创并真正实践需要明知故犯的清醒,想实现乌托邦需要付出四倍常人的心血,这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的豪情。我愿一生有此豪情。愿大家被世界温暖相待,这就是微小的心意所在。”——星凝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