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文/郑泽童

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
1942年11月17日出生于美国纽约市。从小在纽约的小意大利区长大,成长经历影响到他未来的创作生涯;
美国好莱坞新一代导演的代表人物,被誉为“电影社会学家”;
奥斯卡最佳导演奖,金球奖最佳导演奖,戛纳金棕榈奖及柏林金熊奖得主。

马丁·斯科塞斯3
主要作品:
1974《再见爱丽丝》
1976《出租车司机》
1980《愤怒的公牛》
1988《基督最后的诱惑》
1990《好家伙》
1992《纯真年代》
1999《我的意大利之旅》
2002《纽约黑帮》
2003《飞行者》
2005《没有方向的家》
2006《无间行者》
2010《禁闭岛》《海滨帝国》
2011《雨果•卡布里特》
2013《华尔街之狼》(未上映)

马丁·斯科塞斯2
影人独语
当我还是青年才俊时,我的电影才华就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奥斯卡评委的那帮老家伙嫉妒我的才华,一直不肯把大奖颁给我,直到有一天我年华不再,头发花白,脸庞爬满皱纹,他们终于带着歉意颁给我一座小金人,其实奥斯卡什么的,都是浮云,我想得到它,并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诉人家,早应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当我拿到小金人的那一刻,我还是很高兴的。斯皮尔伯格看过我的小金人后,对科波拉说:现在的小金人的制作工艺好像比前些年要好些,对此我也深表赞同。不管将来他们还给不给我小金人,我都将淡定地为影迷们奉献经典。

——马丁•斯科塞斯

【迷影人VS. 影人】
1
和朋友外出旅行前去了一趟书店,打算买几本书在车上打发时间,于是在某个角落里发现了马丁•斯科塞斯的《谁在敲我的门》,我对斯科塞斯没有过多了解,在此之前只是粗略地看过他的电影《出租车司机》和《禁闭岛》,而也正是因为这两部电影让我记住了这个在瘦弱的体型下总是西装革履,却多次与奥斯卡失之交臂的老人。

《出租车司机》这部对越战反思的街头情景剧沿续了斯科塞斯早期作品的主题,影片精准地把握住现代人在战后精神上孤独无助的感觉,在萨克斯的音乐背景下层层剥皮,丝丝入扣。不得不说斯科塞斯真的是一个“暴力美学”的大师,他的电影也充满了一种让人难以自拔的魅力。

对于《禁闭岛》,像记忆碎片一样的叙述方式是渐进式的,太真实以致于在完全没有察觉中,我们已逐渐进入了老马精心设计的圈套,故事的推进过程中逐渐推翻已有的叙事内容。至今在脑海里还萦绕着主人公的经典台词:“我很好奇,是像怪物一样活着好呢,还是像好人一样死去好?”
纯真年代剧照1
2
读过《谁在敲我的门》之后开始渐渐对斯科塞斯有了一些更深的了解,然而这层认识却显得微不足道。其早期经典影片均为论述案例,从描写纽约黑帮的《穷街陋巷》、《好家伙》,诙谐幽默的《喜剧之王》,到在社会上引起极大争议的《基督最后的诱惑》,文本风格轻松幽默,声情并茂地呈现了影片的精彩片段,同时也揭示出斯科塞斯作品的精神本质。

他的作品往往会涉及这些主题——意裔美国人的身份认同、天主教意义上的罪恶与救赎、美国社会的暴力问题……这些问题总是可以通过他别出心裁和独具匠心的拍摄方式引发人们深深的思考,如果说斯科塞斯不去拍电影的话,那他一定会是一位出色的社会学家。

在斯皮尔伯格、卢卡斯等人依靠上亿美元和电脑特技吸引观众的同时,他却始终以自己独特的视角,用电影冷静地剖析着社会和人类的种种顽症;在好莱坞只崇尚商业结果的环境下,一直坚持自己的意愿,不遗余力地追求电影语言的探索,于是他有了越来越多的观众,而这其中的价值是奥斯卡小金人难以诠释的。

3
至今还记得看完《纯真年代》的那个下午,窗外一片风和日丽,而内心却是难以掩饰的孤单和落寞。为那个年代所谓的上流社会和家族荣誉的虚伪,为纽兰和艾伦有缘无分的爱情,也为那年华流逝再也回不了头的“纯真年代”。

与《穷街陋巷》和《出租汽车司机》等早期黑色风格的低成本影片相比,《纯真年代》无论在投资还是影像风格上都有了质的转变。尽管故事发生在一百多年以前,观众们还是能够在影片中感受到斯科塞斯特有的孤独。

然而,在为《纯真年代》精美的画面和布景赞叹,为纽兰与艾伦的悲剧感伤的同时,我们也为斯科塞斯失去以往的力度而遗憾。这个时候的斯科塞斯是柔美的、静默的,同时也是无限寂寞的,似乎这已经不再是原来熟悉的斯科塞斯了,或许斯科塞斯是在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自己对爱情的见解。
出租车司机剧照2
4
斯科塞斯的电影剑走偏锋,凌厉如闪电的节奏、繁复近乎铺张的叙事令人沉醉。

他可以把很长的电影拍得很短,3个小时的片子让你看得欲罢不能,精神勃勃;他可以把很简单的东西讲得很丰富,一顿上流社会的晚宴,一段步入黑帮聚会的行程,都可以拍得摇曳生姿、极尽绚烂;他可以把很复杂的内容拍得很清晰,在他的电影里运用最多的讲故事方式就是使用画外音,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镜头不断地变换场景,还有音乐热闹的烘托,不同的声画时空浑然天成地交织在一起,饱满欲滴,却不会有一丝混乱。

5
纽约是斯科塞斯镜头中最多变的主角,他也正是通过纽约这个见证美国历史发展的城市向人们诉说自己内心的电影诉求。

《纯真年代》中的纽约是温情做作、不容拒绝的妇人,黑道的纽约是喧哗冷酷、穷途末路的黑帮人物,午夜的纽约是华灯下渗透出的压抑空气的死神……当一个出租汽车司机竭力地亲近他人、融入城市时,纽约冷面寒脸地拒绝了他;当这个出租汽车司机彻底爆发,试图触碰这个城市的神经时,纽约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对他如老友般说说笑笑、拍拍打打。

如今的纽约,这样一座全球瞩目的城市,仍然在斯科塞斯的电影里充盈并挥洒着璀璨霓虹难以遮掩的魅力。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