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刘妍 文、现场摄影记者/Afra 摄影作品由大理国际影会提供

影会现场(记者拍摄)4

时间:2013.8.1-2013.8.5
地点:云南大理
展览总顾问:罗伯特·普雷基Robert Pledge(法国)白金龙(中国)
艺术总监:鲍利辉(中国)
评委会主席:鱼得乐 Claude Hudelot(法国)
艺委会主席:阮义忠(中国台湾)Louise Clements(英国)

“在那片野性与皎洁的黑色大陆
诗人在星光下
去寻求采集完美的神所撒下的花朵
诗人
生活在别处
在沙漠 海洋
纵横他茫茫的肉体与精神的冒险之旅
洪水的幽魂刚刚消散。”

——“生活在别处。”这个美丽而充满生命力的句子出自19世纪法国诗人兰波的笔下,又因米兰·昆德拉以此命名的著作而为人所熟知并已泛滥。

“寻梦大理,诗意栖居”——这是大理第五次迎来大型国际摄影盛会,古城石墙上拉开巨幅海报,包着靛蓝头巾的白族妇人就坐在城墙根卖洱海里捞来的菱角。这里有古城人民路流窜的摊主头顶的脏辫,有摊上摆得满满的古着裙和明信片,还有吉他和手鼓的散漫不成调。这里是百万嬉皮的大理想国乌托邦,也是旅居此地的画家韩湘宁眼里的小纽约。在这些多元文化的碰撞中,影会200多个展览的各式海报不经意地出现在颓圮的老墙上、热闹的咖啡馆橱窗里。游客络绎的复兴路东侧,一排展板总是引人张望,待售的新鲜荷花就摆在展板投下的阴凉里。

复兴路上的展览(影会提供)

位于山水间白族民居式建筑群里的展区汇集了中外名家作品,“三坊一照壁”的院子里是法国十人联展,朱红的阁扇门和雕花窗间半裸的肖像若隐若现。新式小楼上,苍洱的湖光山色全映在台湾院校摄影教师作品的玻璃镜框里。这里还有俄罗斯当代摄影思潮和日本的古意盎然,也可见阮义忠《失落的优雅》和南亚女摄影师《隐性的声音》。宰相府里正举办见证留痕的百年老相机展和阿尔帕、飞思相机展示,进门左侧的前台煮着云南小粒咖啡和普洱茶,绵绵的阴雨里冒出丝丝热气。

几公里之外的大理之眼和床单厂展区遇上了渐渐放晴的好天,正好与蓝天青瓦相映成趣。此展区多为纪实摄影作品,国内知名媒体和摄影家协会的组图记录了一系列灾难、变迁、感动和喜悦,“手机快拍365”版块则是万家生活常态的写照。床单厂展区直接将照片挂到断壁残垣上,这里可以看到日、韩、捷克等国摄影师和留学生作品,成都纵目双年展的作品也受邀而来,充分展现了东西方人眼中的百样大理。小孩在其间玩闹,骑车叫卖棉花糖的小贩循迹而至,这是撕裂和碰撞的即视感。

床单厂展区报名展现场(影会提供)

本届影会,由香港摄影师秦伟和周佩霞策展的南亚女摄影师群展《隐性的声音》惊艳亮相,摄影师们以独特的女性视角,用忧郁、宁静而优美的影像揭开了南亚女性故事的面纱。孟加拉女摄影师塔斯利玛(Taslima Akhter)凭借一组反映孟加拉女成衣工人的作品获得金翅鸟最佳摄影大奖,此展览也获得中国摄影家协会策展人委员会最佳策展飞马奖。

常规的展览和评奖之外,历时五天的活动还涵盖了名家讲座、图书交流、典藏作品拍卖等环节。开幕式当天燃放了华丽的焰火,随处可见的海报下摄影师和游客参杂,途经古城主干道的两趟公交车也临时改道让路,这场摄影盛会于古城几乎无孔不入,当地人自然地驻足围观却不好奇窥探,扎染布一铺开,小摊生意照样做起来,“生活在别处”于此真是颇有意味。而摄影家和诗人何其相似,“我默写寂静与夜色/记录无可名状的事物/我确定缤纷的幻影”,生活或许在上千幅影像的记录中,或许在大理,在摄影师的下一个目的地,在别处。

Taslima Akhter(孟加拉)作品——《隐性的声音》展览

隐性的声音:南亚女摄影师图片展

策展人:周佩霞

女性从来都是诗人热爱歌颂、画家喜欢描绘的对象,女性意向从来都无法与艺术剥裂开来,当女性成为艺术创作者本身,她们眼中的世界又是不一样的姿态。《隐性的声音》展示了六位亚洲女性摄影师的作品,她们分别来自阿富汗、巴勒斯坦、孟加拉、柬埔寨、印度和亚美尼亚,这些国家都因为性别不平等而限制女性的自由,摄影成为女性的另一种发声方式。

Taslima Akhter(孟加拉)是一名新闻摄影记者和社会活动家,她致力于用自己拍摄的影像去支持挣扎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孟加拉劳工去争取权利。她的服装厂火灾组照,记录了悲剧中劳工的百态。

1

Farzana Wahidy(阿富汗)由于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政权,年幼的她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像成千上万的阿富汗女性一样穿上了严实的罩袍。因此,她的镜头总是关注深受塔利班政权影响的女性。

Poulomi Basu(印度)的镜头则记录了印度首批女兵的生活和战斗,在印度这样父权至上的社会里,女性角色注定了悲剧性的色彩。

汇集这些女摄影师作品的根本目的在于打破缄默,揭秘面纱之下隐性的声音。这也是南亚女摄影师作品首展中国,这些作品将艺术摄影与新闻摄影结合起来,呈现了女性职业、性别、贫困及劳工等多个社会现实主题。

《NATIONAL GEOGRAPHIC 125周年图片展》2

NATIONAL GEOGRAPHIC 125周年图片展

策展机构:华夏地理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创始于1888年,值125周年之际,《国家地理》将在全球几十个国家举办纪念活动,大理国际影会成为其中一站。

《国家地理》杂志除了以刊登关于科技、历史和人文地理的文章,介绍世界上人迹罕至的风景而知名外,还因为其高质量的图片得到了世界公认,这本杂志里走出了许多杰出的摄影师,也成为世界各地的摄影记者梦想发布作品的地方。

早在20世纪初期,《国家地理》已经开始使用当时很罕见的彩色照片,不少签约摄影师愿意为了拍摄出最佳的图片而千里迢迢运送设备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为其千里挑一的图片使用率和最终刊登出来的那些或浪漫或激情的作品设定了一种标准。所谓风景在险处,《国家地理》为了展现世界深处的景象,从来都不遗余力,因此许多读者经年收藏这本杂志,这一次125周年纪念展,不论对杂志读者、摄影爱好者或者普通观展人都称得上视觉盛宴。

安哥《大理》2——《东西看大理》展览

东西看大理

策展人:尚陆
摄影师:Lois Conner、Anna Kahn、Patrick Zachmann、Thierry Girard、Yann Layma
安哥、陈哲、林添福、陆元敏、魏璧、肖全

大理对于很多人来说意味着琼瑶眼里的天上人间和金庸笔下的侠骨柔情,《东西看大理》是2012推出的一个拍摄大理的摄影项目。起初,策展人尚陆也曾担心这个项目会成为某种扩大化的“大理明信片”拍摄项目。

从未拍摄过大理的6位东方摄影师和5位西方摄影师共同参与其中,他们自由地选择拍摄主题,运用不同手法和规格来完成创作。于是最终呈现在观者面前的,已经不仅仅是记录大理的组照,东西方人对于大理不同角度的挖掘和审美为观者提供了一次独特的欣赏体验。

这些摄影师镜头中的大理不再是宣传画册中的大理,他们赋予了大理更多的真实和质感,让大理在观者的心中彻底鲜活起来。尚陆说:“最终的作品大大超过预期,这是大理的魅力、以及大理激发创造力的最佳证明。”

魏壁作品——《东西看大理》展览

【记者后记】

摄影到底意欲何为?
如果摄影仅仅是“照镜子”般地简单复制,又有什么存在价值?这是摄影家张海龙2011年在伦敦的车站突然领悟到的。那时他隔着被雨淋湿的车窗,被一个模糊的身影突然唤醒记忆中的诗行: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生产出上亿张照片,每张照片都向我提问——为什么你要按下快门捕风捉影?张海龙的回答是:并非诗人模写生活,而是生活要像诗人写的那样过!
那么,摄影的目的,就在于用影像来打捞生活中的诗意。

这次影会,许多摄影师从世界各地赶来。大家有一种出奇的默契——观展之余,不忘记录一份大理生活,才不负“寻梦大理,诗意栖居”。从大理之眼展区开往山水间展区的摆渡车上,几位法国摄影师在翻译的介绍下欣赏沿路风景,还用生涩的英文与同行的SIPA图片社一位经理人交流,谈笑间又兴奋地下车拍摄哈雷摩托展。在山水间展区转悠的时候几度与一位扛着脚架的参展人迎面撞见,末了他来搭讪,递上自己用铅笔写成的名片,原来眼前这位是韩国摄影师Kang Jeauk,可巧影会第四天又在一家白族特色餐厅遇见这位摄影师,他热情攀谈,对白族美食和古城景色大加赞赏。阮义忠先生此行来大理,也不忘带夫人尝尝时鲜的野生菌和玫瑰花煎蛋,还有与友人一起环行洱海;刚刚才见古城闻名的海豚阿德书店主人发微博说阮老来买书,不久后就看见阮老晒出了刚买的《伊斯坦布尔》。

Yann Layma(法)作品——《东西看大理》展览

逛完展在人民路下段的一家店小坐,大理已经微有凉意,到处是秋桂隐隐的香,这家店的冰淇淋便是用自家桂花做成,上海移居来的店主端来食物时看见桌上的影会记者证,就停下来聊几句摄影,聊几句大理。如此,在古城度过了一个安适的下午。不论主干道上游客如何摩肩接踵,古城里总还可以觅得几处安静的小院,小巷里不见人行色匆匆;不论旅游商品怎么热卖,想喝一杯好咖啡或者一杯好茶,也能找到地方——选在大理举办一场国际影会不无道理。可惜文字太单薄,无法如数记下此行所见所闻,还好有影像,回望时多少可聊以慰藉。

VN:F [1.9.22_1171]
2 票
生活在别处 - 第五届大理国际影会 , 4.5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