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有神不插电,不亦乐乎?
——子曰秋野不插电专场

2013年7月1日︱保利剧院(北京)
文/孙率兵 图片由乐视网提供

IMG_7360

子曰秋野
具有浓厚的中国“人文”色彩的奇异音乐。是一支用最简单的电声乐器“三大件儿”便能架构出复杂多变的情感效果的音乐组合。它是一支把中国的摇滚由疯狂的肢体摇摆还原成冷静的哲学思考、并把中国特有的文字语境转化为现代音乐的原创乐队。是一支时而阳刚时而阴柔的地道的国产声音。与众不同的手法及变化多端的演绎更是国内外难以归类的新乐种。我们称它为具有融合风格的Fusion乐种,自由音乐的中国制造。
试听:http://site.douban.com/ziyueqiuyeband/
歌单:
开场嘉宾:庄敏
1,《七里滩》
2,《北京如果》
3,《不三不四》
4,《梅花弄》
5,《熊猫》
6,《乖乖的》
7,《瓷器》
8,《人生如酿》
中场嘉宾:红料
9,《酒道》
10,《南无菩提》
11,《二、八恋曲》
12,《星星》
13,《相对》
14,《咿哟》
返场:
15,《传奇》

IMG_7360

这几年,习惯了在Livehouse里看音乐现场,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和着高分贝的音乐躁动飙汗,或者在户外音乐节的蓝天白云绿草地间飞得更高,似乎这才是摇滚音乐现场的标准画面。降噪不插电音乐会把摇滚乐搬进了保利剧院,印象中,在国家大剧院建成以前,保利几乎是北京最高规格的音乐会和戏剧演出场地,一流的舞台和音响设施,1500个软座,还有观众席那一小束一小束端庄优雅的黄光,让你都不好意思站起来躁。在这儿听摇滚,就像穿燕尾服打领结弹贝司。当然,这次的乐队玩儿的是不插电,用的贝司也是安静的木贝司。

这是降噪系列的最后一场——子曰秋野的音乐会。素闻秋野这两年热衷于戏剧表演,而我唯一一次看他的现场也是在一个端庄的舞台上,不是热血的躁,音乐之外,有情有景有智慧,听说他给自己的音乐风格取了个名儿,叫非有神,英文叫Chinese Fusion,倒是和这次的舞台和主题很搭调。

7月1日,灰蒙蒙的星期一,直到下班,憋了一天的雨终于开始淅淅沥沥下起来,保利剧院的上座率目测近七成。有空调,有软座儿,空气也是沉着的,像是来看戏,感觉很舒服。

小屏幕在播宣传影像,秋野说:“如果没有电,你还会歌唱吗?”
偌大的舞台被强大的乐器阵容填满,除了标配的吉他贝司鼓,还有一架三角钢琴和一组花样繁多的打击乐器,其中一面威风的大圆鼓非常惹眼。乐器堆里穿插了几件简单的舞台布景:两盏路灯点亮城市感,昏黄的灯光和造型同样怀旧的吊灯相映成趣,加上静静垂在舞台两侧的大红帷幕,搭建出一个带童话世界的殿堂。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子曰秋野用十几首歌证明了不插电音乐也可以很丰富多彩。

钢琴敲出几个长长的音,《七里滩》隆重登场,秋野的亮相像国学老师开课,短发,黑眼镜框(没片儿),中式白衬衫,放下保温杯,坐在麦克风前,闲言碎语不要讲,直奔“高咏”。屏幕上,夏承焘先生的词在子曰图案上滑过。只有钢琴伴奏,铿锵的鼓点儿接替秋野的双手负责节奏,他沧桑渺远的声音是主角(除了有个高腔儿唱劈了之外堪称完美),虽然没有唱片里的潺潺水声,但人声的回响和留白足以构筑一个辽阔的空间,古意十足,浑厚隽永。

IMG_7781

人文色彩是子曰最为人熟知的特色,这种“人文”是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和思考,带着老北京胡同里活生生的市井风情,带着老舍先生的那种幽默和悲悯。

《大树》对北京这座城市前世今生的白描,在大提琴的烘托和黑白老照片的映衬下,不动声色间打动人心;
调侃无国界网络时代的《不三不四》之前,秋野以大段的Chinglish串词儿展示了摇滚圈数一数二的演技,这首歌词很贫,但音乐不水,节奏感之强堪比BeatBox,乐器质感极好且层次分明;
说书风格的《熊猫》则极好地发挥了秋野词曲弹唱演皆佳的优势,各色打击乐器的加入是惊喜,邪典漫画影像配得妙;
到了更加说学逗唱的《乖乖的》,秋野越演越High,副歌部分的“叨B叨B叨”掀起小高潮,对于没跟着一起“叨”的观众,秋野傲娇地问“如果绷着脸听音乐,你觉得可疑吗?”
经过重新编曲的《磁器》如约而至,秋野把木贝司玩儿得出神入化,说的部分则与时俱进地加入了校长的梗,台上台下笑而不语,心照不宣;

当年《北京乐与路》里玩儿命摇滚的青年,变成了气定神闲、胡子里写满故事的老江湖。中场嘉宾、北京大妞红料一曲催泪的《我的北京城》之后,秋野坐在街灯下的长椅上,背后升起一轮明月,8个年轻人穿着“北京精神”文化衫走街串巷,又是城市一景,和充满画面感的《酒道》很搭,“嗝儿喽一口酒,滋儿吧一口菜”,仿佛能闻见胡同口儿俩酒腻子身上的酒精味儿,听来荒诞的醉话其实句句在理儿,新歌《人生如酿》则从酒精考验中发酵出了更多的人生思考,感慨之余,不得不佩服秋野演绎醉汉歌颂酒精果然有生活。

喝酒吃肉嬉笑怒骂之外,秋野也唱了两首爱情歌,包括羼入多首流行金曲和脑白金广告歌的《二、八恋曲》,和大热电视剧《奋斗》的片尾曲《相对》,歌里唱到 “I’m sorry,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是你的前世今生”“可是这爱情你不是靠谱儿的吗?”,无厘头的串烧似乎暗示着某种逻辑,秋野老师的爱情观是一起看八点档电视的幸福吗?

如果说前面这些歌是平淡生活中的哲思,那么《梅花弄》和《这里的夜晚会有星星吗?》就是赤裸裸的诗意喷发。梅花弄,弄花人,词和影像是中式的古典唯美,配器则是洋范儿的温情浪漫,弹贝斯的秋野像李白附体,最后一个尾音“弄”得尤其婉转销魂。星星一曲有着的完整起承转合,葫芦丝、中国鼓、吉他、钢琴、提琴、吟唱、北斗,荡气回肠的一首世界音乐大曲,听完没舍得鼓掌。

而《南无菩提》和《咿呦》则带有更形而上的宗教色彩,前者的佛经和木鱼唱诵出慈悲大爱,后者则用老庄的浪漫主义彻悟无常人生,“黄泉路上没大小,奈何桥上无老少,爱是人间第一苦,大梦早醒早逍遥”“ Where are you?I have been. Where I am? You will be.”人生超脱太难,但摇滚乐至少可以让你听到自由。

大范儿起,大范儿收,十五首歌呈现为一个完整的轮回,华彩的即兴和戏剧般精准的编排相得益彰,一流的音响和灯光则为演出增加了古典音乐般的神圣质感,摇滚乐、中国摇滚乐也能登堂入室,非有神,很有戏。

VN:F [1.9.22_1171]
1 票
降噪·摇滚中坚不插电系列音乐会:子曰秋野不插电专场,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