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栏目由《文艺生活周刊》与“99艺术网”合作
【99艺术网 http://www.99ys.com 中国最大的艺术门户网站。以艺术的当代性、学术性、前沿性为发展导向, 打造集资讯和推荐服务为一体的当代艺术门户网站。】

d3245afcb33c376cae2bb8a6d5ca7eaa_副本
文/廖廖 图片来源:区志航的博客

宋庆龄雕塑事件2011年,河南宋庆龄基金会建造的一尊高达27米的宋庆龄雕像,一度被称为郑州郑东新区标志性建筑。但这一耗资巨大的公益项目在审批、建造过程上暴露出的种种问题,一度使该项目成为公众和舆论的质疑焦点。近日,巨型宋庆龄雕塑尚未建好就已被悄然拆除,800平方米的基座将设计成会议厅,这无疑再一次将河南宋基会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更有媒体戏言:“‘宋庆龄雕像’,女性旗袍下面开会尴尬了谁?”。

c5cc57066a62c1dfe26c9f381248f246_副本
伟大的艺术品在诞生之初,总是要承受各种非议与争论。近日来引发许多争论的“宋庆龄雕塑”也不例外,有人说那座雕塑就是有些不明不白的人,花了不清不楚的钱,做了件不三不四的东西。但是我们不必理会那些反对的声音——雁雀安能知鸿鸩之志?

在艺术审美上,群众总是愚昧和落后的。想当年,加拿大国家美术馆花200万美元购买马克·罗斯科的著名作品《白色中心——玫瑰红上的黄色、粉红及淡紫》,当地群众高呼反对。群众们懂什么呢?他们看不出作品中蕴含着艺术家饱满的激情。当群众们看到那一大块模糊、暧昧的白色颜料,他们想到的不过是“天上的云,地上的霜,大姑娘的屁股,白菜的梆。”

再说这几天万众瞩目的“圆明园兽首”。清朝的艺术鼎盛辉煌,可是群众根本不感兴趣——为“明”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四僧。摹古学元,望尽天涯路的四王。胸有兰竹千万枝的文人画批发商“扬州画派”——群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就喜欢热捧几个不中不西的水龙头。

近日来群众们所反对和质疑的“宋庆龄雕塑”,实际上是一件继往开来,永放光芒的伟大艺术品。各种电媒、纸媒上的反对声与质疑声再大,对于花掉1.2亿创造了这件伟大作品的领导与艺术家来说,不过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如果说米开朗基罗的美学关键词是“挖掘”,那么“宋庆龄雕塑”的美学关键词就是“堆砌”。
如果说米开朗基罗总是试图唤醒沉睡在大理石中的人的形象,让冰冷的石块充满动态与激情,那么宋庆龄雕塑就是尝试用石块堆砌出母性的形象,在冰冷的石块中塑造一种宁静、温暖与纯净。

如果说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美学关键词是“少”,那么“宋庆龄雕塑”的美学关键词就是“多”。
如果说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简化雕塑,尽可能地在雕塑中保留石块的原始状态,那么宋庆龄雕塑就是尽可能地用最多、最大的石块来营造雕塑的线条美与体量感。

“宋庆龄雕塑”非常高大,但她不是埃及金字塔那种象征皇权的浩大,也不是埃菲尔铁塔那种象征大革命自由精神的高耸,也不是自由女神像那种象征民主与庇护的伟大。她用27米的伟岸身躯,象征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浩瀚的母性与慈悲心。她用1.2亿的造价,建立了我国慈善事业的宏大叙事的纪念碑。

艺术家塑造大尺寸、大规格的作品,自然有其审美上的考量。绝对不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说:为了卖得更贵或者吃回扣。马克·罗斯科的色域油画,动辄好几米的规格,他是为了避免绘画成为墙壁的装饰,他要用超大规格的绘画来掩盖墙壁,“征服”墙壁。
“宋庆龄雕塑”也一样,艺术家要用27米高的巨大形象来“征服”周边的环境,压倒性地突出雕塑的母题。只有这么高大的形象,才能让我们在数公里之外就能够瞻仰、眺望,让我们更好地向孙中山战斗过的地···不···向孙中山的亲密战友与伴侣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综上所述,任何质疑用这么多材料(高达8层楼)、这么高的造价(1.2亿),其中是否存在猫腻的想法,都是以外行的小人之心度艺术家的君子之腹。

有的同志问,既然宋庆龄雕塑有这么崇高的艺术价值,为什么还没完工就拆除呢?
我说,同志啊。一件艺术品一定要完工才算艺术品吗?那是18世纪之前的旧审美啊!以前的审美观认为一件作品应该有一个完整的主题,一件作品构成一个完美的世界。但是艺术要进步,正是因为艺术家敢于推翻前人的理论。宋庆龄雕塑在即将完工,即将达到完美的一瞬间,把她拆除、毁掉,更好地表达了另一种革命性的艺术观念。
这件艺术品虽然在“具象”上尚未完工,但是作品所引起的群众的质疑声和反对声,构成了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观念艺术的角度来说,她已经“完工”了!

如果说里希特的作品模糊了摄影与绘画的边界,那么,这件“宋庆龄雕塑”也模糊了雕塑与行为艺术之间的边界。你可以把这件作品看成是一件具象雕塑,也可以看成是一次行为艺术——如果不是艺术家和领导谨守低调的本色与默默奉献的精神,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花费最高的行为艺术,1.2亿就像水一样泼出去。艾大胡子的行为艺术《童话》根本不能比肩,当然了,童话也不敢这么写,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之下,1.2亿就这么没了,拆迁费还没算进去······

但是,重要的不是钱!1.2亿是小事,艺术史才是大事!我们知道,历史不是由一个单一的力量,向着一个单一的方向推进的。历史总是在几股不同方向的力量互相争斗、纠缠之中,缓步向前,有时甚至要走回头路。就是因为有“宋庆龄雕塑”这种敢于颠覆前人、敢于“虽千万人吾往矣”、敢于在千夫所指中屹立不倒,不,应该是“说倒就倒”的伟大艺术品的存在,历史才能进步。

有的同志还问,这件雕塑花掉的1.2亿款项来自哪里?谁来埋单呢?
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领导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我们群众要学会观棋不语真君子。领导在导演一场很大的戏,我们群众要扮演沉默是金的好戏子。不要学《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去追寻真相——那个故事发生在丹麦。在我们这个小时代,铂金包是必需品,真相是奢侈品。

关于“宋庆龄雕塑”的来龙去脉,不要再追问下去了。我们知道,伟大的艺术家经常被问起:“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总是深沉地回答:“你明白鸟儿的叫声为何如此动听吗?你明白夕阳的辉煌吗?你明白湖水的宁静吗?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知道这些都很美,就足够了。”——导演这场戏,博弈这盘棋的幕后,肯定隐藏着一个你我都看不明白的艺术大师。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