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高晓倩

朱天衣2222222222

  • 朱天衣,(1960年-),生于台湾台北市。知名小说家朱西宁与翻译家刘慕沙的三女儿,在文坛与两位姐姐朱天文、朱天心有“朱家三姐妹”之称。
  • 年轻时爱好剧场演出与音乐,曾以民谣《深秋浓浓的枫红里》,获得金韵奖。
  • 长期担任动物保护义工、山林溪流保育协会义工,从事儿童写作教学二十五年。
  • 成名小说有《旧爱》、《青春不夜城》、《孩子王》、《再生》等。散文有《朱天衣散文集》。

【代表作品】

6

《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

【精彩书摘】

在我们的虫虫展示馆中,除了各种尺寸的飞蛾,其他最大宗的就属蜉蝣及椿象。蜉蝣通体透明呈米黄色,好似半成品,一开始我还当它是刚刚羽化的蜻蜓,直盯着它好长的时间,才确定它不会再多做变化,就打算这么面市了;而且随即发现它的保鲜期忒短,不过一日的光景便灰飞烟灭。这若换在强说愁的年月,怕又要写出不知什么自觉隽永的句子慨叹一番。但如今清楚知道,这就是大自然的定律,且较之于宇宙恒亘的生命,我们的百年和蜉蝣的一天又有多大的差异?——《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

在自然生态里,任你再怎么孔武有力或冰雪聪明,总有想不到的天敌等着平衡你。
——《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

朱天衣:文学世家里的另类作者

记者/张丛

初次见朱天衣,是在北京一个初夏的夜晚,她刚从八达岭赶回酒店,一再因迟到说抱歉。虽说白天刚爬完长城,却依旧看起来神采奕奕,和我们熟悉的照片上的她无差别。

大陆的读者似乎对台湾朱西宁一家已经非常熟悉,台湾著名作家朱西宁,夫人是知名的翻译家刘慕沙,大女儿朱天文是侯孝贤的“御用编剧”;二女儿朱天心被胡兰成拿李白作比喻。朱天衣,朱西宁和刘慕沙最小的女儿,继承了母亲的多才多艺,做过模特,也曾因一首歌曲轰动台湾歌坛,致力于动物和环境的保护工作。走了一条与两个姐姐完全不同的成长道路。但自幼在作家家庭的耳濡目染,朱天衣怎能不写作?于是,在两个姐姐的作品已经在大陆风靡多年之后,朱天衣带着她的第一本在大陆出版的作品——《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与读者见面了。

朱天衣3333333

写作和吃饭、睡觉是一样正常的

出生于文学世家的朱天衣,家庭成员都是作家,不定期会有文化圈的朋友来做客。在这种环境中,自然而然让她养成了用文字记录所思所想的习惯。但与其他从事写作的家庭不同的是,朱家五口人都是作家,写作在他的家庭生活中变得不那么神圣,似乎是跟吃饭睡觉一样正常的事情。

“我听说其他作家朋友在家是享有特权的,当他一旦要写稿的时候,大家就要闭嘴、安静,或者闪到一边去,或者今天他要写作,他的任何情绪都是该被容忍的。可是对不起,我们一家人都是作家,没有谁该容忍谁,所以就变成:你要写你就自己去写吧,你就自己去躲在一个角落里去处理你的那个部分。”

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两个姐姐先后走上了职业作家的道路,并享誉台湾文坛。经常会有人拿三个人来比较,她们从来不以为然,只承认三个人声音很相像。“在各自方面来讲的话,我们三个人的文章是完全不同的,以大姐、二姐来讲,大家如果去看的话,风格和关注的东西也不太一样。”他们的父母对三个女儿的教育更是放任自由,从来不要求女儿们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也从来没有要求女儿们一定要走上写作的道路。这一切,就是耳濡目染。

当时的台湾,职业作家并不多,“全台湾用五个手指头能数出来的专职作家,我们家占了两个。”姐妹三人还是学生时开始写作,“年轻时候写作的时候会觉得好开心、好快乐,有名有利,那个利虽然不大,可是可以让你在一般学生圈子里面赚一些稿费买一些自己想要的。但是慢慢到了成人世界的时候才发现那些东西往往是不够支撑你的生活的。”

朱家三姐妹(由左至右 天心 天衣 天文)

两个姐姐一路坚持下来,走的非常专业。她们得到父母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使生活能很单纯。一般家庭主妇该做的事情、赚钱、买房,她们都不需要操心,“她们就是把所有的生活、生命都供养在写作这件事情上,所以她们是很专职的作家。”而朱天衣的写作之路却一不留神拐了一个弯。她做模特,唱歌,学京剧,做环保志愿者。她坦言在这方面,她与姐姐们是有区别的。“我觉得我把写作看得很重、很认真、很当回事,可是我不像她们是专职作家,我还教书,我还做很多别的的事情。所以在这方面我远远不及她们。可是写作我还是一样很看重,它能够记录我生命,代表我这个人曾经存在过,是这么生活过。每个人即便是亲如姐妹、孪生兄弟,他们的生活、生命永远不会是一样的。”

那一刻他是我独享的父亲

朱天衣的父亲朱西宁祖籍山东临朐,从祖父那一辈迁到江苏宿迁。在军中任文职的朱西宁喜欢京剧,年轻时常常走一个村子到诗人洛夫家里看电视里的一出戏。在大姐二姐还小的时候,父亲没有那么忙,有时候会把她们抱在腿上教她们学写字,或者讲故事。在朱天衣的印象中,他出生后父亲开始变得忙碌,他一些很棒的文章都是那个时期写的。而她与父亲就极少有像姐姐们那样亲密,京剧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了她与父亲的关系。

“我觉得京剧是一个我可以跟他共享,甚至是两人独享的世界。所以那时候他每次问我说要不要去看京剧?我就说好。跟着他走那一段路,虽然有点小尴尬。他其实一点都不是那种严厉的父亲,可是因为太小了,又开心又尴尬。哪怕真的没觉得京剧那么好看,可是能够跟爸爸一起,就会很开心。后来到我念工专的时候,有京剧社,因为从小就有这样的经验,我很自然的参加京剧社,还能上台表演,爸爸也很开心。那一刻他是我独享的父亲。”
朱天衣和父亲朱西宁

对父亲的这种感情,在《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这本书里,朱天衣拿出单独一篇来写。

“父亲走了以后,时间突然缓了下来,我才知道过去的匆匆与碌碌,全是为了证明什么,证明我也是这家庭的一员?证明我也值得被爱?大姐曾说过他与父亲的感情像是男性之间的情谊;二姐呢?该比较像缘定三生的款款深情;至于我,似乎单纯的只想要他是个父亲疼爱我。我一直以为作家、老师的身份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但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父亲的性情,对世间的一切事物都深情款款,却也安然处之,不沉溺也不恐慌。”

在朱天衣的心里,父亲是个很细腻的人,从来不会当一个指导者。他永远是站在旁边欣赏、观赏,觉得“真好”。他很能欣赏大家的不同,每个人的好。“他同时对我们三个也是这样,他会觉得我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可是他也觉得我挺有趣的。”

直到现在,朱天衣也经常会登台演出,她说她最喜欢的其实是昆曲。《思凡》和《牡丹亭》一直是她最喜欢的戏。

朱天衣京剧扮相

父母给我们的是一个环境

自幼在父母的影响下接触大自然,养各种各样的动物,朱天衣常年致力于环境保护和动物保护的工作,十年前为了自己的动物同伴们有更好的生存环境,朱天衣开始了潜居山中的岁月。她亲自选址、规划、建造。山居的家,更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作为一个拿笔写字的人,自然把山中几年的生活、环境、所思所想记录下来,于是有了这本《我的山居动物同伴们》。“我本来没觉得是那么不一样或者是另类的一种生活方式,我就把我的生活这样展现出来。可是后来才发现,有一些读者也好、朋友也好,他们可能会认为说,哇,蛮不一样的一种生活方式。我觉得OK,也很好,那就陆陆续续这样写出来,然后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是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与动物相处之外,有着二十多年教学经验的朱天衣,继续着她的写作课。采访中,她认真地分享她的教学方法,一再跟她的学生们强调写作是一个很自然的事,“照道理我们会说、会拿笔,就应该可以直接的把你所想所思用文字表达出来。可是往往好像孩子们面对写作的时候,会觉得是很艰难的事。我觉得这可能是大人给予他们的一些压力,他们会觉得孩子们好象一上来就该是写成一个起承转合都很精彩的文章。我一再跟父母亲沟通说:其实尤其在小学阶段,最早接触写作的时候,应该是培养他们写作的兴趣、乐趣,让他们能够享受到里面的一些快乐,才可能写下去。”

这恰恰也与朱天衣父母对他们姐妹三个的教育观念是一致的,“他们常常有人会问,因为是文学世家,所以父母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教写作?我觉得父母给我们的是一个环境,那个环境包括家里,一是猫狗多,我觉得从小跟不同生命的相处,可以使生活更丰富多样。我母亲热爱大自然,她会喜欢带我们去认很多的植物,你会自然而然对万事万物充满了兴趣,都会观察这些东西。第二个就是书多,多到家里你随便抓一本书,也没有什么分类,不管适合几岁到几岁看,你要看就去看,看到一些似懂非懂的,或者一些成人才适宜的东西,就换一本。所以阅读的胃口会养得非常好,什么都能接受。还有一个就是客人多,所谓客人大都是文艺圈的朋友,他们谈的话题虽然八卦也不少,可是多半时间还是会谈哪个文章什么的,所以耳闻目染的,教育就是这么来的。”

朱天衣和马

不喜欢开书单的作文老师

采访中,我希望朱天衣向读者推荐她喜欢的书,她却表示她不喜欢开书单。“同年龄,有没有阅读习惯,程度是完全不同的,再加上每个的个性也是不一样的。我觉得那就很像是打开一个菜单,每个人爱吃的东西不同,各自吃各自的,只要愿意读,都很好。”但她还是希望大家能多读章回小说,朱天衣说她接触的第一本章回小说是小学五年级读的《三国演义》。“张爱玲为什么能够文章写得那么精采?也是从章回来的。我觉得那是很有意思、很有趣,最好打底、打基础的东西。”

《文周》:我觉得您这本书里感觉还是意犹未尽。
朱天衣:我还会再写。

《文周》:像什么花花草草、动物,还会继续写下去?
朱天衣:会,我觉得接下来可能人的部分会占蛮多。我原来是带着动物到山上去的,可是久了之后,跟人接触久了,有好人、有坏人、有怪人,有各种各样的人,什么都有,我觉得人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比较有意思、有趣的东西。

《文周》:会考虑写小说吗?
朱天衣:其实有,手边有几个。我觉得小说真的会是比散文更要经营,全心全意的那种。因为有几篇孤儿小说,如果要成册的话,其实有几个故事是我很想处理的东西。会有这样的计划的。

朱天衣近期照

VN:F [1.9.22_1171]
12 票
朱天衣, 4.8 out of 5 based on 1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