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秦琴 记者/秦琴 刘旭芳 资料整理/孙亚格 于成然

IMG_0081

姬十三
果壳网创始人、CEO,神经生物学博士。自2004年起开始科学写作,先后曾在10多家媒体开设科学专栏。2008年4月,姬十三发起公益项目——科学松鼠会,目前已发展为非营利机构哈赛中心。2010年11月,姬十三创办果壳网,打造优秀的科技知识社区,并借此平台推动“万有青年烩”、“菠萝科学奖”等跨界对话项目,获挚信资本等知名VC机构投资。姬十三倡导“让科学流行起来”、“科技有意思”,长期致力于推动知识传播及知识获取模式的革命,曾获上海大众科学奖、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时尚先生年度科学传播人物等荣誉。

0611_16

让科学像电影和音乐一样,流行起来

“梦想就像上厕所忘记带纸,这辈子遇到的次数有限,但真遇到时,发现能帮助你的人也很有限,逼急无奈,也总能找到办法解决,关键看决心。”这是姬十三参加一场活动时,写下的关于梦想的寄语。

2008年,他遇到了有限的“上厕所忘记带纸”的情况,而在此之前,他是一个百科类网站的编辑,同时也是一个写科普类文章的自由撰稿人,同时,他身边还有一帮爱写科普文章的朋友。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大家都爱写,那为什么不做个博客群把这群自称“科研逃兵”的朋友们集合在一起,做一个以兴趣为导向的圈子?他的梦想,便是把总被人们束之高阁的科学变得轻松有趣和日常化,他觉得科学如果总是让人敬而远之,便失去了它的意义。“我们是一群科学松鼠,要打开科学坚硬的外壳,剥出营养的果仁,送到公众面前。让科学像电影和音乐一样,流行起来”,便就有了后来在网络上影响深远的“科学松鼠会”。

2008年5月,汶川地震发生,在之后的3个小时内,“松鼠们”就赶写出一篇高水准的科学原创文章《动物预报地震,靠谱吗?》,并就此课题做了深入独到的见解。随后松鼠会策划了“地震专辑”,20天之内发稿量达到30余篇,内容从地震能不能预报、心理救助、自救方法,到救援技术、预警系统、地震局、防疫等涵盖地震知识的各个方面。这个专辑让很多网友知道了科学松鼠会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它让姬十三和他的“松鼠们”深刻认识到,科学可以这么有力、有用,科普也这么势在必行。半年后,姬十三便辞去原来的编辑工作,全职投入到“科学松鼠会。”的运营中去。

左手公益,右手商业

《文周》:“科学松鼠会”被定义为“非营利的公益科学传播项目”,你们的“公益”在于?
姬十三:科普这个词在中国有很强的公益属性,国际上第一部科普法明确说,科普是一项公益事业,当时就很多人来跟我讲说你们做的是个公益的事情,做这个事情好像赚不到什么钱,也不好意思去赚钱。但是我混了大半年后觉得这事儿要持续下去非常难。一方面我们从公益机构那里也得不到任何支持,没有人或者很少有人愿意给我们钱,但是发展下去又需要人又需要地方又需要钱, 所以到后来我就把这个事情一分为二,保留了公益机构去做原来比较公益的那部分事情,然后重新做了一个商业的互联网公司,就是果壳网。

《文周》:什么样的人在参与创立之初的科学松鼠会?
姬十三:唔……就是一帮原来搞科研的人,有些人现在不搞科研了,我们自称“科研逃兵”,我们对科学都很感兴趣,我们会觉得说希望把我们圈子的事情写出来给别人看,其实跟你们(《文艺生活周刊》)现在做的事情差不多。

《文周》:那当时想把这个网站做给谁看呢?
姬十三:就是网络上的青年人群。

《文周》:这个定位太广泛了!如果创业,就一定会有很多人问“谁给你做的事情买单?”。
姬十三:唔……其实你是不那么容易找得到这些人的,精确定位就是对科学内容科学话题比较感兴趣的网络青年人,但其实这些人各有各的属性,他并不是说在脑袋上写了“科技青年”这四个字的。

《文周》:对,那你怎么去找到他们?
姬十三:这帮人里做什么职业的都会有。首先在中国学过理工科的人比例是非常非常高的。但我们当时就是觉得在媒体上也好在互联网上也好,以科学的角度来看世界的人其实非常少,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对的情况,但当然这里面有很多困难的地方,比如科学的东西不太好表现或者阅读感比较差,人们在网络上浏览也是不大愿意去读一些比较费脑子的东西,可是如果我们能把这些障碍降低一些,那我想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关注(科技)这方面来。所以我们就假设这套逻辑是对的,就试试看了。

《文周》:那个时候你做的主要事情,就把这些人的文章和媒体链接起来,科学松鼠会就做一个中介平台,把他们两方沟通起来。
姬十三:差不多就是最核心的,一方面就是这个网络平台我要去宣传它,跟踪指导;另一方面来讲,我是一个中介平台,那媒体需要什么稿子,我会代表大家去和媒体去谈,稿费多少,这个角度应该写成什么样子,因为可能在这帮人里面我是最懂媒体的一个人,对,因为我写的内容比较多,我什么类型都写,我很熟悉各个媒体的感觉,我会帮他们去谈,然后同时来约稿,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让这个机构迅速的被媒体知道或者通过媒体被放大的。

DSC00039

我们传播的是方法论

《文周》:你是在做公益的普及,有没有想过可能会误导别人?
姬十三:我们传播的不是真理。

《文周》:但现在很多人习惯说一个科学的东西会去@你们出来,求你们给一个结论,很多人视你们为权威。
姬十三:那也好的,我们很享受。

《文周》:你们会自己觉得自己是权威吗?你们会怀疑自己的东西是错的吗?
姬十三:这个事情其实包含很多层次:
第一,我们做的这个事情叫科学传播,科学传播它从方法上来讲,它是传播科学共同体里面的共识。所谓“共识”就是说,大部分人认为这件事情是什么样子,我们就应该把这种东西传播出来。当然这些东西它有可能是错误的,但是当科学共同体里的大部分人认为它是对的,对的概率就非常高。没有任何事情是真理,我们做我们认为概率比较高的事情;
第二,科学是一种方法论,在这种共同体里面的人持有共同的一种方法论,这样一种方法论能够保证这样一些思想和判断它能够不断地叠加往前走,我们后人的知识能够踩着前人的知识往前走。
所以衍生出来有几条,第一,的确会有一些知识会发生更新;第二,但是大部分知识它其实已经被固定化了,前沿那些知识的确会更新,但是跟生活相关的那些东西其实就已经是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在那里的,它发生更新的概率是比较低的。那么,在科学共同体里面它又形成一个共同景象,那我们把它传播出来,首先这种对的概率是比较高的,其次当它发生错误的时候,这个共同体会有一种自动纠错的功能在里面。当然我们不是真理,我们是在传播一些方法论,但是你认为我们是对的这种概率是比较高的,但是我们不介意错。

《文周》:有错的时候吗?
姬十三:肯定会有啊,这很正常,错了就改嘛,错了大家一起来发现问题在哪里。圈外人总会觉得科学好像经常被推翻,这里面有几点误差,第一,大家看到的很多被推翻其实不是真正被推翻。你们可能看到报道说,今天吃苹果能防癌,明天吃苹果不能防癌,其实科学家从来没有这么斩钉截铁地讲过,都是媒体在误导,科学界从来不会这么简单地去说一句话,科学界从来说话都是说,当条件一、条件二、条件三、条件四成熟的情况下,你吃苹果防癌的概率为百分之多少,只会这么来讲话,但是媒体会截取。科学界只会不断地深入,但是真正推翻一个结论或者是下一个结论是非常难的事情。

创业,最难的就是“独自”二字

《文周》: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辞职?
姬十三:当时如果我不辞职呢,这个事情就没有再多的人力投入进去,到一定阶段大家都会疲软掉,疲软掉以后肯定就走下坡路了,那时候类似于一些网站也是寿命比较短,因为一堆人的力量和热情其实很难持续特别长一段时间,你很容易看到说,如果你不继续下去不给它再加点柴火的话,这个火就会歇下去,所以当时我们一起那帮人也挺迷茫的,所以我就想那我就出来吧,反正我当时当过自由撰稿人。哪怕我到时候不行去写点稿子也是可以养活自己的,找工作也不难,所以当时就出来了,但当时的确没有任何方向感。

《文周》:没想过说把这个东西具体做成个什么样子。
姬十三:恩没想过,对,其实想不到。

《文周》:你们当时对这个事情的走向是怎么把握的?
姬十三:当时还是想做一个公益机构,其实本质上是一个协会,就像你们(《文艺生活周刊》)。当时我们辞职了就想说能不能赚点钱把这个事情做的更大一点,但是发现没有任何赚钱的机会,然后就非常辛苦,偶尔接点那种项目啊什么的也不能养活我们。

《文周》:可以理解为,它是一个只有人气但没有盈利模式的创业项目?.
姬十三:对,然后你又是一个公益机构,你又不能赚太多的钱。

《文周》:你赚太多人家会骂。
姬十三:对,所以你要赚钱又不能赚太多钱这个比较难。这个事情里面我们掺杂了太多的想法,它又有公益的一面,其他地方又有确实能够商业化的,那这两个东西混在一起其实是不好的,因为目标不一样,同时这两个东西对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后来我就想让公益的归公益的,让商业的归商业。

《文周》:这是你们当时想到的出路?
姬十三:其实也没有想到,但的确是觉得这是一个有用户基础的项目,因为中国有那么多学理工科的人,这样一帮人聚在一起不就是一个社区么,如果用户量能很大呢,在互联网里面你自然能找到一个商业模式,所以当时风投觉得我这个概念不错。这是一个以科技为主题的社区或者是一个以科技为主题的媒体,这个事情是能够往前发展的。那么就玩玩看。

DSC00050

《文周》:创业初期,在没钱没方向的时候,你的心理状态是怎样的?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刻吗?
姬十三:倒不至于。

《文周》:那你最艰难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姬十三:我觉得创业是你不断地往里扎才会发现这个事情更难,所以是越来越痛苦的一个过程。

《文周》:怎么战胜这种痛苦?
姬十三:这还是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啊!其实我觉得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啦,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特别是你当创始人,就意味着是你来独自面对所有问题,所有下面的人都可以把事情往上面推,但是你不能再往上推。

《文周》:非常认同,最难的就是“独自”这两个字。
姬十三:对,独自来作判断,独自来承受压力,独自来面对所有的需要解决的细节琐事。所有的人都可以说“哎呀我不知道,我问问领导”,但是你不能这么说。而且有时你不知道这个判断是对的还是错的。

《文周》:对,每当有人提出了这个地方不好,这个地方有错的时候,你会觉得是自己的错,你觉得自己判断失误了。
姬十三:而且,因为你没有做过这件事情,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对还是错。

《文周》:当时,有没有想过,如果果壳网做不下去了怎么办?
姬十三:当然也会想,但这也还是靠一些内心强大的东西(支撑着)。所以,我觉得其实真的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创业前还是要对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判断才OK,而且它在未来一定会变本加厉折磨你。你可能会说,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但其实不是。

《文周》:可是你在发展壮大,你慢慢平稳走起来了。如果你该有的也有了,你很强大了,你还是会那样吗?
姬十三:不会,就是你永远会发现前面还有更大的Boss在等着你去打。但在这个过程当中,说一个非常俗的话,也是在自我修炼。真的是当你打掉一个更大的怪兽的时候,你也会觉得自己更加强大一点,但是你也要时刻做好准备真的要被它打到遍体鳞伤,站也站不起来,这个里面算是一个对自我的修炼吧。

《文周》:果壳网是发展到哪个阶段开始平稳起来的?
姬十三:没有,不会平稳。

《文周》:现在也没有吗?
姬十三:现在不会平稳,永远也不会。

《文周》:你们目前遇到过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你眼前的那个大Boss是什么?
姬十三:其实我也会经常跟创业的人交流,那么大家遇到的问题差别不是特别的大,比方说我遇到过一二三四五,他会说也遇到过一二三四五,还有六七八九你没遇到,我说我的确还没遇到,但可能未来会遇到。就感觉说大家好像都在攒一些石头,攒满七颗石头就可以升天了。但是你一定需要去攒这七颗石头,那你现在只有一颗石头,你放心后面还有六颗在等着你,而且每一颗都会比前面一颗更大。

 GRY_0298

万有青年是一种什么青年

《文周》:你们做的“万有青年烩”一直深受青年人喜爱,这是怎么一个立意?
姬十三:果壳网本质是一个科技版的豆瓣,这是一个容易被理解的事情,我们本质上来讲就跟豆瓣一样,它是一个以多种兴趣话题为核心来连接起来的一个人与人的社区,果壳网这边是以科技话题牵引起来的人与人的集合。万有青年烩是2010年开始做的一个项目,它本质是一个线上活动的线下分享,每次一个下午,七个人来分享,每个人就只有7分钟。

《文周》:你们做这样的活动最终目的是什么?
姬十三:我想法比较复杂一点,一开始,本质来讲我们在公益那边做了个项目叫“未来光锥”,那个项目完全是想模仿TED,TED我觉得高端、大气。

《文周》:俗话讲,上档次?
姬十三:对,高端演讲。TED,首先讲者的舞台很华丽,台下听的人都是受邀请或者有一定档次有传播力的人群,当时想这样做,对,台上的人我们当时是锁定科学家,但后来就发现这个模式挺难的。在中国,首先演讲者不行,国内你找不到这样一群特别好的演讲者,讲得好的人,他们在台上反而会很拘束,所以这个项目做了两年后来就停掉了,后来想做一点更好玩的事情。TED是18分钟,我觉得7分钟和18分钟会发生一个本质的区别,18分钟是一个很正式的讲演,可7分钟就是一个不那么正经的一个事情,同时我们用了很多不正经的手段让这个活动看起来非常放松。这个形式我个人非常喜欢,后来活动几乎我每次都会去,它变成一个特别放松的场合。首先,台上讲的人他都不是名人,都是普通人,你要上台讲一个你自己拥有的技能或者经验,那,你讲的不好也没关系,因为你只讲7分钟,所以你不会有压力,台下人也觉得没什么,7分钟讲的烂就烂吧,讲完就下了。甚至有时候就是会说哪怕今天一个下午没有一个讲得好的,可是现场大家都很HIGH,就足够了。

《文周》:这个事情做到了你理想的状态了吗?
姬十三:我们现在做了有三十多期,每期有七个人演讲,所以加起来有两百多个人在各地为我们分享过,我们走了六七个城市来做这个事情,现在是北京和上海轮流每个月在做。这个事情它就变成是果壳的社区在线下的投影,本质上来讲它像我理想中的社区的形态。首先每个人都很平等、欢乐,但同时它还是一个知识和经验的分享平台,台上的人都是普通人,可他们展现出一些不普通的层面。

 《文周》:为什么这个分享场地会选择在剧场里?
姬十三:我们希望讲者跟观众能非常近,所以不管在什么地方,每次我们放入的观众人数会是剧场座位的1.5倍,所以就会导致很多人拥挤啊,然后嘉宾的周围就会坐满人。我们要这种感觉。因为所有的嘉宾都没有受过演讲训练,当他能清楚看到你脸上的表情的时候,他会更放松,而不是被灯光打在脸上看不清楚,就会很紧张。非常放松的情况下,还可能产生很多的互动。包括每次活动都会cosplay啊各种,开场主持人也都会没有“节操”的调侃。每个人进入场地的时候会发一张纸片或者题目让你做,有些题目是你必须要跟周围的人去互动才能完成的,就会发生很多搭讪的行为。所以,我们是用了很多方法,设计了很多小细节,来让这个场子“热”起来。

《文周》:后来你们还提出了“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创意点又是什么?
姬十三: “万有青年”它有几层意思:一个是万有引力,互相吸引,所以来到这个地方大家可以互相勾搭;另外就是包罗万象,我们希望来这里分享的人他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多元化;另外还有就是向民国时候的《万有文库》致敬。所以,后来我们就觉得“万有青年”这个概念很好,而且是果壳提出来的,我们就希望把这个概念能做到有更大的开放性。所以,后来在这个“万有青年烩”之外,我们又做了很多其他事情:一个是“万有青年大烩”,是一个年度的聚会,连续两天的时间;还有一个是“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它是我们每年花一些钱,然后如果你提出你的学习计划,我们觉得能支持到,我们就来资助你。不光是给钱啦,还会有一些方法去让你得到一些资源。

《文周》:万有青年最后是一种什么青年?
姬十三:我们希望“万能青年”成为另外一种青年,“万能青年”他成为区别于“文艺青年”、“科技青年”、“知识青年”之外的另一种青年,我们希望他变成的是这样一种东西。

《文周》:它算不算是一种新的文化理念?
姬十三:我们试图这么做,当然它会有点难。我觉得“万有青年”就是“万种青年”。我们过去提“文艺青年”、“知识青年”都是在贴标签嘛,我觉得“青年”应该就是有更多丰富的开阔的东西,有些人是很难被定义和归类的。有很多人会有一些非常无用的爱好或者技能,我觉得这些人就是很难被定义的,他们不是“文艺青年”、“科技青年”,我们就说是“万有青年”。我觉得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或多或少有一些这样的技能,欢迎你们成为我们的嘉宾。

《文周》:你是怎么想到把科学家跟艺术、艺术家他们联系在一起的?
姬十三:我觉得这么多年我们在做的都是一件事情,就是把圈子里的一些专业化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分享,把圈子里面专业化的人释放出来,来互动。我们在09年就做了一个活动叫“科学嘉年华”,我们当时想模仿英国的一个“爱丁堡科学节”,一个星期在北京做了24场活动,当时就开始尝试说让科学节跟艺术家对话。现在可能看起来这样的形式已经非常普通了,在09年的时候其实还是蛮少见的,我们也会请一些说唱歌手到开幕式上来表演,当然现在看来也很普通了。所以说从当时开始,一直就在做各种尝试,让这个圈子里面的人出来再多一点,跨界再多一点,变化更多一点。

《文周》:果壳网里有个板块叫“文艺科学”,你是怎么样想到的?
姬十三:因为大家都有科研背景,但是也会有一些人比较文艺,所以大家就觉得说科研系统里面其实有很多东西是具有艺术上的美感的,甚至有些科学家他也在玩一些跨界和艺术的事情,那这样一些东西应该被更好地介绍出来。

《文周》:现在果壳网和松鼠会和你之前预期的相似吗?
姬十三:创业几年,你会发现你想做的事情跟你最初想的一直在变化。但是这个事情也是很有趣的过程,你之前设的一个点在A点,你现在在B点,那么你要从B点走向A点,但是每年你都会发现A点都在变化,但你还是会觉得这个点是个不错的点,是你可以接受的点,甚至你觉得它比原来的A点更好。我觉得创业能做到这样,就还不错。几乎不可能走到A点,这是因为最初你是隔了一层迷雾在看A点,你对它的想象就永远是有问题的。你最初的看到的
是一个不真切的幻想的YY的事情,你后来慢慢看到它的真相在落差以后成为了一个什么样子。就好像是你在网恋找了一姑娘,结果你发现和你想象中完全不一样,但你们还能在一起,那就是一个还不错的故事。

《文周》:所以,你们的“果壳”也是一个“还不错的故事”?
姬十三:对,目前看起来还是比较说得过去的网恋故事。

LN6A0117-2

我离文艺还很远

《文周》:你会给今天的自己打多少分?
姬十三:给自己打分的话,我觉得就像一本刚刚上架的书,打分的人很少,所以这时候评分是不重要的。

《文周》:很多人都评价你是“科学男”里的“文艺男”,你认同吗?
姬十三:我文艺吗?我以前不文艺呀。

《文周》:听说你以前爱写诗?
姬十三:写诗就文艺了吗?

《文周》:那你觉得怎么才能算文艺呢?
姬十三:“文艺青年”呢,就是文学和艺术青年是吗?

《文周》:以前是,现在或许不是了,不过这不重要。你可以先说一个你的定义,然后再说你是不是。
姬十三:我觉得“文艺青年”多少是对文学和艺术作品要有深入理解和品味的一个人,对吧?当然现在有很多“伪文艺青年”啦,大家喝杯咖啡就是“文艺青年”了。但是我觉得我离文艺这件事情还是有点远,或者说现在的生活让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去顾及到文艺,但我觉得做个“文艺青年”也是个不错的事情,我也有很多“文艺青年”的朋友。

《文周》:假如有一天你不做“果壳”了,完全脱离了“果壳”,你会做什么?
姬十三:我还是希望能跟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一起去参与到一些地球之外的事情吧。

VN:F [1.9.22_1171]
4 票
姬十三:我和果壳,其实是一个还看得过去的网恋故事, 5.0 out of 5 based on 4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