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赏音乐私语——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 之
吉顿•克莱默、陈萨与吉德•德瓦瑙斯凯特三重奏音乐会

2013年5月23日︱国家大剧院
编辑/骨朵 文/邹迪 图片由国家大剧院提供
北京三重奏现场_副本

陈萨(钢琴):
她是被国外媒体誉为和郎朗、李云迪并名的中国钢琴领军人物;
她是历史上第一个在三大国际钢琴赛事——英国利兹钢琴比赛、波兰肖邦钢琴大赛和美国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均获奖的钢琴家;
她是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的推广大使,是国内较早参与室内乐演奏的知名钢琴家,与她合作的艺术家包括小提琴家宁峰、歌唱家范竞马等;
在音乐之外,她还是跨界出演了以女性心灵回归为主题的电影短片——《回声》的女主角。

吉德•克莱默Gidon Kremer(小提琴):
他是当今世界公认的伟大的俄罗斯学派传人;
他是出道不久即获得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首奖、帕格尼尼大奖及柴可夫斯基国际比赛一等奖的三料冠军;是因拥有独一无二的舞台形象而被誉为的“魔鬼小提琴手”;
他凭借1996年出版的《向探戈大师皮亚佐拉致敬》专辑获得格莱美“最佳表演”奖和“回声”奖的演奏家,这张专辑更是欧洲古典爵士榜冠军之作,也是迄今为止皮亚佐拉相关专辑全球销量最高的保持者;
在商业气息弥漫艺术市场的环境下,他因重视艺术品质而淡泊名利的性格,更被誉为古典乐界的“钢铁侠”。

吉德•德瓦瑙斯凯特Giedr Dirvanauskait(大提琴):
吉德•德瓦瑙斯凯特生于考纳斯的一个音乐之家。1995年,她从丘尔柳尼斯艺术学校毕业,师从罗曼娜斯•阿莫纳斯学习大提琴,随后进入立陶宛音乐戏剧学院师从西尔维娅•桑德吉内教授深造。从1997年开始,他成为了波罗的海克莱默室内乐团的创始和终身成员,经常在世界各地巡演。近些年,吉德以多种形式巡演(主要是钢琴三重奏和四重奏),与钢琴家兹拉贝斯、陈萨、布尼亚提什维利等一起演出。她还与波罗的海克莱默室内乐团的成员组成克莱默弦乐四重奏演出。

北京谢幕_副本
从小到大,在我的脑海中,音乐会的形象要么是卓尔不群的独奏音乐会,演奏家的个人技术与魅力在整场演出中发挥到极致;要么就该是气势磅礴的交响乐,舞台上被各种乐器组合占据,偌大的音乐厅中,回荡着器乐磅礴的和鸣。而这场演出是我所看到过的演出中给予我期待最多的一场——作为一个从小接触音乐的人,却是第一次正式地来观看室内乐的演出。的确,我的阅历也许不算是丰富的,但我明白与一场高质量的室内乐音乐会相遇,相比其他演出来说实在有些可遇不可求。这次的三重奏音乐会,是国家大剧院举办的以室内乐为主打的五月音乐节演出中的一部分。参与这场演出的钢琴家陈萨曾说过:“室内乐的概念不仅在中国、在整个亚洲其实都没有很好地生长起来。我经常在欧洲行走,说起这个话题心里一直有种缺失感。”一位古典乐迷则说:“中国观众喜欢热闹,交响乐震撼恢弘、感情浓烈,容易把观众吸引进来;室内乐则太安静了,需要人耐心坐下来体会。”

临近演出,可容纳千人的音乐厅的上座率竟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物有所值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三重奏中的钢琴由陈萨胜任,另外两件乐器交给了小提琴和大提琴,负责演出的是著名小提琴家吉顿•克莱默夫妇。
也许还是为了照顾不太熟悉室内乐形式的中国观众的感受,演出的上半场两首曲目仍是由陈萨和克莱默分别进行的一首器乐独奏。一身晚礼服的陈萨一出场,便获得了全场的掌声。相信比较熟悉她的观众都会感受到她从内到外的变化——剪了短发的她与以往的温婉相比,显得更加干练,但是却比原来更加爱笑了。一个人外表的变化一定折射了内心中的某些改变,这些变化在她的演奏中也有所体现。陈萨这次选择的乐曲是海顿的“f小调行板与变奏曲”。这首乐曲作于1793年海顿第二次来到伦敦期间,它是海顿的钢琴曲中最著名的一首。在海顿的创作中,这也是一首非常少见的激情昂扬的作品,感情上则附有精致巧妙的变化。在演奏中,海顿将一些综合性的键盘技巧融合在这首作品中:调性色彩的变化,左右手的交替,绵延的旋律,复杂的节奏和精美的装饰音……陈萨的演奏给我最大的听觉印象就是轻盈。没有过强的音量和意外的对比,音乐仿佛在行云流水中进行。尾声处是唯一有些激烈的地方,却被处理的毫不夸张。

接下来,克莱默带着他1641年诞生的价值连城的阿玛蒂小提琴出场,迎来了现场的第一个高潮。全场的掌声明显更加热烈。克莱默选择的是一首现代乐曲:魏因伯格的第三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相比于带钢琴伴奏的小提琴奏鸣曲,无伴奏反而为独奏者提出了更高的挑战——没有钢琴的提示、配合与润色,乐曲的起承转合都要由独奏者来完成,但也留给了演奏者更多的发挥空间。现代派的作品,需要换另一种心态来欣赏,它们是对传统的背离与反叛。全曲很难抓到优美甚至成线条的旋律,一切都是片段式的。但从舞台谱架上摆放的乐谱可见这首乐曲的难度。克莱默在演奏中,完美呈现了评论界“魔鬼小提琴手”的形象:拉琴时身体动作幅度极大,用脚打着节拍,揉弦与拨弦动作充满力量。无论是乐曲的风格还是演奏的感觉,与上一首钢琴表演有着天壤之别。表演结束后,掌声雷鸣。

至今在我的心中仍存有一个问号,那就是这个掌声到底是听众对久仰大名的大师的崇拜,还是真的体会到了跨越传统听觉印象的现代性美感?
德瓦瑙斯凯特_副本
上半场的最后一首和下半场的乐曲,是这次音乐会的主题与核心:拉赫玛尼诺夫的G小调第一钢琴三重奏“悲歌”和舒伯特室内乐作品中最为著名的降B大调钢琴三重奏,作品99,D.898。作为著名的钢琴家和作曲家,拉氏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早已闻名于世,在国内也毫不例外。而这首作品创作于作曲家19岁之时,延续了前辈柴科夫斯基创作中的淡淡忧愁和诗情如歌的旋律,又在哀而不伤的基础上增添了跌宕起伏的激越。这是一首由钢琴主导进行的三重奏。钢琴作为“器乐之王”,这时更多地开始发挥它的交响性作用。陈萨演奏的钢琴部分,无论力度还是触键,与上首作品相比,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弦乐部分相比于钢琴显得略微收束。最终,在乐曲的最后,音乐的节奏被放缓了,小提琴和大提琴慢慢淡出,钢琴开始循序奏出葬礼般庄严的进行曲。悲歌的内涵被升华到了极致,全场的气氛也变得肃穆起来。

下半场舒伯特的这首三重奏,与上首拉氏的三重奏相比则要阳光很多。舒伯特尽管物质生活极其匮乏,但论起精神生活,他绝对是富足的。他拥有一大批诗人、画家、音乐家朋友,他的很多作品都诞生于与朋友的相处、思想碰撞中。而如同朋友间的侃侃而谈,不正是室内乐的形象本质所在吗?这首乐曲得益于舒伯特与钢琴家博克勒特、及其他小提琴家、大提琴家的友谊。很少有乐曲一开始就如此的热情洋溢:小提琴主导旋律,钢琴雀跃般穿梭于弦乐之间。三件乐器都有充分的机会表达乐思但又紧密交织着。随着音乐的进行,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一幅画面:三个也许因为志趣相投而坐到一起的朋友,探讨着他们共同热爱的话题。在这其中,既有志同道合的相互认同,也许还会有一些各自偏执的小分歧。这种既对立又统一的形象和思维,在乐曲中发挥得淋漓尽致。陈萨等三人的配合,也并没有像很多演奏家那样在演奏过程中增加很多肢体和面部的表情,他们更多的是在音乐上的配合。速度适中,风格平和阳光却不激烈,钢琴和小提琴经常在柔美的合奏中悄悄地争来夺去,而大提琴和小提琴却总保持着平稳的一问一答。 但无论如何,三件乐器最终在不断变化的主属关系中,经过反复的变化,最终融合在一起。

这样品质的演出,热烈的掌声换来的返场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多次鞠躬示意后,三人用了两首短小的三重奏作为返场曲目回馈给了现场的观众们。

回到家后,我并没有被晚上所听到的音乐刺激得兴奋而无法入睡。也许这就是这场室内乐的魅力,充满了温婉与平静,尽管其中也会有“争执”和对抗,但却不会让人感到咄咄逼人。其实除了这场三重奏演出外,室内乐的组合形式还有多种多样,然而无论何种形式,室内乐都更符合“少而精”的概念,每件乐器的音乐刻画更加细致,对表演者的默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听众而言,欣赏室内乐并不是一种负担,再也不用因演奏家华丽的个人炫技而迷失了双眼,也不用因交响乐团的庞大和曲目的冗长而感到本能的畏惧。只需要静静地坐下来,聆听着音乐如朋友间私语般的流动。在这场对话中,你既可以是主导者,引领着话题的走向,也可以只是个聆听者,默契地配合就好。室内乐的魅力不也就在于此吗?如同那些著名音乐家说的那样:
——“室内乐就像音乐家和观众在‘闺蜜谈心’,只不过我们是用音乐交谈。(小提琴家吕思清)”;
——“室内乐好比电影文艺片,细腻、真挚,触碰到了心里的某个角落,忽然就会扩大(大提琴家秦立巍)”;
——“一个作曲家成熟后往往会写室内乐,因为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钢琴家孙颖迪)”。

克莱默3_副本

【他们在现场】

昨晚坐在池座第二排听了克莱默。大师希望多演奏些现代音乐,但现场效果在意料之中的不会太好。下半场的舒伯特D898是重头戏。第二乐章中,真希望自己放空一切完全沉没。有那么几个瞬间,恍惚到脱离现实。下次克莱默再来北京,肯定还会再去,别演协奏曲,还是室内乐就好。@大熊走着

三位音乐家各有千秋,技惊四座,从容默契,营造出微妙而富于变化的意象。尽管现场有些杂音,美妙的音乐仍令这个夜晚让人着迷。最后的返场曲三琴合一,合作默契臻于化境,令人惊艳。@汤好赛

昨晚的Gidon Kremer拉的不是琴,特别是第三无人伴奏奏鸣曲。感觉他不在拉琴,好像在说话。很难形容,反正就是跟过去听其他小提琴演奏的经历都不一样。不过,三重奏的时候就没这感觉了。@苾芻碧

真的很郁闷今晚观众的素质,太糟糕了,咳嗽声哈欠声还有闲着无聊跑来音乐会大声说话的,返场前争相离场的,美好的夜晚有点小毁……但是还是很喜欢今晚的音乐会。@布丁老猫

致今晚的观众:请尽量克制您的咳嗽声,请放下您手中的塑料袋,请收敛您的哈欠声,请在在大幕落下灯光亮起艺术家下台后再退场。不说高雅艺术,不谈观演礼仪,只说两个字:尊重。这些是您对艺术家的尊重,也是对身边观众和自己的尊重。@ouivo
克莱默4_副本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