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0日-6月8日︱北京泰康空间
编辑、文/骨朵 图片由泰康空间提供
吴俊勇-打飞机,黑板绘画,200x150 cm,2009_副本

群展“消极或抵抗?”邀请了27位艺术家,展出他们自80年代末至今创作的30余件政治题材的作品。作品的形式涵盖了包括摄影、录像、绘画、装置在内的各种媒介,其中几位艺术家还展出了珍贵的创作手稿。展览作品围绕“精神中轴”、“伟大的肖像”、“日常与集体”、“排演”、“地缘与国际想象”五个主题展开。

今天的一切都被笼罩在“泛政治”之下,但“消极或抵抗?”这个展览更多是关于现实层面上的、可见的政治。这里的“消极”和“抵抗”不指涉作品分类,也不指涉艺术家的创作强度,更不作为理解展览的关键词,它是抛给艺术家及观众的一个问题,即在关于政治的艺术视阈里,作为艺术家与观众的我们,还能做些什么以及怎样做?展览试图呈现艺术家们在涉及这一题材的创作中,关注对象与符号的变迁,以及这一话题在艺术家创作中如何处理、呈现以及他们二者之间的影响。希望借此展览能唤起业内对此一话题的探讨与热情。

艺术家:何云昌、宋冬、卢昊、赵赵、徐渠、艾未未、蒋志、吴俊勇、李颂华、王广义、王晋、政纯办、毛同强、葛磊、隋建国、杨振中、李松松、焦应奇、胡向前、琴嘎、宋拓、郑国谷、徐震、刘辛夷、石玩玩、周啸虎、黄永砯
策展人:苏文祥

王广义-招手的毛泽东,综合材料,1988,珠海_副本
一直以来,我都有意在绕开政治这个话题,甚至一度对贴着政治标签的艺术作品保留着投机取巧的印象。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多八零、九零后跟我一样,不自觉地怀着一种文化自卑感。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才发觉这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历史并没有直接关系,而是源自自己无法回避政治环境所带来的对社会文化现状的莫大影响。

以前,我几乎不会主动去选择有明显涉政意味的展览。总觉得“艺术政治化”只是个拿艺术当工具的做法。选择把政治化当成艺术主要表达方向的艺术家里,到底有多少作品是“非表达不可”的产物?有多少是把政治当成情绪表达的借口?或者,有些艺术家只是想以此为艺术正名——“它并不温柔”,只是文化社会环境使然,目前的政治表达也只能停滞在以各种手法尝试表态。

一位艺术家朋友曾经跟我提起自己的一些正在规划的创作,政治事件是引发他此次创作的缘由,他说:“这个作品的创作过程肯定很痛苦,而且创作完了也别无它用,我也不会想再看到它。但是不做,我心里就更难受。”这或许可以代表一部分艺术家在涉政创作上的困苦状态
艺术绝对不是政治工具,也不能完成政治改造。尽管如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任何艺术创作,只要它发生在这个正在运动着的社会之中,就无一不受政治影响。策展人苏文祥一语中的——“去政治化本身亦即政治”。哪怕是走上独木桥,哪怕你不曾有过任何政治理想,也不能否认“人”的信仰和实践永远是跟社会在一起的,包括我们这些青年们的文艺信仰。
总之,像我这样满腹酸句子的文青来看政治性的展览,一些作品还是无可避免的让我感觉隐晦,领会起来还是略显艰涩。这里选择一些比较好玩和印象深刻的展品与大家简单分享。

卢昊的两幅花鸟鱼虫系列版画明显是最清新文艺的:黑白的人民大会堂顶上开满了鲜花,花朵饱满枝干挺拔,仿佛人大会堂就是肥沃的土壤,繁花装饰了人民的梦;天安门城楼则成了小巧精致的鱼缸,三尾金鱼在水里游荡,而墙体外侧的两句大标语在这样的情境里成为了笑话。两个政治场所被打扮成休闲馆,意识形态成为空中楼阁,仿佛北京城里起早逛公园的大爷手中的鸟笼。
SONY DSC

SONY DSC
戏谑和调侃是当代艺术在政治表达上惯用的手法,艾未未一直是这方面的主要代表。这次展出的摄影作品《一九九四年六月》依旧夺人眼目——广场的围栏里边是正在巡视的人民子弟兵和忙于在天安门城楼前合影留恋笑逐颜开的游客;围栏外面向镜头的是一个梦露般撩开裙子露出白大腿和白内裤的时髦姑娘,旁边是停着的一辆三轮车,我们看不到车夫脸上的表情。
Ai Weiwei, June 1994, 1994, (No Material), (No Dimensions).
蒋志2006年的三屏录像《向前!向前!向前!》从左至右依次是奔跑着的“江泽民”、“邓小平”、“毛泽东”(皆非本人),他们气喘吁吁地向前奔跑,动作迟缓无力,不时还回头张望……时至今日,“向前”依旧是我国发展唯一的方向,即便不再是那个急需超英赶美的年代,我们还是要大胆,要开路,要进步。因为我们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我们永远不能停下脚步。
04 蒋志-向前!向前!向前!-3屏录像,12分钟,循环播放,2006-1_副本
有个叫Polit-Sheer-form Office(政治纯形式办公室)的团体(或者个人)制作了一段三分钟的影像《豆腐、功夫》也意味深长。艺术家选择了“豆腐”、“功夫”这两个相差十万八千里却都在世界范围内形成稳定的“中国产物”印象的事物来表达中国式政治的形式主义——“‘豆腐’正在世界中发展和延伸,‘功夫’也以其简练的方式逐步进入到各地个人修养和身心健康的运动里,我们在此基础上奉献出‘POLIT-SHEER-FORM’,意在把世界经过‘豆腐’和‘功夫’后重新纳入到我们心中,让‘FORM’得到净化和永存。”在这段话之后,伴随着紧握的拳头和高喊着“豆腐”、“功夫”的青年男女在汗水中继续慷慨激昂。
05 政纯办,豆腐、功夫,录像,2009,3分零5秒-1_副本

在二楼展厅,胡向前的行为录像《蓝旗飘飘》被放在显眼的位置。这段录像记录的是广东某村落的一次村长选举前的拉票过程,记录对象是一个在大街小巷分发拉票传单的年轻人——他即将参加选举,带着他举着蓝旗的拉票小分队奔波在各个小商店之间,他兴奋地向每一位店老板袒露笑脸,握手、拍肩,程序化地展示自己未来想把眼前的这条街道改造成“探花坊”商业街的效果图,“这样以后大家就好赚钱啦”,他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06 胡向前,-蓝旗飘飘,行为录像,19分13秒,2006-2_副本

与胡向前的记录别人不同,徐震的录像《18天》记录的则是关于自己和其他几个伙伴寻找国境线的一段颇有传奇色彩的有趣经历。徐震先是和伙伴们规划了中国与邻国有明确接壤的几个地方,然后自发驱车前往,带着玩具坦克和舰艇,希望能在找到国境线之后,遥控着这些“军事装备”进入邻国领土。计划中的四个地点最终由于现实困难只在云南实现了一个。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行为完全是艺术家主动发起,期间需要的资金也全部自主解决。这样的行为艺术乍看并不具有侵略性,更多的是带着一种“男孩般”的理想。我渐渐发觉,大多数怀着政治理想的艺术家还是常怀天真的一群人。
07 徐震-18天-综合媒介、录像,23分56秒,006-1_副本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