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迷噪之音

2013年5月10日| 北京•MAO
编辑/骨朵 小粉 记者/叶子阿姨
摄影/Aurélien Foucault 部分图片由兵马司唱片提供

DSC00183_副本

Skip Skip Ben Ben原来是斑斑的一低保真室音乐计画,独立发行过实验民谣专辑NO-Fi,No Fiction,在那之前她是来自台湾的噪音乐队Boyz&Girl的主唱兼吉他手。2010年她移居北京,并加入Carsick Cars担任鼓手只有短暂6个月的时间,2011年5月退出Carsick Cars后她花了一段时间找寻新的灵感和队员,直到2011年底才有了现在全新的乐队阵容,在北京成员是分別来自是Birdtriking的贝斯周乃仁以及CarsickCars与Chaos的鼓手猴子。
2012年夏天的短短六天中,在中国最知名的后朋克乐队P.K.14的主脑杨海崧担任制作人、中国最大独立音乐厂牌兵马司唱片的帮助下,Skip Skip Ben Ben完成了第二张专辑Sacrife Mountain Hills。有别于第一张专辑No-Fi, No Fiction的Lo-Fi实验民谣风格,这张作品架构出的空间呈现出一种冷暖交融的温度,斑斑的吉他演奏和清澈的人声声线忠实的呈现着Shoegaze与迷幻车库的新面貌。

本次全国巡演是继斑斑台湾巡演、英国噪音Shoegaze始祖My Bloody Valentine台北专场开场演出后,今年的首次亮相。这是他们第一次以乐队形式在内地巡演,这次巡演对于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自我的独立冒险。他们演绎出的惊喜与秘密只有在现场,你才能淋漓尽致地感受,如果你被激起快乐的鸡皮疙瘩,恭喜你,你已进入了一个美好的迷噪世界。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skipskipbenben/

DSC00088_副本
5月10日在MAO的北京专场,是Skip Skip Ben Ben 内地巡演第一站。下午的时候,斑斑就来到现场做各种准备,现场还有她亲自设计的T恤及海报售卖,颇有质感且价格实在。现场观众中国和外国各占一半,其中也不少是熟悉的面孔,兵马司很多乐队朋友也都到场支持,使这次首发专场变成了朋友之间的温暖聚会。

演出正式开始,大银幕上反复播放着斑斑近几年来的摄影作品,黑白胶卷的质感与音乐相得益彰,呈现出温暖而又疏离的微妙感觉。虽然早就在其他演出中领教过猴子打鼓的功力,但每次现场都还是会被他震惊,十足的爆发力加上张弛有度的动作,节奏鲜明有力,步伐矫健轻盈,与其说他是在打鼓,倒不如说是跳舞更贴切一些。相比之下,乃哥(大家对贝斯手周乃仁的昵称)的表演就沉稳了许多,少了几分贝司手独有的骚气,却因为过分认真而更显呆萌。台上的斑斑不怎么说话,只是一首接一首地唱着歌。

从雀斑到Boyz&Girl再到Skip Skip Ben Ben,斑斑的音乐风格一直在变化,很多人把他们的音乐归结为“自赏派”,但其实“就是进行到这个阶段了,以后是什么也还不一定”,“我觉得人就是要变,人如果不做任何变化,一直在一个地方打转,一定会有终点。”斑斑这么说着,“做乐队也是这样,如果乐队不做任何调整,一样的模式一直转下去,一直是一样的场地演出,一样的音乐,一样的观众,这个循环有一天一定会结束。”音乐近在眼前,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像是在追赶什么,有点匆忙却又并不慌乱。而斑斑缥缈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遥远的时空传来,与音乐混乱交织,充满不和谐的危险美感。那种感觉就好像在说,这个世界上正常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至少在音乐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惊喜和意外。

第三首Parking和第四首Last light的时候,子健(刺猬乐队吉他、主唱)忽然上台帮忙弹吉他,这多少令我和现场的朋友们感到意外,最后翻唱My Bloody Valentine的时候,他又一次上台了。演出结束后,我跟斑斑说起这个事,她说,“对啊,有找他帮忙客串一下。”散场时刚好在门口遇见子健,于是我问他,“你怎么跑台上去了?”“不知道啊,梦游吧。”他说。

后来我又一次问起这次合作的机缘,斑斑说,“有些歌曲只有一把吉他显得有点单薄,需要多加一把吉他让音乐变得更丰富,所以找了子健来帮忙 。他喜欢的音乐和我们都很接近,而且他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吉他手,所以我想找他很适合。”唱完这首翻唱,斑斑对台下的朋友深深鞠躬,感谢每一个人的到场支持,带着笑离开了舞台。现场的外国观众一直用鼓楼口音喊着:“再来一个!”于是他们就真的返场了。

除了北京之外,Skip Skip Ben Ben之前只去过西安和上海,这次巡演要在半个月之内去到十个城市演出,斑斑最怕的还是没人,因为“没人就没意义了”。斑斑很期待这次巡演,在她看来,巡演是特别好的历练,可以跟团员长时间相处,趁这个机会更了解彼此,还可以去新的城市体验不一样的氛围,带来新的感觉和力量,回来的时候继续做接下来的事情。
7_副本

《文周》× Skip Skip Ben Ben(斑斑)

《文周》:这张专辑的录音方式相对简单直接,有着浓厚的实验意味,为什么会想要用这种方式?
斑斑:其实是按照录音室标准去录的,可能是在后制的部分,想说可以呈现一种现场同步的感觉,跟现场差别还是挺大的,只是声音听起来比较浑浊一点点。

《文周》:有人说,在努力营造现场感的同时,音乐本身的活力反而有所丧失,这是这张专辑比较遗憾的地方,毕竟专辑和现场终究不是一回事,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斑斑:做专辑跟看现场是两种不同状态,我在做作品的时候不一定会把现场的角度考虑进去,聆听一张唱片可能有各种不同的情况和因素,所以作品和现场肯定是要区分开来制作的。对一些看现场的人来说,听作品会相对削弱一些能量,但重点还是取决于每个人想要什么,不可能面面俱到,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就可以了。

《文周》:很多“自赏派”音乐人更多关注音乐本身,可能不是太注重人声,你怎么看?你觉得人声在音乐作品中的地位是怎样的,如何实现人声和器乐的平衡?
斑斑:作品可以做一些现场做不到的东西,这张之所以人声铺的特别多,就是想要呈现现场做不出的感觉,一首歌大概叠了6、7个人声,我以前也没有试过这么多。

《文周》:你的歌词中曾不止一次出现“尘埃”“沙子”“硬石”“房子”“光”等意象,为什么对这些东西这么感兴趣?透过这些特别而又具体的意象,想表达一种怎样的感觉?
斑斑:这些东西其实都是隐喻,而且是可以调换的,比如“石头”可以换成“家庭”或是“责任感”。它其实只是一种情绪的替代品,只是我不想把这些情绪写得太直白。我写的东西跟现代人面临的差不多,比如你离开家去别的地方玩,接触一些东西相信一些人,到最后发现你可能又不相信一些人,但你还是要自己站起来。或者你必须去工作,然后吃很多亏,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其实这些东西大部分专辑里都有,只是可能不是太直接,所以大家才看不出来。最明显的就是Dead Floor,虽然写的是我自己,但其实每个人都会发生这些事情

4_副本

VN:F [1.9.22_1171]
2 票
Skip Skip Ben Ben“山丘之祭”全国巡演,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