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讯】由独立策展人詹姆斯·波特南(James Putnam)与威尼斯穆拉诺岛贝伦哥玻璃工坊(Berengo Studio)合作的第三届 Glasstress 当代艺术玻璃展《白热/白光》(White Heat/ White Light)将于2013年5月31日在大运河畔、学院桥旁的卡华里·福兰凯堤宫殿(Palazzo CavalliFranchetti)开幕,展至11月24日。展览邀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当代艺术家,与传统玻璃工匠合作,蔡国强将在《白光/白热》中展出新作《全身透视:下一个!》(Full-Body Scan: Next!),是艺术家首次以玻璃为材料制作的装置作品。

1

Glasstress 与《白光/白热》

Glasstress 由艾吉亚诺·贝伦哥发起,并首次于 2009 年威尼斯双年展时登场,主旨希望玻璃能跳脱出其装饰性的窠臼,让其重新回到艺术家表现的过程中。受邀于 Glasstress展出的艺术家往往是第一次以玻璃为媒材创作。《白光/白热》由艾吉亚诺·贝伦哥和詹姆斯.波特南共同策展,邀集参与的 66 位艺术家思考光与热和玻璃本身特色的关联:玻璃从创造力与破坏力兼具的火中诞生,由极基本的化学元素转为液态再变成结构不稳定的固态,且有多种表面处理、颜色、透光、反光的可能性。

策展人詹姆斯.波特南

波特南为独立策展人兼作家。1999至2003年,他成立了大英博物馆当代艺术与文化企划,并作为策展人。他的著作《艺术与工艺品——美术馆作为媒材》(Thames & Hudson 2000/10)介绍当代艺术家与美术馆之间的互动。他为伦敦佛洛伊德美术馆(Freud Museum)策展过与当代艺术家合作的展览,广受好评。2009年,他筹措了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会外展《扭曲》及《图书馆》;2010年,他担任釜山双年展策展人。近期展览包括为2011年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划《知识》。

贝伦哥玻璃工坊

由艾吉亚诺.贝伦哥创立於1989年,贝伦哥玻璃工坊致力於为创作媒材非玻璃的当代艺术家与玻璃世界接轨,让他们有机会与首屈一指的玻璃工匠合作,将艺术探索转为三度空间中玻璃独特的语言。

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后,艺术家蔡国强即开始了一系列“肆无忌惮”的创作:在麻州当代美术馆的装置作品《幻觉》及《不合时宜:舞台一》找来九辆汽车,重现汽车,重现汽车爆炸;被庞毕度收藏的《一路顺风》及纽约大都会美术馆发表的《走开,这没什麼好看的》汇集了旅客被机场安全检查口没收的成千上万支刀刀叉叉;他亦曾于晴天里在空中炸出一朵朵黑色焰火,勾起平和世界隐藏的不安……

都是宾拉登惹的祸!九一一使人们的生活起了变化,好像人人都是潜在的炸弹客——登机前、进入许多公共场所时,无论多无奈,都要被迫脱下外衣鞋子,掏出口袋里的随身物品,通过金属检测门,尴尬地接受搜身检查,甚至还要被迫面对全身X光透视扫描器的辐射及其对人体赤裸裸的审视,人们不禁质疑,这样检查是否危及健康?又是否侵犯隐私?

蔡国强《全身透视:下一个!》就是出於这份微妙的无奈与尴尬,防备与被防备,以及界线模糊的“安全”与“危险”。 艺术家设计并邀请威尼斯穆拉诺岛的手工玻璃师傅,制作了十件如衣服般可以穿在身上的暴力自杀爆炸背心。穿在身上的部分都用玻璃制作,但是玻璃口袋里的炸药、雷管、电线、榴霰弹片等,都是以假乱真的小玩意儿,於是观众能把背心里藏著的爆裂物看得一清二楚,彷佛有透视力。

展厅中,一扇安全检查用的金属探测门内悬著一件玻璃自杀爆炸背心,背心后面投影不同种族、性别、衣著的人像幻灯片,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地举著双手,好像真的在通过全身透视扫描器一样。金属探测门后还排著一列成衣店找来的假人,男女老幼也都穿著玻璃背心,等著通过透视扫描器,接受观众X光一样凌厉的检验。

开幕式上,做寻常打扮的模特儿会套上玻璃制的自杀爆炸背心,若无其事地在 Palazzo CavalliFranchetti 内穿梭,与宾客互动;头上的闭路摄影机则默默记录下发生的一切:危险无处不在,我们谁也提防不了,有时甚至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危险。

意大利一直是重要的设计大国,这件作品把威尼斯的玻璃工艺与米兰的时尚设计结合在一起,并且通过玻璃材质表现了可视的不可信,传递当今人与人之间及社会信心的脆弱。突显现代科技与制度对安全、政治意志与信任的不断定义、重置,使人挣扎在巨大无形束缚的控制中,即所谓的“全景监狱”(Panopticon)。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