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上海草莓音乐节·摄影师侧记

DSC_3166_副本
2013年4月29日-5月1日|上海世博公园
摄影、文/何脑斯

这是后话,却必须要写在前面:站在台上,听台下北京人喊“牛逼”和上海人吼“老卵”,都一样叫人热血沸腾。北京的文艺旗舰草莓音乐节第二年开到上海去,今年五一,我到外地去看你。
上海草莓的排场是惊人的,相比起来,北京竟也显得小气了:大红的世博中国馆和飞碟一样的沙特馆簇拥得草莓主舞台跟联合国大会一样,只是辉映的爱舞台被设置在遥远的世博公园另一头,当同期演出的偶像与身为摄影师的责任天各一方的时候,浓浓的无力感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游园确实惊梦了。
比起在场地里奔走,上海人民似乎更享受自己身边的小氛围。第一天中午部分观众到早了,主舞台上雪总(歌迷对梁晓雪的爱称)在彩排,大家就开始在空地上搭帐篷铺野餐垫舒展身体了,而且主办方还在四周布置了懒汉椅。台上的雪总见状也很放松,在话筒上问调音台:“能让我的人声听着更好听一点儿吗?现在听起来有点儿……嗯……屯!”搭帐篷的观众就笑嘻嘻对台上喊:“那解决不了!”
DSC_3158_副本
而调音台那边似乎也从头到尾自嗨得人间失格,以至于在万年严肃的万能青年旅店上台调音的时候,俗气的过场音乐突然变成了超大声的《董小姐》,台下的人山人海愣了一下,马上开始夹杂朗声大笑的万人大合唱,并有不文明观众向台上喊话:“董亚千!你就是我的董小姐!”毫无幽默感的二千忍无可忍放琴下台,并由乐队成员从喊麦向调音台递话:“导播换一首歌好吗?”,声音却石沉大海……
这样规模的合唱,同样出现在后来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宋东野的正版《董小姐》、好妹妹的《青城山下白素贞》以及disco女王张蔷的演出中。说到这里,我观察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上海群众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软那么流行或者那么地域那么夜店,他们的活动规律很难把握,本以为会爆棚的SNH48萌妹纸表演,观者却寥寥;本以为是上海人民的点或者喝咖啡时间的二手玫瑰,现场却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玩硬的朋友更是豁命,正面朝下跳水的姑娘也举不胜举,老谢出场的时间里大多数人都能把头摇掉仿佛满场都是飞行员。即便顶马演出时陆晨的全程上海话,也没让我觉得我是“乡下人”,我清晰地听懂了他说的一句:“都说我们是小清新,其实我们真不是,我们是老清新!”
Travis_副本
而且,上海人民像全国人民一样爱彭坦,爱张悬,爱Travis,爱得深沉,爱得坦荡,爱得让他们几位甚至比在北京还要放得开。彭坦淘气地在舞台上欢蹦乱跳,张悬时隔好久又开始在演唱间隙给大家念叨恩溥式的心灵鸡汤,Travis的演出一再延长甚至我现场整理完当天的照片走出场地打上了车,还能听到场内的山呼海啸和Fran那有毒的嗓音……
张悬2_副本

VN:F [1.9.22_1171]
2 票
我到外地去看你,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