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秦琴 记者、摄影/傅瑜 作品由广州漫友文化提供
DSC07396
寂地,女,绘本漫画家。四川成都人,出生于1983年6月22日。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绘画系。2004年起陆续出版绘本漫画《我的路》My Way系列,2008年出版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2010年与阿梗合著出版《踮脚张望》。是一位温暖人心灵的创作者。

人生就像一场永无止境的旅行,我们总是背着各种梦想和现实行走在路上。在这漫长的旅途中,我们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交换了酸酸甜甜的梦,仍然不满足。有这样一位V先生,永远顶着一双“像是被烟头烫出来的眼睛”走过了11个白冬和绿春的更替,给我们带来了他一路上搜集到的温暖。你一定见过他,你一定记得他的闪烁如繁星的大眼睛。这就是在寂地画笔下行走了11年的V先生。

寂地,一个大大咧咧极具破坏性的被朋友称为“大象”,自己认为自己一点都不淑女的川妹子。从MAY WAY系列到“瓷娃娃关爱一年涂”,到自闭儿童插画,她在成长,她笔下的V先生也在成长,V先生的读者也在成长。寂地的绘画创作,对色彩有很独特的见解和运用。斑斓融合的色彩如打翻了的颜料盒子,把读者少年白布一样的梦境染得温暖异常,就像开了一扇窗户,让阳光和星光同时都照进来。“可能我是一个对一些东西形容会比较暧昧的人,比如看到一个叶子我很难去形容它是绿色的还是黄色的或者红色的。我很难直接去给一个东西下定义,我都会把它们混合在一起,就是让所有的色彩互相影响,互相融合。像我的画里面,红的里面有绿的,绿的里面有红的。我会用这种方式寻找一些细腻的区别。”
67098f6eg7bf207d425de&690

作画就像造梦师,灿若繁星

《文周》:《我的路 MAY WAY》(以下简称MY WAY)是2002年就开始绘的?
寂地:对。

《文周》:从2002到2013年,为什么会一直画MAY WAY这个系列呢?期间有没有想过完结这个系列?
寂地:坦白的说,是2004年我遇到一些家庭变故,那个时候开始连载,我不得不靠这个的连载来支撑我的学业。其实生活的压力是一个很好的动力。第二是我真的非常喜欢画画,能从事漫画这个职业又能得到认可我觉得很幸运。大学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如果能在大学画漫画做出一个满意的作品我就这一辈子都画漫画,当时我觉得出一本书就算是满意的成就了,结果大学毕业已经出了两本,就坚定了我一生以漫画为职业的信念。
有想过完结的,但是觉得跟V先生的关系不会结束。MY WAY这个系列也是从不成熟慢慢到成熟的过程。

《文周》:如果一直画MY WAY,视角会不会定格在V先生身上,而很难再跳脱出来开始新的故事?
寂地:其实我自己也有担心这个问题。当年开始设定V先生的角色和世界观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对脚本的考虑都有不全面的地方。一直都是以这种故事的形式的确会对未来的故事发展造成影响。所以我也在尝试着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比如说和阿梗合作的一本以成都为背景的《踮脚张望》,以这种方式来跳出我的世界,然后也把跳出去得到的东西带回MAY WAY里面。在MAY WAY 7里面更加注意了故事的节奏和连续性。也会加入一些东西来打破静止世界的人物。

《文周》:可以说每一本MY WAY都承载了你一段时间的情感,那么MY WAY 7你最想表达的情感是什么?
寂地:MY WAY 7叫《灿若繁星》,从业8、9年之后也要去反思自己,创作的开始往往是非常感性和充满热情的,成长到一定年龄之后也要一次一次回头去望当初支撑自己的那种热情还在不在。也要告诉自己要保留心中的热情。《灿若繁星》里面的第一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造梦师不停去捕捉星星作为制作美梦材料,其实也就是画画创作的心情。

《文周》:这么多故事,哪一个是最温暖你自己的?
寂地:其实每一个时段都有一个故事对我比较重要,能戳到我自己。但是我觉得在MAY WAY 7里面,就是那个一直捕捉星星的人那个故事对我来说比较重要。它讲述的是一个捕捉星星的男孩子继承了他师父的职业,他必须要到非常孤独的地方才能捕捉到星星的光辉。然后才能把这种光辉融入到他制作的一种美梦糖果里面。因为收集星星这个工作太孤独了,很多人都放弃了这种探索,只有他坚持了下来。我觉得这就是提醒我自己要保持一份宁静,一种自我。一边要融入世界,一边也要保持一种孤独感,然后再把这种东西带到创作中去。

《文周》:MAY WAY会画到什么时候呢?
寂地:V先生会一直在我的作品里面。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凭着本能去坚持的东西其实就是他一生中很重要的东西,MAY WAY当中的这种思想是我最初坚持的东西。会一直坚持下去吧。
DSC07392

真正成熟的人会把全世界当异乡

《文周》:你的创作灵感来源都来自哪里?
寂地:阅读、旅行、体验生活。就像MAY WAY 6叫《云淡风轻》就是我从北京搬到大理,从大城市搬到安宁的地方体会到的差别。我小的时候有一句话对我影响很深,传说是成田美名子(日本漫画家,代表作《双星记》)说的:真正成熟的人会把全世界当成是异乡。很多年前我看到这句话不太能理解,到最近两年我才开始理解这句话。把全世界都当成是异乡是一种很好的心态,哪怕你生活在你熟悉的看过了千万次的城市也还是能用异乡客好奇的眼光去敏感的感受这一切。我希望自己一直都有那种异乡人新奇的眼光。

《文周》: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寂地:我以前总是会说我喜欢所有的颜色,结果后来我发现我的画里面蓝色最多。

《文周》:色彩的组合在您的创造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寂地:绘本吧,绘画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画面就是把我的文字具象化。

《文周》:就你个人创作方式而言,更喜欢电脑软件绘图还是手绘?
寂地:平常CG(Computer Graphics 电脑图形)比较多一点。但都很喜欢。这两种形式不一样,但有时候因为创作需要会互相融合。手绘有一种随机感,它的所有都是不可控的,无法撤销,比较有挑战性。像有的作品,我会先手绘一张丙烯然后再CG处理。手绘会出现很多细腻的颜色,CG对颜色的认知有一定的局限,所以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文周》:除了自己绘画,也跟阿梗老师合作了《踮脚张望》,MAY WAY系列也出了动画的宣传片,以后有没有想过把正本作品改编成动画,往动画方向发展呢?
寂地:有想过,但人力还做不到。有条件会想往这方面发展。

《文周》:你做了一年的瓷娃娃关怀一年涂,期间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困难?最大的收获又是什么?
寂地:会面临灵感的缺失。因为每天都要画一张作品,人的情绪起起伏伏就会有完全没有灵感的时候。但我已经许下了这个诺言,就必须要去履行。你必须要去面对自己最空白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继续画。有的时候我那一天还是画了,但是后来回头去看那张画完全不行,我就把那张画撕掉,再补一张。收获呢,也是学会面对自己灵感的起伏,灵感也是一个需要积累的过程。每天一图,我对自己也有了一个了解。我了解到了自己在绘画上的局限在什么地方,我的优势在什么地方,这是一个面对自我的过程。

《文周》:是什么机缘让您开始了瓷娃娃关怀一年涂呢?
寂地:一个很偶然的契机,我在微博上看到朋友转发的瓷娃娃的求助信息。有些脆骨病患儿的家庭,需要几千块给孩子做手术就可以让孩子的生活得到改善,但是这几千块对贫穷家庭来说就是天文数字。他们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瓷娃娃,这种乐观影响了我,他们能用这样一个美好的名字来命名一个残酷的疾病,很触动我。我当时就想要做点什么,同时也想证明一件你不擅长的事情通过一年时间的坚持,就可以达到一个改善。以前我在微访谈的时候,有同学问画画画不好怎么办?我就咆哮着说:去画一年!他们就觉得我说的是空话,我也想通过这个告诉他们,画一年可以进步。

《文周》:又是什么让你开始为自闭症儿童创作插图?
寂地:这个是收到一个邀请。壹基金想做一个慈善的绘本,给我打电话,我就接受了邀请。

《文周》:你是怎么去表达自闭儿童的情感的呢?
寂地:每一个想象力很丰富的孩子在小时候必然都有一个与世界联系的断层。我小时候这种感觉也很强烈。我想的是让大家看到他们沉默的外表下面是有很温暖的东西在里面。我用了大量的很冷的蓝色,和少量的温暖的色彩来让大家感觉到他们的内心。其中就有一张,是画了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他什么都不说,但是有一只手举着一个太阳,开出了一束美丽的花朵。

67098f6egd8f4e2989f45&690

世界对我其实挺好的

《文周》:你是怎么评价你自己的?
寂地:脱线吧。以前我会认为我挺知性的,挺文艺的。后来发现,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在朋友的眼中都是很大大咧咧的,走过一个地方就会把所有东西都弄到地上的那种。他们给我起的昵称是大象,就是因为我破坏力太强了。阿梗就说我是一个内心很细腻但外在大大咧咧的人。作为四川人,会比较直爽,有时候对一些东西的评价感觉会比较凶其实是一种亲切,一些外地的朋友会觉得我比较粗暴,不淑女。

《文周》:你的漫画和故事温暖了别人,是什么温暖了你?
寂地:我童年的时候有很多不好的记忆,长大了之后会发现其实世界对我挺好的。能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能让大家看到自己的作品,就这一点我就非常感谢上天。人能拥有幸福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文周》:最喜欢的艺术家是哪一位?
寂地:德加。以画芭蕾舞女著名的法国印象派画家。
他画了一生的画,印象派的很多画家都会因为眼睛受到阳光的影响,很早就会瞎掉。但是德加在失明后,做了很多雕塑作品。这打破了我对世界上所有东西的恐惧。画画的人最害怕的就是有一天不能画画了,德加失明后开始做雕塑让我体会到了对世事无常的生命的尊重。。

《文周》:给我们的读者推荐一位你喜欢的艺术家的绘画作品或者书籍吧!
寂地:很难推荐,但小时候对我影响最大的作家是三毛。我看三毛的时候很小,当年父母离异,妈妈留在爸爸家的东西就只有一套三毛的书,我想念妈妈的时候就看三毛的书。她讲述了旅行的流浪感。为什么会画MAY WAY不停旅行的故事,可能也有一定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有就是三毛对待死亡的看法,荷西去世过后,她一直都在面临和死亡抗衡的悲伤,虽然她最后的命运也是很悲伤的,但她面对世界的乐观感、豁达感对我影响很深。

VN:F [1.9.22_1171]
3 票
寂地:作画就像造梦师 灿若繁星, 5.0 out of 5 based on 3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