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看见了吗?真的看不见吗?

记者/可小扯 展览现场摄影/可小扯

1

展览总监:荣荣&映里

策展人:毛卫东

开幕时间:2013年4月13日星期六下午3时

展期:2013年4月13日—6月9日

展出地点: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参展艺术家:安一、曹琼月、陈启骏、陈霄翾、戴建勇、杜艳芳、和威、黄东黎、李方舟、李俊、李馨曌、木格、宁凯、欧阳富、曲艺、申佩玉、史民峰、孙略、孙骁、唐晶、文闵、薛源、颜子丑、俞西奇、张晨、张旺、周一辰、朱津京。

L1150791

摄影这种载体,总是无法不让人陷入自相矛盾的尴尬境地。
每个摄影师都割取着真实世界的一瞬间,可是谁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照片比任何一个人的真实。创作者的眼睛具有欺骗性么?再加上观者的眼睛,又如何?偏偏,这届三影堂作品展的主题叫做“实相”。 这才有趣得紧呢!
我们先来看看本届三影堂摄影奖得主李俊的作品:

手表、菜刀、灯线、剪刀、木菜板、锅铲、啤酒瓶、碗筷、遥控板、药丸、相框、圣经……这些司空见惯的器物,在李俊的作品中,我们全都看不到,却又因为它们的补集——灰尘的存在,似乎又另它们历历在目了起来。

生活经历给了我们一个自动脑补的过程,一样东西从生活中抹去了,人们对它的存在有着更为强烈的感知。听过一个关于斋月的趣事,每天,斋戒的穆斯林们从日出到日落不进食、不喝水、不吸烟等,日落祷告后,则可以开斋进食。祷告后,一时间众人吸烟、挠痒,急不可耐。于是乎有人点破,所谓禁欲,其实是让人更加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欲望。

李俊 LI JUN

作者李俊说,这组作品也隐喻了当代中国的消费。他在自家封闭的室内精心安排策划,过程像一种行为艺术与装置艺术的结合——其过程也自动脑补在观者面前。

评委会之所以选李俊作品,是由于片子整体的一致性,且不影响单张的强大。艺术家深受意大利静物画家乔治·莫兰迪的影响,其作品色调微妙,构图简约,让人看到,局促一室之内,拈取寻常日用之物,也可创作出有趣的影像。

灰尘的痕迹,这一题材直切摄影的根本——时间的流逝与变化是必然发生的。评委会感到,在这组作品中,清晰的不是创作的念头,而是其执行。这一系列作品传承了福克斯·塔尔伯特等重要先驱的脉络,同时,纳入手机之类的物品,又使作品与当下有了关联。

《文周》×策展人毛卫东

《文周》:这次展览名叫《实相》,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名字是根据本次入选作品的内容最终确定下来的,那么它为什么叫做《实相》?
毛卫东:其实每一个主题可能会有很多解释的方式。今年入选的作品很年轻,并且折射出了年轻人对世界的看法。我们可能会去想,他们眼里的世界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对很多人来说,摄影就应该是写实的,对客观世界的完全重现,但是今年很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更有个人的东西在里面,这个其实是一种内心的东西。

L1150774

《文周》:这次作品的跟往年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
毛卫东:今年我们人比较多,往年最多的一次27个人,今年是5届中最多的一次,从504名参选人中选出28名,作品体量也比较大,布展的时候我们也做了取舍。此外,今年一个突出的感受就是整体水准和完成度越来越强。

《文周》:这次评选有没有所谓的“标准”?
毛卫东:三影堂摄影奖每年的评委都在变,除了荣荣是这里的代表,其他的评委基本没有超过两届。其实摄影很难说用一个绝对的标准去界定,这个是好的,那个是不好的。评委有他自己的文化背景和视觉经验,他会有不同的选择,以此去体现一个多样性。
入选的作品,更多地我们是从一个分类里选出更出色的作品。摄影有一种自己的语言,对于摄影师来说,这种语言运用得是否到位,是不是有直接的表述,这些都是供参考的元素。
这种表述不一定是显性的,不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来,但里面一定有他想要说的东西,这种东西你表达得好不好,其实就像你文章写得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
或者,可能表达得不到位,但是方法或者方向是正确的。有很多选手很年轻,不能要求他现在就已经到了一个大师的水准,非常到位。

资生堂年度女性摄影师奖(杜艳芳作品)

《文周》:评委怎么看这次两组获奖作品?
毛卫东:就我个人来讲,获奖者李俊的作品信息量是蛮大的,看上去很简单,但是他的作品其实是还原到了摄影本体。不单单是技术,更多的是摄影观念上的东西。
杜艳芳的作品,她更多的在于再现一种记忆。摄影很大程度上是与记忆相关的,拍下来那一刻它就成为记忆了。在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上学的地方。加上她运用的一些手法,一些绘画和自己的照片,叠加在里面,可以说是营造了一种记忆的世界。

《文周》:我们看到一些入选作品不只是用到了摄影的手法?比如杜艳芳的作品。
毛卫东:在照片上作画这种手法已经很久就有了,包括这次入选摄影展的李方舟,他用了“刮”的方式进行再度创作。
可以说它的根源很深,只是我们可能以前不太见到这种做法。对我们来说,她的特别在于一种方式,把自己的照片和记忆、现实结合得非常紧,把很多潜意识或者说意识底层的东西再现了出来。配李方舟作品

李方舟 LI FANZHOU

《文周》:女性摄影奖是强调女性摄影师还是女性视角?
毛卫东:主要是强调女性摄影师,怎么更好地利用这种媒介去表达自己。可能对主题并没有这样的界定,如果是女性话语的话,颜子丑的女性视角比杜艳芳体现得更强烈一些。

颜子丑YAN ZICHOU

《文周》:我们了解到三影堂摄影奖是没有门槛的?
毛卫东:对,谁都可以参加。对于摄影师来说,重要的是加入一个很好的展示和展现的平台。从策展的角度来说,也是保持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在展览上的水准和品质的一个重要环节。

《文周》:这也是三影堂举办摄影展的初衷么?
毛卫东:对,获奖只是一种鼓励,参展本身对很多人来说是更重要的机会。我们从2007年开始筹备,2008年开始做了一次年轻人的展览,叫做《外象:三影堂青年摄影艺术家联展》,这也是三影堂摄影奖的筹备展。
当时做这个展也是觉得,做严肃创作的这一批年轻人,在中国是没有平台的。参加国外的展,可能没有机会,毕竟中外之间有着比较大的文化差异;机缘的获得也很难,国外的策展人很难一下就看中你的作品;而且国外选作品并不是通过媒体,而是有更专业的选择渠道。
所以对我们来说,三影堂摄影奖这个平台就很重要,让年轻人能够有加入的机会。

不光是年轻人,我们后来发现“青年”很难界定,你说40多岁算不算青年?所以我们后来就叫三影堂摄影奖。而且投稿的人年龄差异也很大,我们去年投稿的人,年龄最小的十六岁,年长的到五六十岁——最终我们还是看作品来说话,比如作品反映的心态比较年轻。

VN:F [1.9.22_1171]
1 票
实相·2013年度第五届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