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朗xxx

200543.98349861

徐志摩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这话的时候自己还尚小,不懂得于万千人之中遇到世上的另一个自己,原来是一件那么难的事。

电影《征婚启事》中,奶茶出演杜家珍,爱上一个有了家室的男人,爱到情深意切之时,男人远去再未现音讯,家珍随即辞掉自己药剂师的工作,开始了她的征婚,她只是说,“我想要一个新的开始”。

“生无悔,死无惧,不需经济基础,对离异无挫折感,愿先友后婚,非介绍所,无诚勿扰。——吴小姐”。杜家珍开始选择化名吴小姐,对此我想,或许这并不是家珍真的想要断开过去,与过往柔情做出深切彻底的决断才换名征婚。家珍在说谎,她欺骗所有男人她的姓名,这些都不算什么,她所想的或许正如她在电影最后部分的独白一样。

“我都约在那家餐厅,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我会根据每天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对象,选择不同的位子。但是不管我坐在哪里,我都可以感觉很安全。我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把自己藏起来,我唯一害怕的是,如果有一天你突然走进来,我要怎么办?要怎么办?是继续心怀‘如果你突然走进来’的侥幸,还是‘把频率放宽一点’,接收任何一个主动示好的人?”

我想,只是她害怕孤独,只是她还想再次遇见他,只是她还心存侥幸,还想着坐在曾经的地方,一点一滴地回忆曾经的往事。她以征婚的名义,开始只是想着以一种报复的心态来回击他。她从没想过,他再也回不来了。

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是家珍征婚结束的时候。家珍一如既往地给他的电话留言,从征婚一开始。那些留言仿佛是女人对男人最深情的独白,有很多时候,我想起了《重庆森里》里的王菲,她在那个男人的家里一个人说话,她爱他,但是她不能看见他。这种把爱情寄托在一个个物件之上,就像是一场独角戏,凄婉也迷茫。家珍日复一日的絮絮叨叨,日复一日的恳求电话那端的男人拿起电话跟自己问好,或许只是嘘寒问暖,或许这一切只是她征婚唯一想要的结果吧?

2

最后那次,电话意外的接通,却是男人的老婆,“他死了,在东南亚,飞机失事,你不要再打来了。”那个女人说得很冷静,她说男人爱家珍,还说自己一开始就在窥听她的留言,她只是想看着家珍痛苦,后来,她开始觉得家珍对于男人感情的付出比起自己更加的深厚,她曾经忍住无数次想接起电话骂家珍,却最后因为感动而说出这些话,她说,你不要再打来了。家珍那次很沉默,像是解开了所有之前的心结,是不是所有的深爱都要以死句读?人们说只有经历最深刻的苦难,才能懂得真情可贵。

女人之间达成的理解,你不要再打来就是让你好好开始新生活。正如家珍一开始所说的,“我想要一个新的开始”。家珍最后和一个征婚的对象开始了尝试的爱情,她说,她因为他的笑容才认定了他,不是因为他的坦诚他的真挚,因为他那尴尬的奇怪的笑容,我想,或许这正是家珍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时的笑容吧?

有人曾经和我说,在爱情里,尤其是女人,这辈子只会爱上同一个人,爱上同一双眼睛,爱上同一个笑容。

突然想起杜家珍在片尾这样解释自己换了名字的事情,她说:“有的时候,谎言说多了,自己都觉得那是真的。”我想,她错了,谎言终究是谎言,骗不了人的,归根结底,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她以为自己这样可以断绝,却发现真正给自己断绝的是那个女人一句,“他死了。”这么简单的话。我想,之前所有遇见的征婚对象,对于家珍而言都不存在所谓感情上的成长吧,只有这一次,如同那个心理医师所说:“人这一辈子,如果都很平顺,哪来的成长呢?”是啊,这个坎之后,杜家珍,最后才开始不在孤单的夜里,一个人拿着电话答录机哭诉,像个怨妇。女人,其实可以活得更好一点。

我记得电影中最感动的地方是杜家珍跟那个有奇怪笑容的男人做爱之后的哭诉,她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死了。她开始拿起电话留言,她想起了他们之前也有过孩子,她想把孩子生下来,那是她第一次躺在惨白的手术台上,她在极端的痛楚里打掉了孩子。她委屈,难过,像个孩子一样蜷缩起来。

这场征婚或许只是为了填补寂寞,填补空虚。遇见爱情真的太过艰难,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运气。杜家珍终于有了那么一丁点运气,遇见了一个拥有奇怪笑容的男人,她也终于有了一丝勇气,不再诉说、迷失、茫然、对峙、逃避、隐藏,终于打开了自己紧闭的门。

1

这个故事一直没有结束,我不敢肯定家珍跟这个男人是不是会有结果,或者真的彻底忘掉过去,但我至少可以肯定,她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爱”是一种本能,它是性,“情”是“心”与“青”,“青”是什么?绿色,绿色代表一种生命或者再生,所以“情”其实是一种循环与延续,它不是一霎那就烧掉的灰烬,它包含了很多关心,体谅,责任。爱当然也包含性,但性,它是生物的,直接的,动物的。相比较,“情”需要更多的承担,更多的体贴。

黑格尔说过,“爱情在女子身上显得最美,因为女子把全部精神生活和现实生活都推广为爱情,她只有在爱情里才找到生命的支持力。如果她在爱情方面遭遇不幸,她就会像一道火焰被一阵风吹熄灭。”这一切多么相似,就像奶茶与陈升,就像《后来》里唱的,“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永远不会再重来。”

我多想以那个死去男人的名义给杜家珍写一封信:
“我依旧微笑地活在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我爱你,这是一件多么有力量的事情。有没有人告诉你,如果你知道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活得比任何一个时候要好,比我好,比以前的你要好,那样,就算我在一个看不到你的地方,也心安了。你一定会走出来,无论多久的挣扎。你生无悔,我死无惧。”

VN:F [1.9.22_1171]
4 票
旧事云烟已去 -《征婚启事》 , 5.0 out of 5 based on 4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