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小粉 文/B612

香料是一支在电子风暴呼啸席卷桃花岛时,由一只螃蟹孕育的乐队。在听他们的音乐以前,你需要注意,他们的音乐可能会用一种不怎么友善的方式毁坏你的耳膜。他们的乐队成员来自世界的各个角落,从孟菲斯到杭州到伦敦,而他们的音乐风格的影响大概来自于外太空。如果说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的音乐风格可以被称为后后摇滚和后后后朋杂糅的电子风。首张EP《非常常见》近日由乐队独立发行

非常常见_副本

“香料始终在变,这也正符合他们的风格,幻化为鲲,随即为鹏。”
的确,很难简单地界定这是个什么样的乐队,不太固定的班底,瞬息万变的风格,尽管其实已经存在不短的时间,但极少正式出现在大家的视野。直到2013年3月底,一张名为Extraordinarily Ordinary的EP横空出世——或者其实应该是,低调面世。

香料大约诞生在两三年前。最初的香料只有陈陈陈一个人,窝在布置简陋设备牛逼的工作室里,时不时呼朋唤友,即兴来上几段,粗糙,只有大体走向,用iphone录下来,等人散安静后再慢慢完善。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陈陈陈是个严谨的人,他做音乐像是推导公式或是编排应用题,各种假设各种演算。据说有段时间他迷trip-hop,就总结出一套类似“教你三分钟写出吹泡泡”的法则,主要是在节奏上,还当真挺有效。又有段时间他竭力推崇数学摇滚,会用很激动的语气描述几种乐器在一首歌的几个特定时间点节奏重合的妙处,在紧接着的小型演出中,他就做了那么一首结构复杂的歌。他不像大多数音乐人那样感性地用生命做音乐,他对音乐的热情应该是来自音乐中一切能够化作数据的理性成分。
自娱自乐的同时,陈陈陈一直在寻找合意的伙伴。从2012年3月到9月,短短半年时间,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频繁更换成员之后,乐队终于正式成型:鼓手小飞,贝斯Eli,吉他Henry,打击乐手王清,陈陈陈则主要负责合成器和人声的部分。并把音乐风格定为语焉不详的“普通摇滚”。

从定义风格的“普通”二字,到专辑名称“非常常见”,心机十足,用心良苦。专辑文案已经言简意赅地把自己概括完整了:“‘非常常见’是一句常常被使用但是逻辑上有一些奥妙的概念,到底是非常还是常呢?”“力图营造一种不易被归类的音乐气息”。

专辑共四首曲子。我所能形容的是,这张专辑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一首比一首更精密。

毫无疑问,《非常常见》是张有趣的专辑,乐曲的结构和编排非常精巧细腻,没有粗线条的大起大落,也没有寡淡的平铺直叙,几乎所有曲目的编配都致密到几近偏执,原声乐器、类比乐器与数字乐器的混用,从高档合成器到被乐手们昵称为小黄的KORG KAOSSILATOR和IPAD这样的平易数字音源。对数字音效的使用可以说是泛有余而滥不足,这也许和陈陈陈在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开放媒体艺术工作室负责人,著名声音艺术家姚大钧课程里的演练和耳濡目染有关。这似乎是一张刻意取消趣味的专辑,整体听感有些冷,不是氛围上的极易察觉的冷冰冰,而是一种似乎跟听者,甚至跟创作者自己保持微妙距离的态度(连自赏派都谈不上),你不会融入它,它也不想被融入。就像香料自己说的,为日常生活增添新的乐趣但不去恶意替代生活。

听惯了各种带有个人经验的音乐,这种不夹杂任何情绪的精密带来的正是一种非常规的日常体验,既有KRAFTWERK式的刻板冰冷又带着后摇们甜腻的吉他分解和延迟效果的回荡,当合成器侵略性的桥段进入时让人感觉到一种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被侵犯感,随即又被甜美的键琴类音色塑造的氛围接替,百爪挠心百味交织百转千折百花齐放,是一种复杂性混成的整体有机感给人的美学感受。

这种既总体又繁杂,既精巧又粗暴,既甜美又冰冷,既小清新又重口味的难以定义的风格也许正是乐队所用心经营所要打造的。
香料正是用这种难以名状的五味杂陈的音景定义着自己的名号。

VN:F [1.9.22_1171]
2 票
幻化为鲲,随即为鹏 -香料乐队《非常常见》,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