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牛苏放 图片由乌镇景区提供

DSC_0299

“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带走,离开这个破地方,离开这个破日子!”
这是《暗恋桃花源》中袁老板对春花说的话,也是我现在想对你说的话。
我曾对“乌镇,来了就不曾离开”这句话嗤之以鼻,但现在,我真想带你回到那像梦境一般的生活里,在日出的昏黄里看看这个小镇初醒时的样子,在通透的日光下体验古镇中别样的西方嘉年华,在傍晚的青石板路上跟戏剧大师撞个满怀。

丁乃竺说,“我很期待这次的乌镇戏剧节,希望它以后会成为中国的爱丁堡戏剧节,我觉得乌镇有这个潜力可以成就这个品牌。 因为国际上能把一个地方与戏剧相结合的并不多,爱丁堡可以称的上地方和戏剧结合完美的典范,戏剧节已经成为这个地方的灵魂。”

从此,在世界的东方,中国南方的一个古镇中,有一种源自古希腊歌颂酒神的古老艺术——戏剧,来了就不曾离开。

古镇与嘉年华
一半是河水 一半是火焰

公元前七世纪,在古希腊的酒神节上,人们祭拜酒神狄俄尼索斯,吟唱“酒神赞歌”,在“羊人舞”的游行长队中一呼一应的对白成了戏剧的雏形,纵情的嘉年华狂欢也由此而来。

DSC_0370

乌镇一路走来,春秋的水,隋唐的镇,明清的建筑,现代的人,古朴与清雅已经在每一丝细雨、每一滴河水的累加中沁透到骨里。古镇与嘉年华好像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世界,而在这次的乌镇戏剧节,他们就要相遇了。我仿佛能看到,清晨西栅的水面泛起薄雾,一队人身穿白衣,吹拉弹唱,在异域风情的旋律中依稀听得见祭祀酒神的古希腊唱词,乌镇就这样被叫醒了。

日月剧场与水剧场是两个露天演出场所。它们是本次戏剧节“古镇嘉年华”的主要阵地,会有超过120组艺术团体在这里进行各式各样的互动表演,你能想象在乌镇可以随处可见小丑和踩着高跷的小精灵吗?

特色剧场•日月剧场
初次看到日月剧场的露天电影院,让我想到了《天堂电影院》里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那个小镇的放映墙,仿佛能看到电影放映机里的光照到墙面上的故事,想着这面灰白的墙上的那扇小窗里也许也有一个姑娘,被站在楼下的小伙子苦苦等待。重新修建的日月剧场将可以容纳800人同时观戏,各式各样的灯光设计也会让这里更具舞台效果。

特色剧场•水剧场
水剧场是一个能同时容纳2500位观众的花园式露天剧场,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桥一凳,无需表演,本身就是一出戏剧。一座断桥侧卧在水面上,看得到却走不到的感觉倒像是人生中很多命定的遗憾,无论什么样的剧种在这里上演这种若有若无的残缺美都会是最好的舞台设计。

水剧场

剧场中的双胞胎
借我一个粮仓还你一出戏剧

青年竞演单元以“映”为主题,按照比赛章程,入围作品在上演时必须使用规定的手电筒、旧式收音机、水盆等,观众可以在一个用粮仓改建的剧场中免费欣赏这些各有创意的“半命题作文”。这次戏剧节特设最佳戏剧奖和最佳个人表现奖,鼓励青年戏剧人他们坚持原创作品、提升专业素养,让他们和原创戏剧作品通过乌镇戏剧节的舞台被世界认识和了解。

蚌湾剧场和秀水廊剧园同在一个院中相对而坐,因此成为双胞胎剧场。一边是尤金诺・芭芭的《鲸鱼骨海内》,一边是青年竞演主场,这里绝对是你偶遇大师、结交文艺青年的首选之地。

特色剧场•蚌湾剧场
这是一个用古旧的粮仓改建而成的小型剧场,采用传统舞台和观众席设计风格,一次只可容纳200人左右观看演出。戏剧节期间,这里将成为青年竞演的舞台,12组青年竞演剧目将分别在此进行公演。乌镇的粮仓加上手电、旧式收音机和水盆,在戏剧青年的手中会有什么新鲜味道呢?

特色剧场•秀水廊剧园
这个老剧场有100多年历史,重新改建后分为上、下层,可容纳150-200个人同时观演。剧园独特的环绕式舞台设计可使表演者方便的与观众互动,非常适合实验性话剧、现代舞、画展的展演。戏剧节期间,欧洲戏剧大师尤金诺・芭芭编剧和导演的《鲸鱼骨骸内》将在这里边喝红酒边上演。

这一切都很奇妙
《文周》× 丁乃竺

丁乃竺

在专访中,丁乃竺经常会用到“很奇妙”这三个字。大城市的戏剧来到了水乡小镇,欧洲的嘉年华配上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远道而来的大师跟你聊聊戏剧看看美景,这“奇妙”自然不言而喻。

她是他的奇女子

29年前,他导演,她表演,一个地下车库就是他们理想的办公室。
29年间,他创意,她制作,一个个戏剧作品呱呱坠地,落地有声。
29年后,他提议,她实施,一次前所未有的中国式“阿维尼翁”指日可待。
《暗恋桃花源》首演,她顶着浓妆走出后台处理票务问题;乌镇戏剧节首办,她来到水乡从容不迫的面对媒体。
她,就是丁乃竺,赖声川导演的夫人,《暗恋桃花源》永远的云之凡,表演工作坊的创始人,乌镇戏剧节的总策划。

初次见丁乃竺,我立刻想到了乌镇的杭菊花茶,香而不刺的气息,娇而不艳的色泽,微苦而甜的口感。不禁赞叹,这样的女子真是太棒了!无论在喧闹的城市,还是在幽静的水乡,她都是美的。我不知道她在人后对她的丈夫有何昵称,只知道她在人前称赖声川为赖老师,但仅从她的认真的工作状态就绝对能看出,她一定深爱她的丈夫,并以热爱工作的方式爱着他。

《如梦》的梦里梦外

《文周》:为什么这次要选择《如梦之梦》来参加乌镇戏剧节?或者说这是一种双向选择吧?
丁乃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剧场观戏经验,那这个戏本身就有很多亮点,制作它就很困难,任何一个制作人要把这个戏制作完成都不容易,因为要把这真么大的一台戏拉在一起真的有很多挑战。有几个原因,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他(赖声川)觉得,乌镇就是很梦幻的,整个乌镇就给你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那《如梦之梦》看完之后也是如梦的感觉,两个梦在一起就会有一种奇迹的效果。正好这个戏也刚刚在北京演完,接着就可以在乌镇演,否则这个戏制作太困难,真的不知道再重新制作一次会到什么时候。

《如梦之梦》剧照

《文周》:赖声川这八小时的梦有什么魅力能让追求快节奏的现代人坐下来享受这八小时的梦境呢?
丁乃竺:我想这个戏它是真的很特别。第一,赖老师在创作的时候就已经打破人们过去看戏的经验,因为你的观众是坐在中间的。它有两个主要的看台,一个我们叫做莲花池,它设置在舞台的正中央,是一个360度旋转的舞台。整个戏是环绕着进行,四面舞台,观众随着舞台的灯光旋转。另外一个叫看台,我们把原来前排的观众席去除,把座位架高,这样莲花池中的观众也成了看台观众视觉中的一部分。
有一位14岁的观众写的一个观后感让我看过之后都很感动,他说这八小时胜让我读十年书。我觉得让一个14岁的孩子在剧场里看八个小时的戏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戏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从一个人讲到另一个人,从这个故事讲到另一个故事,让你不会觉得时间很长。

《文周》:起初大家对选择李宇春演《如梦之梦》有很大争议,北京的演出落幕后观众似乎也认可了李宇春的表演,您和赖老师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李宇春呢?
丁乃竺:当时有制作人推荐李宇春的时候赖老师说要先看一看,春春来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很好,很纯粹,很适合演这个医生。戏里,她是一个念书念得很好,路途很顺的医生。演出完毕,有的人认为很惊喜,甚至惊讶,因为你知道演好舞台剧真的很不容易,而且是《如梦之梦》这样一个舞台剧,演员跟观众近在咫尺。

古戏台与现代戏的思路

《文周》:有多年的制作经验,想必您对剧场的要求非常高吧,这次乌镇戏剧节您个人最喜欢哪个剧场?
丁乃竺:我觉得每一个都很特别,而且这些本身就很符合做剧场的要求。其实对剧场人来说任何空间都可以改造成为剧场。这一次我觉得乌镇的大剧场是十分难得的,而且它的造型可以跟整个古镇非常融合。国乐的古剧场也很特别,进去看到它的时候我就在想,古代的人就在这上面唱戏呀,现在把它整个盖起来,加上棚顶,以防观众在看戏的时候下雨。我完全能够想象到外国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也会感慨他们正在一个古戏台里看演出。
我们其实有这样一个想法,我们不只希望把外国的戏剧带到中国让国内的人了解到,我们也希望让国外的人了解中国有这样一个古镇,加入了戏剧这样一种元素之后它会开出一朵什么样子的花。让他们看到这些古建筑,也看到一个新的方向。
我真的很期待有一天可以像亚维农(阿维尼翁戏剧节),像爱丁堡那样,它会成为一个世界关注的戏剧节。

欧丁

欧丁,剧场人的导师

《文周》:欧丁剧团是怎么样的一个剧团,这一次他们的首秀为什么会选择乌镇戏剧节?
丁乃竺:欧丁剧团在国际上真是非常了不起的剧团,它自身就是一种独特的表演学派,这次他们带来的作品也非常特别,所有的观众全部坐在长桌上面,这个长桌像是一个餐桌一样,有橄榄有喝的红酒,演员就在这个长桌中间走到上面表演。50张票是坐着的,48张票是站着的,而且还是跟他协商很久最后他才同意的。欧丁从来也没有到过中国,当时我们在邀请他的时候他也觉得我们这个想法很好,觉得如果能到乌镇来演出会很有意思。我们很希望把他的创作方式可以介绍给国内,特别是在小剧场方面,他们可以称得上是我们心目中的大师了。

购票方式:
乌镇旅游预订网:http://www.ewuzhen.com
大麦网:http://www.damai.cn

VN:F [1.9.22_1171]
1 票
如幻 如戏 来乌镇做一场梦 (Ⅱ) ,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

b28ej8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