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8日-2月3日∣蜂巢剧场∣导演:孟京辉
主演:张弌铖、刘慧、孔雁、杨佐夫
朝海专栏
偏执的无神有鬼论者,因为信仰文字与音符的倾诉力量而投身到孜孜不倦地创作中去。崇尚金属精神的不靠谱女主唱,要写遍人性丑恶也要乐观犯二的拖稿小说作者,无可救药的古典文学痴迷幻想家。新浪微博:@朝了个海的猫

孟京辉一直是个极有张力的导演。他可算是京城小剧场圈儿里,最算得上标杆儿的,也是资源最丰富的那么几个导演,之一。我生的晚,孟京辉最出类拔萃的岁月我还是个扎着马尾巴跳皮筋儿的怂孩子,不知话剧为何物,而如今长大后,那几部再也还原不了的牛逼戏,也只得搜搜视频,从模糊的影像与收音极差的音效中解一解饥渴。

枪谎言和玫瑰1

搜他的老戏看当然是在看过近年的戏之后的事儿了。严格地说,孟京辉的戏启蒙了我对于戏剧的认知。他的牛逼在于永不枯竭的童心。无论是拧巴的叛逆的倔强的,还是源源不断的充满好奇的勇于探寻的——即便是自负的得瑟的充满攻击的,孟京辉总能够给人永远不会老去的错觉。

而就在孟京辉的名气越来越大,他的戏都被打上了所谓“先锋”和“品质保证”的标签,越来越多的新观众循着时尚的味道走进他的剧场时,许多旧时的孟戏迷却开始摇头。他们坐在沸天满盈的“蜂巢热”的底下冷冷笑着,彼此默契地点头示意:“廉颇老矣。”各家自有各家言,孰是孰非不可一概而论。而我本人,也渐渐从最初学生式的狂热崇拜中冷静下来。孟京辉的作品近两年仿佛确实有些叫座不叫好,一年几部新剧下来,演员的脸孔还未记住,便又换了一批人马。在人们逐渐不耐烦的抱怨中,终于有一部戏被推上了高塔。老戏迷们口口相传,发着微博推荐,去看那部《枪、谎言和玫瑰》吧,老孟回来了。

这部戏讲述了一个不想自杀的“自杀者”的故事。波波是个无业游民,妻子玛利亚和岳母总骂他是吃干饭的小白脸。波波是个自尊心很强的无业游民,当他发现就连一只蚊子也试图侮辱他时,便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而这个念头尚未真正成型,便被人暗示撩拨以至于越滚越大,飚出了他的喉咙砸向了人们。人们都疯了,他们看到了商机看到了好处,他们争夺他们勾心斗角,可没有人在乎波波的死亡是否真正具有价值。就在这念头越滚越大的荆棘路上,波波本人的个人意识,也在不停地自我斗争和自我反省中渐渐觉醒。

枪谎言和玫瑰3

这是个简单而极富冲击力的故事。戏剧冲突密集而且错落有致,剧情完整而环环相扣,而迫人心弦的,是它所传达的张力给人带来了心灵上的直接创伤。为什么活着?这已经不再是人们思考的流行问题,故事抛给我们一个更令人恐惧的百思不得其解的玄而又玄的领域。在波波一次又一次自我否定的独白中,有一段独白极其凌厉地划在我心上。“人死了有什么?”或许每个孩子都曾有这样的梦靥,午夜的时候黑暗里动一动念头,就恐惧地无法入睡。人死了有什么?我们知道活着的时候会痛苦,能思想,爱肉体,怕欲望,有恼人的岳母和庸俗肤浅的妻子。而这一切都将停留在死亡的那一瞬间里。枪响后的世界,没有活人知道。因此人们常常是相信有鬼的,这样肉体不会像被子弹击穿的笼子一样空无一物。剧作者在此时向观众传达的力量,是神秘而莫可名状的,像流水不可阻挡,像落叶无法挽留。我坐在观众席里,看着演员因恐惧而微微发抖的双手,莫名感到了寒意。在这段独白中,孟京辉处理得很好。他将场地化为两半,左半为生,右半即死,更通过声音的爆发与消亡来表现生命的鲜活和死腐,直接而简洁,迫人的张力直达剧场最后一排,观众席里悄然无声。男主角的表现也极好,肢体语言行云流水,角色转化跳跃自然,实在整场戏最让人拍案叫绝的一部分。

最绝妙的是舞美。张武的才华在一部又一部的孟戏中挥洒得畅快无比,连孟京辉自己也笑:“全京城恐怕没有一个剧场敢这样让他‘造’!”舞台被设计成一个由废品堆积成的房间,是波波和玛利亚的家。演员在台上踢打摔砍,用噪音去嘲笑观众席里空虚的笑脸,用飞溅的血浆去玷污人们伪善的面具。他们的狂躁营造出一个与现实截然不同的世界,破烂的家具和光秃秃的墙壁,破了洞的纸箱和扭曲的钢管,这最后倒塌的废墟和整个故事的线索连成一体,相互呼应,浑然天成。

枪谎言和玫瑰5

这样好的故事和舞美,巧妙的导演手法,本该是个赞透了的好戏,却处处又透着一股子油腔滑调。曾经孟戏的群演是最让人期待的部分之一,无论是恋爱的犀牛还是思凡,群演处处都透着灵气和天才,演员们的各尽其责各展其才引起阵阵掌声。而现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一波又一波莫名其妙的集体高呼,一支接一支滥俗的网络段子,时不时爆出的当红网络脏话。而看台上几个参与群演的演员,竟如同电视剧中的群众演员。真想抓过他们问一问,那声刺耳的尖叫可有原因?那个提裙子的小动作可有意义?你的表演是牵强还是戏剧冲突牵引?唉,低头看看戏票上赫然印着的“喜剧”两个方正大字,再去听听那些漂浮在剧场上空的空虚笑声,也忍不住学人家低低一声叹息。一个个儿地站在台上,目光游移表情僵硬,嘴里说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早没味儿了的台词,硬逼着自己欢呼雀跃和大惊失色。

在所有大长腿中,演波波妻子玛利亚的那个演员的表演最能打在我心坎儿上。这位女演员对自己角色的掌控能力不凡,每一个反应都有迹可循,自然流畅,从她眼神中流露出的感情真实可信。她不用拔高的音调宣示她的绝望,反而面色坦然,只从肢体间表现一股淡淡腐烂气息,让你仿佛真的可以看到那个恨铁不成钢又深爱丈夫的绝望的平凡妻子,在努力生活和麻痹自己。这种真诚的表演很能打动我,在她失去波波和得到名牌帽子后爆发出的那句“为什么不能把两个都给我”,在我看来,确实很顺理成章又催人泪下。

《枪、谎言和玫瑰》的确让我又重新窥到了那个无法重复的牛逼年代的一角,看了戏出门, 也能背负了一书包的想法和见识。也好,也不坏。而这些年来,即便是面对质疑,孟京辉的回应也向来是底气十足,也许就是这么一股子执拗劲儿,才成就了他的张力和影响力。话又说回来,抛开各方对孟戏评价的起起落落,这么多年的演后谈中,孟京辉的表现也从未俗过啊。

VN:F [1.9.22_1171]
1 票
耽于怀念,甚于看见 -《枪、谎言、玫瑰》 ,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