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曹真
初春到来之前,远足的心开始蠢蠢欲动,哪管季节变换只是借给自己的一个理由。散布在各个城市的繁华浮影,像一幅世界地图,慢慢展开,第一步你将踏上何处?

蛇年第一季的特别策划,最中意香港,算是回顾也有期待。人们喜欢用“繁华”这个词描绘诞生于香港的那些影像,这个港湾里有着离我们最近却自成体系的电影工业,且来聆听讲故事的人与香港电影之间的万千风情。


香港电影发展历程

文/张多多

19世纪后期—20世纪初

香港与电影之间的联系早在1896年初路易•卢米埃尔的助手将《火车到站》、《卢米埃尔工厂的大门》等世界上最早的影片带入了香港。比1895年年底在巴黎公映的时间,也不过晚了几个月而已。于是自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的香港,从放映较短的纪录片慢慢过渡到了公映完整故事片。到20世纪初的香港,已有不少电影院纷纷开办了起来。这段时期,被称为香港电影事业的第一个高峰年代。而若要探究起香港电影的正式萌芽,一定得说到1913年由香港华美影片公司制作,黎民伟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香港电影《庄子试妻》。

庄子试妻

20世纪30年代—40年代初

当时的香港电影多为默片,直到1933年黎北海导演的局部有声片《良心》以及由邵醉翁主持天一公司出品的《白金龙》问世后,在香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更加促使了粤语电影的进步与兴起。于是进入1935年的香港,已经摆脱了默片与有声片共存的时期,正式步入了有声时代。

香港电影的成长阶段并非一帆风顺。1935年后,上海左翼电影在上海沦陷后南下香港,使之出现了不少抗日爱国的国语电影,还使得香港出现了国语片与粤语片并存的局面。那段时期,香港电影的产片量几乎是呈每年递增的状态的。直至进入了20世纪40年代初期,受到战争的影响,从最开始产片量的下降,严重到后期的四年停产,香港电影渐渐走向了衰落。

40年代中期—60年代中期

1945年至1949年,香港电影曾有过一段缓冲的复苏期。期间的第一部彩色粤语片《蝴蝶夫人》以及第一部彩色的国语片《锦绣天堂》,都是极其具有历史性的作品。

1949年后的香港电影,尤其是4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的时段,可谓是粤语片的盛产期。无论是戏曲片、文艺片、喜剧片,还是武侠片,香港电影在沉溺了几年之后,逐步蓬勃兴起。虽然有国语片的对立,但是此时香港带着自身特有的粤语电影,正在积蓄力量,等待崛起。

70年代

说到接下来70年代的香港电影,不得不提及李小龙。无论是《唐山大兄》、《精武门》,还是《猛龙过江》,都成为了动作片的经典,人们都目睹了70年代初李小龙开创的电影神话,这使香港电影在国际影坛名声大噪。虽在1973年李小龙的突然逝世,曾一度给香港电影,尤其是功夫片带来了重创,但同年最卖座的电影《七十二家房客》,却使得香港电影的创作类型有了新的发展方向。之后的香港喜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如《醉拳》等影片开创的功夫喜剧,也使之成为70年代香港电影里最具代表的类型。无论是充满着港味市井气息的嬉笑怒骂,还是简单故事里永远充满着大力量的诙谐小角色,还是告别了传统英雄模式,以更亲和的喜剧精神来靠近观众的功夫明星,都构成了那个时期的港片里最值得回味的点滴。

随后1979年香港电影新浪潮的开始,某一程度上使得之后的香港电影流露出了更加本真的地域情怀。香港电影新浪潮中,徐克、许鞍华、严浩、章国明、谭家明等导演的出现,使之比起之前模式化传统类型的香港电影,变得更具有个人敏锐感官与本土情怀。而如今我们常常谈起的港片港味,也正是在新浪潮时期所积淀产生的电影风貌。导演手中握有的社会情愫的关怀,表露了个人本地情怀的投射,充满着力量与朝气。与香港电影里大多的商业标榜不同,新浪潮电影低廉的制作成本与非商业的营运模式,虽然叫好不叫座,可却记录了香港青年电影人的赤忱之心。
警察故事

80年代

与70年代末新浪潮形成鲜明对比的80年代的香港电影,却一味迎合观众,盲目以搞笑和武打动作来讨巧市场,以及明星包装的大量堆砌,使得这一时期的优秀电影与粗糙不诚意之作对半平分。但如《英雄本色》、《警察故事》等充满着英雄情怀的电影之作,仍然成为观众心中的经典。可也正是当时过度浮躁的局面,某些层面也导致了80年代后期香港电影质量有所下降。但单以票房来看,80年代的香港电影还是有不错的收成。

90年代

《旺角卡门》、《胭脂扣》、《甜蜜蜜》、《小男人周记》、《古惑仔》等等在90年代诞生的港片,很多都成为了我们至今都难以忘怀的经典。虽然武侠动作片、黑帮片热潮一阵,可也没有逃脱没落之路。尤其中期受到了西方电影的强势围攻与盗版碟的泛滥猖獗,港片曾经历过一段艰难的时期。但香港电影也越来越受到了国际的认可。从国际影展中获奖,再到演员周润发、成龙、李连杰等与导演吴宇森、唐季礼等外流到国际的发展,香港代表着甚至带领着亚洲的电影迈向了国际。除去香港电影日渐的国际化,90年代出现的新喜剧后现代文化代表周星驰,更是成为了不得不提及的一道风景。而这一时期的香港电影也呈现出一种新的格局,更具有自身的代表性与标志性。

无间道

21世纪

踏入新纪元的香港电影,虽然有《无间道》等口碑票房双赢的影片出现,但常有人称现在香港电影的港味越来越淡,纯港片也越来越少见了。当合拍片已占据了相当的空间,曾经为之称赞的香港本地情怀也就变得更为单薄了。无论是内地电影巨大市场的吸引,还是台湾电影制作质量的提高,都使得香港电影市场面对着越来越激烈竞争。过多人才的外流,演艺新人的匮乏等,都多少构成了所谓纯港片的缺少。香港始终是作为华语电影的先驱在历史上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可如今港味情怀的流失却是一个不可小觑的症结所在。虽然近年来在这其中不乏地道本土情怀味道的港片出现,可特例并不能代表普遍,香港电影依然在前路里有着必经的困难,同样这也是它始终无法去回避的问题。毕竟经历过低潮后需要的创新与进步,是每一个电影人一定要咬牙挺过的难题。

#港味影像#

《文周》新浪官微(@文艺生活周刊)自2012年8月至2013年2月推出的一档栏目,用100条微博,不定期介绍风格各异的香港电影,然那些风情万种跌宕起伏岂是140字可尽数倾诉?在#港味影像#缓缓落幕之时,一期回顾,11条絮语,是以纪念那些不曾逝去的心情。(PS:敬请继续关注官微新栏目#慢•台北#)。

8月28日
#港味影像# 【纵横四海】Once A Thief 影片中发哥、红姑、哥哥上演了一场“盗画”戏码,而戏外续演的“偷心”,俘获了无数观众的感官神经和延绵眷爱。时间证明了,在光影的交错中,这“一刹那的光辉”历久弥新。那么,请说出影片中一句让你难以忘怀的台词。

9月20日
#港味影像#【秋天的童话】An Autumn’s Tale 总会遇见一个人,让粗糙的你,变得温润如玉。秋天来临的时候,记得要拣一支散落的花送给路边忧郁的人儿,那会很温暖。

9月26日
#港味影像#【岁月神偷】Echoes Of The Rainbow 做人,总要信。在时光的转轴里,谁都不是赢家,但这并不会妨碍我们去刻苦地得到、洒脱地失去。时光的浩劫中,你得到的是不是多过你所失去的?

岁月神偷

10月11日
#港味影像#【甜蜜蜜】Almost a Love Story 编剧岸西曾说,她的电影从来没有“我爱你”,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相较之《大城小爱》,更中意和结局一样的影题:“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10月20日
#港味影像#【旺角卡门】As Tears Go By 是不是,只有在最好看的年纪才懂得情义两字的横竖撇那?接着,应该就会一年一年地淡忘,偶尔在喝醉的时候,才会呢喃起那些和兄弟一起的回忆碎片吧?

10月27日
#港味影像#【香港有个荷里活】Hollywood Hong Kong总是用安之若素的情绪来激烈地讽刺新潮来临的无奈和顺从。在“五指山”繁华簇拥下的“大磡村”终究只能鲜活活在一些香港人的记忆里,遗留在另一些后香港人的读物中。

11月21日
#港味影像#【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A Chinese Odyssey Part One – Pandora’s Box 曾经永远的“紫霞仙子”如今成了一位伟大的母亲,那张和爱人赤裸相拥的照片突然很让人想起列侬的那句:我和大野洋子的关系就是一杯用爱情、性欲和忘却兑成的鸡尾酒。或许,这才是最上等爱情的模样,一种高于情色的艺术。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

12月2日
#港味影像#【无间道】Infernal Affairs命的走向永远不可能逆时针,在地狱抄底的最后一层,即使背部被硬生生地捅刀,也要闭口缄默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秘密。

12月4日
#港味影像#【胭脂扣】Rouge 李碧华:“这便是人生:即便使出浑身解数,结果也由天定。有些人还未下台,已经累垮了;有些人巴望闭幕,无端拥有过分的余地。

12月11日
#港味影像#【霸王别姬】Farewell My Concubine戏子的情分捎带了台下,心上的痕迹红得潮湿的落到妆面上。说句狠话,我们从此各行个的戏,各染各的眉梢。

霸王别姬

1月9日
#港味影像#【一代宗师】The Grandmasters不胜荣幸,这次又是王家卫。而所谓的经典,无非是谁能赢得时间最长的宠爱。


最繁华并不妨碍最美好

文/李倩菁

你知道,如果用女人来比喻香港的片子,这个女人肯定多的是比烂漫更繁华的璀璨,这种光芒如同最上等的钻石,拥有最完美的切工和最风情的点缀。因为夜太黑,所以光亮有时候更加明亮,甚至有些刺眼,所以我对香港电影的态度,从来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保持审美距离,不谈及爱,也不谈及恶,是最好发现‘美好’存在的方式。并且,这条定理,不局限于观影这件事情。

杜琪峰

自从开始了#港味影像#这个版块,我就比往常更向往出现“时间黑洞”在我身上。我曾经以为,王家卫的片子就是最香港的,以为没有张国荣的香港电影不值一提。偏执是一种最孤勇的执著,即使不是全对,我也会过分偏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我发现真相的时候,自我彻悟到,我的偏执是多么愚蠢。

王家卫

除了王家卫,我开始被杜琪峰感动、被陈果震撼、被张艾嘉坚强、被张婉婷柔和,被刘镇伟调戏,被很多具名和不具名的导演激活了一颗继续奋斗在港片的心。我开始喜欢上了金城武,除了张国荣,他是第一,这个集宠爱于一身的男人,是全人类女人的理想型。看着他从《堕落天使》和《重庆森林》走来,却只是在前一段时间邂逅了他的《心动》和《薰衣草》。有时候,遇见好的电影也是需要缘分的,所以只要一旦遇到,就要好好保存下来那种瞬间和会恒久的微妙感觉,无论是用台词还是画面,都要重播几回。

香港的东西太繁华,但这种繁华度恰巧不会妨碍它的美好。

张国荣

如果有一天,你也被香港电影感动,或者有一天,你发现,香港电影已经成为你生命的记忆点。请记得要感谢自己,因为只有打开了心门,才会采纳每一个拥有灵魂的电影角色。

我与香港电影

记者/曹真

受访人:飞鸟(豆瓣小站“香港电影的电光流影”站长)
80年代生人,只是一个影迷。
小站:http://site.douban.com/108122/

《文周》: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香港电影的?
飞鸟:跟香港电影的结缘要从小时候算起了。小学时,父母赶时髦学人家唱卡拉OK,于是家里买了台录像机,正好有个远房亲戚开了间出租录像带的小店,所以很多老港片的录像带都能从他那里拿到,那时候根本不懂得挑选,有什么看什么,看的最多的是喜剧片和武打片,比如周星驰,霸王花那些,开心鬼,五福星什么的。那时候很爱看打女,很迷胡慧中、李赛凤、大岛由加利什么的。同时,电视台每晚都会播两部香港电影,偶尔爸爸心情好,还会带我去录像厅看看武侠片。

徐克

跟香港电影结缘太久,不知不觉看了20多年,其实早已经不单纯是电影的东西,还有很多美好的时光,记忆,那些电影里的传奇人物,那些港片带来的感动和欢乐。对自己来说,最单纯的看电影的年代都在其中。从前看港片,年纪小就图个乐呵,港片节奏快,情节曲折,类型繁多,还喜欢玩混搭,搞得每种类型的港片都有其吸引人的地方。

要说真正开始喜欢上某个港片导演那要到上了高中,那时候看武侠小说,所以特别迷徐克,其实现在拍的那些《武侠》、《太极》都打着“新派武侠”、“功夫电影的新突破”之类的招牌,这些东西徐老爷70年代末就已经玩过了。后来又迷上了吴宇森的“江湖”,迷恋那种英雄人物的豪情义气,近几年就越来越喜欢杜琪峰和许鞍华。

《文周》:都是你一个人在做这个豆瓣小站么?平时生活与电影接触的多么?
飞鸟: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在打理小站,所以很多时候大家吐槽说站内太冷清了,实在是分身乏术,平时工作也很忙,对小站疏于管理。也希望通过《文周》呼吁一下,希望能有更多热爱香港电影的盆友加入到小站中来,一起让这个港片迷的小天地能够活跃起来,给大家带来更多港片资讯或者资源。无论你对港片有任何方向的兴趣,都可以联系我。平时生活与电影接触应该算挺多的,我本身工作就是电影编辑,不过方向偏好莱坞,港片是纯粹的个人爱好个人情结,所以我就是,上班也电影,下班也电影。在北京影展很多,常常是奔跑在去各个影展的路上,有一次下班跟同事赶一个片儿,我们一路奔跑,忽然想到一段蒙太奇,就是两个人从年轻开始奔跑在去电影院的路上,跑着跑着便变成两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哈哈,都是真爱啊。

杨千嬅

《文周》:最喜欢或者最怀念哪个时期的香港电影?
飞鸟:最怀念的是跟我成长息息相关的90年代的香港电影最黄金的时期,那时候涌现的一批优秀导演和演员,大部分至今仍是香港电影的中流砥柱。你说以前的港片和现在的港片,自然大有不同,97以后,很多香港导演都争相北上,接轨内地市场,市场大了,投资多了,自然限制也就多了,那与其去揣摩高压线,不如搞些不痛不痒的,所以就经常拍出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尤其是现在合拍片的那些个喜剧,每年贺岁档都要来骗钱的那些黄百鸣出品,王晶出品,简直不能看,笑料生硬,皆是旧桥,最重要的是,连魂都丢了,尽是些网络拼凑的破烂段子,回头看看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喜剧,他们是应该羞愧的。

《文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都提出,香港电影开始处于一个新时代没落期,你是怎样看待的?
飞鸟:香港电影的不争气常而有之,我记得小时候也看到过很多特别粗制滥造的港片,那时只要有一种类型的电影卖座了,很多制片厂啊导演啊就争相去拍同类题材,人物脸谱化严重。有导演写剧本半天就搞定,拍一部电影七天就完工,叫做《七日鲜》,但即使在那样的状态下,一定会有导演在求思求变,香港电影让我喜欢的地方就在于此,所以我并不担心香港电影会走入一个所谓的“新时代没落期”,我们看看近年的港产片,看看《夺命金》、《桃姐》这样的优秀作品就会真心谢谢这些香港导演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和感怀。

《文周》:最近来说,最喜欢哪位女影星?最喜欢哪位导演?
飞鸟:女演员的话我很喜欢萧芳芳,林青霞,钟楚红。要说现在还在拍戏的年轻女演员,我比较中意杨千嬅和fiona。
咦?你为什么不问我男演员啊,好捉急啊,哈哈。男演员非常喜欢刘青云,我心目中最佳男主角。
最喜欢的香港导演是杜琪峰,徐克,许鞍华。

林青霞

《文周》:有什么想要推荐的电影么?
飞鸟:前不久刚在北京结束了由杜琪峰策划的“香港电影和电影中的香港”主题电影展。我特别高兴能看到我一直想看的电影,这次终于圆满了。强烈推荐张之亮导演的《笼民》,没有北上之前的张之亮,还是有过不少好片,像《笼民》、《自梳》、《飞越黄昏》等等。《笼民》里头的群戏棒极了,那些个老戏骨,乔宏,廖启智,刘洵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是戏,如今的香港给人留下的印象就像个超级卖场,大家说到香港就是购物。《笼民》里面让我们看到曾经的香港有过那样的时期,底层百姓生存的艰难,小人物的命如蝼蚁,居者无其屋,在那种生活状况下,人与人之间仍然保有的那份情谊,有感动有辛酸。是一部特别好的片子。

对了,因为北京深秋了,最近我又重温了《秋天的童话》,真是一部非常浪漫的都市情书。发哥和红姑那时候的定格再难重现,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最后结局的table for two是一个“遇见就不再错过”的定格。结果,最近有朋友在看张婉婷和罗启锐的那本《雌雄大导》,对我说张婉婷并没有这个意思,而是觉得那个结尾对船头尺太残酷了,所以设置了一个再重逢,但这并不意味着两人又能够再续前缘了,遗憾终归就是遗憾。这个真实的情况实在让我太纠结了,哈哈。


【编者后记】


这段采访作于2012年的秋天,转眼就过了个年,好在这种感情并不因时间逝去而变色。春天来临之前,在李安又一次夺得小金人之际,共同祝愿香港电影工业可将他特有的“港味情怀”进行到底,犹如惺惺相惜的情愫般越酿越甜。

VN:F [1.9.22_1171]
1 票
香港电影 H.K.MOVIE,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