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孙率兵

《如果我不是我》、《驴得水》、《白日梦》、《任天堂》、《向上走向下走》……10年,100部戏,10000场演出,樊冲的音乐已成为一部戏品质保证的重要标签之一。2013年3月9日,“樊冲拾年”戏剧音乐LIVE演唱会将登陆北京国话先锋剧场,戏剧音乐制作人樊冲将重拾歌手身份,用歌声引领大家重拾十年来舞台上下的点滴岁月。

1

2011年农历小年,南锣鼓巷过客酒吧,风尘仆仆的樊冲曾向我们讲述了他北漂十年的音乐人生及前传。2013年农历腊八,时隔两年又见樊冲是在他的新居,来开门的他一身运动装,戴着没片儿眼镜框,一副睡饱了的宅男Look,精神焕发地招呼我吃腊八粥。客厅是简洁的暖灰色调,正对着门,一把吉他在加湿器喷出的细密水雾里静静呼吸,旁边的沙发上铺着灰色珊瑚绒带红色桃心的小毯子,我挨着一对体瘦毛卷的小熊坐下。他沏好了茶,坐在靠窗的摇椅上,对面是乐谱架。占据茶几半壁江山的是各种零食,中间随意摆放着几个剧本,旁边是一摞戏剧理论工具书。一杯热茶、几块牛轧糖,扯点儿八卦、唠唠家常,祥和的腊月周末,温暖的午后时光……哦对,我是来采访的。

“我是歌手啊!”

“这次音乐会是戏剧音乐主题,戏里多是别人唱的歌,这次都是你自己唱么?”“对啊!我是歌手啊!”第一个正式问题,樊冲就道出了心底最真实的自我定位。“多年前我刚来北京骑着自行车找工作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梦想:我要在北京唱歌。要是有一段时间、有一个地方,专门让大家来听我唱歌,那就太棒了。”刚来北京的前几年,他曾在酒吧唱歌营生;后来签约了唱片公司,却越来越少在众人面前唱歌;后来,他专注于戏剧舞台的音乐创作,只是偶尔登台客串一下曾经的自己(如话剧《向上走,向下走》里的流浪歌手“大师”角色)。如今,他终于可以一圆演唱会梦,和其他歌手不同的是,他的舞台是在小剧场里。

10年,100部戏,在众多作品中做出取舍并非易事,选曲既要适合现场演出,又要代表他的创作风格和水准。《如果我不是我》的同名主题曲是必唱的,导演周申再三恳请,也只得了个和声的差事;《驴得水》中的销魂小曲儿《我要你》将由樊冲和戏里的原唱任素汐共同演绎;音乐剧《白日梦》中男主角出场时的趣味乡村乐和音乐剧《任天堂》中的探戈曲将以联唱形式呈现;儿童剧《八尾猫》的雷鬼乐风主题曲《向往》老少咸宜,也将欢乐上演;此外,舞剧《亚斌和她的朋友们》中的几首歌也已在确定演出曲目之列。而音乐剧《爷们儿》中旋律好听、歌词华美的《我心向伶》虽然获得的呼声很高,但因不太适合音乐现场演出,只能作为备选的安可曲。这些曲目都将经过重新编排,以保证既能再现所属舞台剧的气质,又适合演唱会现场的气氛。

IMG_9613

无论是写戏剧和影视剧音乐,还是做唱片制作人和演唱会音乐总监,都属于“命题作文”,这让樊冲更加珍视在“漫无目的”的单纯状态下写的歌。所以,这次演唱会上,他特别甄选了一些自由创作曲目,有早年的摇滚躁曲,也有近几年的城市民谣,比如写北京变迁的《棉花巷》、宅男歌Sunday Man、写拖延症的《懒人日记》,都是简单的旋律、直白的歌词,唱的都是身边的张三李四,朗朗上口,直指人心。透过这些音乐,我们将看到很多面但最本真的樊冲。

虽然演唱会是开在只有300个座位的小剧场,但樊冲是用万人演唱会质感的标准去打造的,在“适合”的前提下力求“考究”。因此,他不仅对曲目精挑细选,邀请的乐手也都是圈内高手:键盘王义雄,风林火山乐队键盘、制作人,毛阿敏、孙楠演唱会键盘;吉他手是和樊冲合作多年的齐成刚,李小璐和余少群专辑的编曲;鼓手杨超是郝云乐队的鼓手,目前已开办了鼓教室;贝斯手天佑也是大家公认水平很高的。一流的乐手自然要配一流的设备,演唱会上将有限量版世界名琴、吉他之王吉普森闪亮登场,樊冲自己用的吉他也很金贵——那把正在吹加湿器的宝贝Taylor,还将用到大贝斯、电贝司、箱贝斯……编制完备,阵容豪华。此外,音响是世界顶级的全套EV,还有一流的现场采音设备和专业摄像师多机位拍摄,留作DVD实录。

由于剧场档期紧张,演唱会只能安排在《驴得水》演出期间的下午,因此舞台设计是在《驴得水》的基础上略作调整,比较接地气,和他的音乐风格刚好匹配。

既是剧场里的演唱会,演出编排也带有戏剧色彩。樊冲透露,开场前会有一段长约5分钟的视频,主要内容是调侃自己和历年合作过的青年戏剧导演,视频之后将以一种剧场特有的倒计时形式开始演唱,期间还会有与多部戏相关的互动环节。

VC2D9266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戏梦人生

如果将这场演唱会也视为一部戏,那么樊冲就是名副其实的自编自导自演自销,这么卖力气的原因除了多年夙愿在心内驱使,主办方的知遇和支持也是一大动力。樊冲说,他决定做这场音乐会演唱会的初衷就是感恩:“感谢十年来所有相信我、支持我的人。如果没有大家,我关于戏剧音乐的学习和创作都会断层,都是因为有这些真正的职业高手们,他们相信我能做好,我才能一路走过来。”十年,是一个不小的人生跨度,他希望通过这次演唱会帮大家找回这些年对这些戏的珍贵回忆,包括那时身边的人、那时大家的处境和生活。十年,也是拾年——用音乐拾起舞台上下的岁月流年。

2003年,樊冲在中戏的操场上认识了一帮学戏的朋友,开启了他的“戏梦人生”。开始时,他一年大概只做一两部戏的音乐,到了2012年,他参与创作和演出的舞台剧作品已经有10部。面对现在众多的创作邀约,好脾气的他从来不好意思拒绝,好剧本更让他不忍错过,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每一部戏的音乐做到最好。他翻开手边的两个剧本,是他最近在创作音乐的《破阵子》和《风带我来到这个地方》,上面有很多笔记,“我都是对照着台词在做音乐标注,我在家都要把台词念出来,还要考虑到导演可能怎么排这段戏,我这段音乐应该怎么去配合,而不是说导演让我写首歌,我就自个儿在家随便写一首。”尽管不是所有戏全部都需要重新创作音乐,但即便是运用音乐素材编曲,他也要考虑到和情节相符的声音环境,这是他做戏剧音乐一直恪守的标准。

演员孙博(左)与樊冲

和不同的编剧、导演合作,创作的过程也不尽相同。
从早年的《如果我不是我》到后来的《白日梦》,再到《驴得水》,周申是樊冲合作最久的导演,尽管樊冲称他为“为伸张正义而生的佐罗”、对一切保持挑剔的态度,但他们的合作无疑是最默契的;
近两年合作的导演中,樊冲盛赞赵淼思路清晰、技术扎实,也是给他空间最大的一个,2012年,他们合作了非典型赵淼风格的儿童剧《八尾猫传奇》,合作流程简单到只是吃饭时大概聊了一下,期间樊冲去看过几次排练,再见面就交歌了;
2012年的小剧场音乐剧《任天堂》被樊冲视为近年创作生涯中一次酣畅淋漓的“爆发”(上一次“爆发”是《如果我不是我》),和之前参与创作的音乐剧《白日梦》不同,《任天堂》的音乐全部由樊冲一人完成,这部戏的所有主创都是在“拍着心窝子”打造一部“良心作品”,他非常看好这部戏的年轻导演沈文帅。

“每一个人只要在创作,就是可贵的”

除了诸多优秀导演的合作,大量看戏也是让樊冲保持创作不断进步的源泉。包括现场和视频,他每周至少要看两部戏。最近,他刚看了孟京辉导演的《枪、谎言与玫瑰》,他有感于孟导作品极强的导演性,认为“目前在国内搞先锋戏剧的没有人能做得过他”。还有《那一夜我们在旅途中说相声》,尽管他觉得不如《暗恋桃花源》那样能够代表赖声川导演的水平,但戏里探讨的深刻话题让他感慨:“赖导是真正有文化的人,那种信手拈来、对文化不卑不亢的理解和态度,是我们根本做不到的”,他戏称自己就像“衣衫褴褛、淌着鼻涕的边远地区儿童趴窗台看城里来的大学生上课”,相比于当前的大部分戏剧作品,“赖导的戏里少了些情绪宣泄,多了些嬉笑怒骂,好像是在另一个空间来看到这一切,他之所以是大师,就在于他做戏的着眼点不同。”

对于这些成功的前辈们,樊冲认为“他们的确是应该尊重和仰视的,刨去一些吸引眼球的商业元素不提,他们的戏还是真诚的、关注人心的”,但同时不容忽视的而是,“他们在那个位置上,视野是不一样的,每年有很多机会去国外看戏、吸收能量,他们的戏演出平台也更好,都是北上广的A级演出平台。而年轻一代的导演都在摸索阶段,作品的个人风格还没有完全形成,演出环境观众的认知都没那么好。大师是从上一个时代留下来的,我们这个时代又很难产生大师。那么我们就要探索,如何让作品产生新的希望、让观众有新的感觉,这就很难了,要面临的问题更多、压力更大。”

DSCN0140

聊到戏剧圈的同行,即便有不同的见解,樊冲都不吝赞美之词,因为大家都同在一个戏剧环境和创作氛围里,就像身边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人只要在创作,就是可贵的,无论他用什么方法创作,都是在推动戏剧行业的发展,至于他的作品生命力如何,只能交给市场来检验。创作是很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戏剧又不是很赚钱的行业,戏剧工作更像一个圆梦的职业,我们这些人是造梦者,是在两小时内为大家在舞台上造一个梦。所以我和我的伙伴们都应该珍惜当下,珍惜这种看似残酷、看似毫无着落,却又那么满怀希望的环境。”

《文周》:上次采访时聊了很多音乐剧的话题,你这两年也创作了好几部音乐剧作品,你觉得这期间中国的音乐剧发展有哪些进步?
樊冲:在慢慢转好,上次采访时《妈妈咪呀》还没来呢。这两年还是看到了几部让我惊喜的作品,比如戏剧学院的《为你疯狂》、三宝老师的《钢的琴》、舞蹈学院的《吉屋出租》,还有我和沈文帅做的《任天堂》。

《文周》:《钢的琴》有同名电影的成功再先,你觉得音乐剧版的成功之处是什么?
樊冲:抓住了音乐剧的创作核心,就是简单的故事、适合的舞台语汇和音乐语汇。这部戏里三宝的音乐语汇更丰富了,大胆地采用了二人转音乐元素,用Blues的节奏来做东北二人的旋律,这部戏的音乐是有种子的。

如果我不是我

《文周》:本土化挺成功。
樊冲:是的。《为你疯狂》和《吉屋出租》都是戏剧学院和舞蹈学院在音乐剧教育方面实现的突破,没有再去试图漫无目的的搞“原创”,而是让学生们进入真正符合音乐剧创作规律的环境中去完成作品。《任天堂》是十足的小剧场音乐剧,故事接地气,讲的是身边的年轻人合租的故事,音乐语言已经突破了传统的“写歌”的观念,而是用音乐组织舞台行动。

《文周》:虽然现在中国的戏剧市场越来越繁荣,但是一提到本土音乐剧还是不太有信心,通常只有说是国外经典作品原版引进才敢期待。
樊冲:现在大部分观众对音乐剧的概念仍不是很清楚。我看完《为你疯狂》和《吉屋出租》,感觉学生们是

VN:F [1.9.22_1171]
1 票
樊冲:戏梦拾年,我是歌手,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