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优质女声+”与非门现场


2013年 1月11日︱后山艺术空间,
编辑/骨朵、小粉 记者/郑鸿琳 摄影/吕伟
部分图片由后山艺术空间提供

与非门—流行电子乐队领军人物
2002年,与非门DIY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01》。01在二进制里代表第一,从一开始,与非门就在强化自己独特的电子概念。在这张专辑,他们首次尝试把悠美梦幻的人声与时尚电子音乐相结合,糅合出《做爱做的事》,《1061》,《凌晨》等这些影响深远的作品。虽然传播有限,《01》却被誉为华语乐坛的经典,很多爱乐人士以拥有最原始版本为幸事。
但是,自2009与非门发行第五张专辑《是与非》之后,他们又沉寂了。作为一支已经成军10年的乐队,虽然在各大音乐节的现场演出中,总会引起众歌迷大合唱的景象,但是与非门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却还显得太陌生。

nEO_IMG_IMG_9808_副本
一月的北京已经不仅是寒冷,雾霾更是肆无忌惮的蔓延了帝都。夜晚浑噩的空气中,走入后山艺术空间,红地毯旁的两排光束更显夺目,照亮了空气中漂浮不定的尘埃。20:30,主唱蒋凡从这片光柱中走来,演出要开始了。

一场暖色调音乐会
现场,蒋凡一身黑衣,顺直的黑发、明亮的黑眸、灵动的嗓音——是歌迷关注焦点,现场一点儿也不躁,乐队力量感的音符在现场上温暖流淌着。
演出一开始,坐在吧台椅子上的歌迷商量好了一般走到舞台前,举起右手,跟着暖场音乐的节奏,慢慢进入今晚最迷人的音乐氛围。整场演出中,静谧的音乐氛围为歌者梳理清了娓娓道来的思绪。《我睡在你眼睛的沙漠里》有着温暖、巧妙的排比句。《人人都说我爱你》大合唱的曲子一起前奏,刚开始有些拘谨的后排歌迷,也放下紧张跟随着节奏放松身心。他们特别准备了Happy New Year在这个开年之际献给在场歌迷,真实展现了了“与非门”此时的心境,因为就算是再辽阔的海洋、再高耸的山川也阻止不了我们足以穿越天涯海角的友情。

中间休息的时候,词曲键盘三少到舞台中间,酣畅淋漓的大过了一把主唱的瘾。几首英文歌下来,三少high了,下面的歌迷们更high。
蒋凡说:“我们的新音乐,是快乐的,温暖的。这样的温暖满足我们自己,也在温暖我们的歌迷。”
IMG_9687_副本

《文周》×现场歌迷

“月滴落 人寂寞” 这一句唱尽了了古往今来的爱恨情愁,悲欢离合尽在其中,就这一句就足以粉碎了多少千年的等待并释怀了多少千年的等待。开场的第一首《风起云涌》,十年前的与非门和他们的音乐浮现在现场歌迷的记忆里。
《文周》:为什么对与非门情有独钟?
A:那是我十七岁时候吧,与非门陪过我的那些日子,之后,我们迅速生活,十年在此刻竟尤为漫长。
《文周》:觉得今晚演出怎么样?
A:超赞的演出,让我一下回到六年前,那时我们和他们在一起,还有曾经的他们……
《文周》:整场演出哪一首是你的最爱?
A:五点半下班跟老公开车去北京,磨磨蹭蹭,堵在三环,还是晚了。但是一进场就听到《乐园》,立刻进入一个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恬适境界中。

不好高骛远 只求不断进取沉寂,沉寂,沉寂,与非门乐队成员三人,终于要在末日结束的2013年给爱他们的歌迷带来一张全新EP。主唱蒋凡说,新歌曲一直在筹备中,但是还没有那么快,可今年一定会出。
与非门从成立到现在,发过五张专辑,笔者了解到2004年是与非门最辉煌的一年,各种奖项,然后世界巡演。到沉寂四年之后发布的专辑《是与非》,现在又过去两年了,这样的状态还在继续,好像一个咒语,要等王子的真爱之吻才能破除。对于与非门不温不火的状态,太多媒体追问过,蒋凡曾经这么回答:“希望被更多人所知道,那是年轻时才有的梦想。现在的我们已经成熟了,不管是对生活还是音乐,都不再好高骛远,只要自己满意,我觉得就是成功。”
演出前在化妆间见到蒋凡,没吃几口的盒饭还在桌子上,她的眼睛特别清澈。沉寂这两年的时间,她潜心做“三藏心灵音乐会” ,阿庆和三少都在自己的音乐路上进步。对音乐,对名利不再好高骛远,只求每个人都能一直进步。
《文周》×蒋凡
《文周》:今天的音乐现场很热,观众还要求你们返场,你觉得的自己的音乐温度是怎么样的?是冬季还是春季?
蒋凡:很难用用某个温度来衡量自己的音乐。你所说的冬天的感觉我们的音乐里也有,你所说的春天我们音乐里也有,而且你很难去断定一首歌它的温度到底是冷的还是热的。
《文周》: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子乐,会不会变得越来越冷?
蒋凡:其实某些电子给人的感觉还是很温暖的。虽然会说有时电子乐给人的感觉是光怪陆离的,但其实各式各样的电子乐太多了,给人的感觉也会不尽相同。
《文周》:今天到现场的很多歌迷从你们一出道就在支持你们,他们认为你们就是好音乐,那你自己认为什么是好音乐呢?
蒋凡:好音乐就是能够沉淀下来了,能够反复聆听的。我现在还会听与非门早期的作品,虽然如今听起来很青涩,但是你还能找到那种最初做音乐的冲劲儿,很纯粹很难得。
《文周》:你认为21世纪的音乐是怎么样的?
蒋凡:我不认为某些譬如jazz、blues等音乐类型会在未来消失,它们过去存在、现在存在、,将来也会存在,而且它们所代表的思想和情感是其他音乐没法替代的。最重要的是,人们还是需要它们的。这就是我的观点。
《文周》:今天现场演唱的几首歌都有重新remix舞曲,感觉非同凡响了,带动了大家现场的热情,支持你们这么做
蒋凡:我们会继续坚持的,我觉得与非门的音乐做这样舞曲化的remix会很有戏剧感,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与非门音乐能用那么有诱惑力的节奏来重新演绎,想想觉得都很期待,我们会继续做这件事情的。

风起云涌 请握住我的手
风起云涌 多久白了头

一阵风 已吹过
花草叶 摇曳中
曾走过 几春秋
月滴落 人寂寞

走还走 欲还留
人潮中 在颤抖
云载着 许多愁
岁月 渐成空

风起云涌 请握住我的手
风起云涌 我等待
你在哪里啊
风起
——《风起云涌》

VN:F [1.9.22_1171]
1 票
拨开云雾见青天,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