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无末日”


2012年12月15日︱北京万事达中心
文/武萌 摄影/韩奎

崔健
1961年出生,父亲和母亲都是文艺工作者。从十四岁起,崔健跟随父亲学习小号演奏。1981年,他被北京歌舞团招收为小号演奏员,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1978年在北京交响乐团担任小号演员,直至1987年离开。崔健被誉为中国摇滚乐开山之人,有“中国摇滚教父”之称。成名曲为1986年的《一无所有》。代表作有《一无所有》、《最后一枪》、《新长征路上摇滚》、《给你一点颜色》等等。自1990年代中期以后,崔健逐渐淡出中国歌坛,但近几年又陆续参与国内音乐节和演唱会,并又推出新作品。

建议这张做文章标题大图_副本
就如你所言,摇滚无末日。
逝去的,不过是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
那些裹着红布,忠于信仰,激情热血,在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中摸爬滚打浑身带伤的、骄傲倔强又不得不做出些妥协的,年轻人的青春。

找个人看崔健的演唱会竟然比想象中难。
生于80年代尾巴,第一次听崔健,其实已经大一。那一年刚上大学,一下子从高考的牢笼中解放出来,过往18年来的奋斗目标一朝之间实现,昂首挺胸挤进象牙塔,却瞬间迷失了——这时才万分恐慌地认识到竟然没有思考过18岁之后的人生是何种模样。那一年看了点儿电影,试探性地接触了些有关民主自由的论调,也在朋友的推荐下尝试了解一些摇滚文化,自然而然的听了崔健的歌。沙哑的嗓音并非独有,但旋律和歌词却十分抓人。懵懂的少女略带虚荣地翻些资料当作谈资,仿佛听过崔健就也算死皮赖脸地迈入了艺术青年阵营。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触“摇滚乐”这一概念,无论渠道是崔健张楚窦唯,还是汪峰郑钧梁博,还是痛仰反光镜左小祖咒,至少大陆已经不再是港台音乐一统江山的时代。多元化的选择必将带来多元化的发展,尽管这种复苏只是相对的,但拥有原创摇滚乐便拥有了一种精神力量,那种简单、直白、质朴的力量,无需太多言语,却直指人心。
振奋的同时,仍不能忘记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种清醒,既是对内地摇滚市场本身商业化与艺术性之间的博弈和清醒认识,也是指艺术本身所处的政治环境对其创造性的巨大桎梏的清醒感知。也许,这已经不是文化审查最为严厉的中国,但有关艺术创作与文化监管之间的冲突却从未停歇过。

DSC_0690_副本
这种无奈,崔健一定也感同身受。有人说他不再当初那样刀刀见血,也有人说他怎么能也去迎合主流。但谁又能否认,任何一个戴着脚铐起舞的歌者,倘若仍希望在作品中浸入批判与思考,引发反思和共鸣,在商业化的市场里体面地生存,在激烈的竞争中优雅地转身,就不得不也必须要做出一些妥协。更何况,以他现在的年纪,历经人世沉浮岁月变迁后,在平和地了解和认清这个世界之后,仍然能保持作品中的批判性与生命力,相比大多数人来说,已是多么难得。

这一晚,万事达中心成为了许多人追忆往昔的大本营。12月的北京刺骨寒凉,但京城歌迷的热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离演唱会还有半个小时,观众就几乎坐满全场,翘首等待崔健多年之后的再次回归。舞台下方的VIP席位上,最忠实的粉丝们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早早将主办方准备的红布裹在头上,手中挥舞的荧光棒,山呼海啸的呐喊,躁动不安的灵魂,大屏幕上的五角星图案闪闪发光,以及舞台中央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独行侠。《一无所有》《假行僧》《一块红布》《花房姑娘》《超越那一天》…… 这些崔健的代表作一次次掀起全场大合唱。

DSC_0684_副本

毛阿敏的出现引起了全场第一个小高潮。作为崔健同年代的歌手,毛阿敏的名字勾起现场观众对80年代中国乐坛的太多回忆。身穿军装、英姿飒爽的毛阿敏行了一个漂亮的军礼,并用一首深情款款的《迷失的季节》擦出台上台下的巨大火花。随后出场的袁娅维则更像是80后新生代对于中国摇滚教父的一次致敬:银色紧身衣,波浪长发,迷人的声线和热情而有活力的现场互动,伴随着空中挥舞的荧光棒以及崔健沙哑而有穿透力的嗓音,像原始的荷尔蒙冲动一般叫人疯狂。《鱼鸟之恋》作为一首新歌并未引发合唱,但演唱快结束时,袁娅维一句“崔健老师我爱你”却激发了现场的又一个小高潮。

那一刻60后、70后、80后甚至90后忽然没有了隔阂与代沟,那一刻摇滚精神全然附体,那一刻你的声音沙哑中带着昂扬:“摇滚无末日!”

曲终人散,出门回望,京城的雪依旧,人潮仍然汹涌。不知是谁喊了句“在雪地上撒点野”人群就忽然喧闹了起来,几个年轻的孩子尖叫着推搡着,唱着闹着,高喊着“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我愈行愈远,那歌声也愈来愈弱,不多时,歌声听不到了,一切又回归了最初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其他】
崔健在演唱会中表示,本想请观众到台上一起热舞,因某些部门的要求,没有成行;
崔健与周国平合著的《自由风格》本已申请进行现场展售,为此《自由风格》在原定出版印刷计划之外,特地为本次展售印制2000册图书,此前,此展售已经由经纪方、场地方上报,在15日展售前2天出版方接到通知,因治安总队与海淀区文化委员会的条例规定,不允许图书出版方涌思图书(注册地为朝阳区,有行业资格证书,营业执照可以进行批发与零售图书)在其非注册地进行图书销售,故取消。
借《假行僧》的歌词“不愿与任何人做对”,这是一场安全,热情,满员,非常棒的演唱会。
——刘珊(中南出版传媒集团北京涌思图书 出版部经理)

VN:F [1.9.22_1171]
5 票
2012崔健“蓝色骨头”北京演唱会 , 5.0 out of 5 based on 5 ratings

3oi9x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