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 至 5月24日∣国话先锋剧场∣导演:赵立新∣主演:赵立新 李铮
改编自俄国经典作品《长椅》编剧:盖利曼(俄)

文/两株枣树

编剧盖利曼: 当代苏联剧坛屈指可数的著名剧作家之一, 七十年代崛起的一代作家中的佼佼者,是个社会责任感很强的作家,他的剧作几乎全都立足于当前现实,直面社会人生。

导演阐述: 男人负责撒谎,女人负责揭穿,相互依存,谁也少不了谁。

这是我看到的第二部赵立新的作品,与《审查者》比,二者有着某些内在相关的地方,都是涉及了社会现状和人内心之间的冲突。只是形式上,前者更喜剧,更从现实主义角度表达,后者更关注本我和自我,从人的精神领域探讨。

当男人与女人再次相遇,他完全忘记了一年前的一夜情,甚至忘记了女人的样子。于是男主人公别佳一步步地欺骗,女主人公薇拉一步步地揭穿,到再欺骗、再揭穿,最后他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不是谎言,她也不在乎他说的是不是实话了。在那一个个谎言与揭穿的矛盾出现与解决中,两个人内心的孤独是那么明显、那么清晰可见,就像舞台上阴郁的灯光一样,漫过整个舞台,也击穿了我心灵外面构筑起来的伪坚强。

别佳软硬兼施、露骨的说谎方法,很容易让旁观者笑其无耻,笑其癫狂,但在其赤裸裸的谎言背后,谁说不藏着一颗疲惫于生活的心呢?

我倒不是为这个人物,这个该死的毫无责任感的男人去辩驳,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尝试去发现他千变万化的面具背后那张真实的脸。

人为什么要说谎?不一定只是为了满足内心虚妄的欲望,也可能为了掩饰内心的某些悲恸。

浮躁的时代中,我们是一只只蝼蚁而已,毫无创造力的工作,每天制造出笑脸面对上司、同事,枯燥乏味的生活,不幸福的家庭,越来越让人无可遁逃,除了工作和金钱,不知理想埋在哪里,不知信仰为何物。周遭发生的很多事情,越来越无从关心,偶尔听到或看到某个人或某件事,内心间或轻起一点涟漪,随即覆灭,还或许可以表示自己是个活物。于是,我们一步步和现实妥协,大吼着“我向现实投降了”,层层面具罩住面庞,所谓“成熟”…….

浪荡轻浮的别佳,被心底的困顿所迷惑——我是谁?我去哪?我在干什么?当他发现一切心中所想,在现实面前惨然破灭,他便找到了”谎言” ——这件世间最漂亮的衣服。他跟不同的女人说谎,其实本就是跟自己的内心说谎。用谎言来慰藉失去理想的破灭感,用谎言来抚慰内心的孤独感。

别佳如此,薇拉又何尝不是?我是真心爱上了这个纯真的女人,她傻得有点可爱,晚上在酒吧里流连,只是想找一个能陪伴自己的人;很多时候还在相信离了婚的丈夫,正如离开时一样,再悄无声息地回来;为自己的儿子在前夫的现任妻子那里生活得很幸福而感到快乐;反复被别佳欺骗,又不断地愿意相信他……

当最后薇拉把自己家的钥匙递给反复欺骗伤害他的别佳,并对他说“无论何时,这里都有一个家门为你敞开”时,我深被触动,这便是爱——这个世界最难以理解却也最伟大的东西。这样的女人,会激烈地刺激你的内心:她需要你的爱护。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男人喜欢傻一点的女人,女人喜欢坏一点的男人。

我爱你,这需要理由吗,这需要前提吗?哪怕你现在还不知道。

我坐在台下欣赏着这部话剧的表演,虽然不时地为表演忍俊不禁,心里却不免悲伤,为两位主人公,为自己,为千千万万个如我辈者。这看似是一部喜剧,其实是一部悲剧,一部揭示时代、揭示灵魂的悲剧。

从故事构架上来看,《左男右女》之所以能如此吸引人,在于它不断地生发矛盾,别佳的一个骗局被揭露后,又出现另一个,然后再被揭穿,如此等等。观众始终被牵引着,想知道别佳的谎言如何被戳穿,又想知道他如何再次化解局面。相信这会给一些情节铺垫过多、矛盾过少的温吞水式让人发困的话剧一些启示。

另外,我不得不对舞台设计表达敬佩之情:简单,却处处透着机巧,比如墙上装饰的很多各种形状的木质的三角形多边形、那张小酒桌、那个牌子、那把血红色的长沙发等等,都饱含象征义,与这部戏剧的内容相切合。让我想起了在首都剧场上演过的某部所谓大戏,舞台设计简陋,偌大的舞台空空荡荡,桌子椅子等等放置得莫名其妙,仿佛让观众崇拜导演和舞台设计是抽象主义大师。

关于演员,两个角色显然一个让人发笑,另一个让人心生怜悯。虽说女主人公没男主人公那么讨好观众,但随着剧情的行进,薇拉的纯粹、天真,被渐渐表现出来,我反而更欣赏起她来。当然,男演员的表演功力自然不必说了,别佳那种轻浮形象豁然眼前,甚至于那一个微妙的眼神、一个轻妙的小动作,都让人赞叹不已,甚至还包括那个观众席里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也被赵立新一句“听听这小曲儿”绵里藏针地化解了尴尬。这足见一个好的演员对突发事件的反应能力。

恩,我是应该期待《审查者》的再一次上演。

不过,鸡蛋里挑骨头的话,还是要说。“左男右女”这个戏名我不甚喜欢,没有原来《长椅》的寄寓和象征意义,反而很流于俗套,往所谓的“时尚减压话剧”倾斜。要不是凭借着赵立新导演的良好口碑,我是万般不会去看的。之后在网上搜索了一下,《长椅》2008年在上海上演时改名叫《谈谈情,说说谎》,改名之后,票房呈10倍增长,令制作人周可感觉“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不高兴好”。我倒是,大大惊讶了一番。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