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查拉

吴琼,安徽省人,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
黄梅戏,旧称黄梅调或采茶戏,中国五大剧种之一,与京剧、越剧、评剧 、豫剧并称中国五大剧种。黄梅戏唱腔淳朴流畅,以明快抒情见长,具有丰富的表现力;黄梅戏的表演质朴细致,以真实活泼著称。一曲《天仙配》让黄梅戏流行于大江南北,在海外亦有较高的声誉。其源于湖北、安徽、江西三省交界处黄梅一带的采茶调。清末传入毗邻的安徽省怀宁县等地区,与当地民间艺术结合,并用安庆方言歌唱和念白,逐渐发展为一个新生的戏曲剧种。一度被称为“怀腔”、“皖剧”。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准备接受采访的吴琼,很放松的坐在沙发里。
白衬衫,灰色裤子,衣饰清淡素净,唯颈间一抹玫红的丝巾,流露出丝丝缕缕的娇柔。
长卷发随意垂散着,几乎不施粉黛,却显得娴雅从容。
采访的过程中,吴琼说话声音不高,圆润动听。

戏剧节里的黄梅戏和“小严凤英”

舞台上的吴琼,是公认的继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之后,造诣深厚的黄梅戏继承人,同时也是黄梅戏历史上第一个举办个演的艺术家。活跃在黄梅戏舞台上的吴琼多年来留下了数部经典作品,其中《女驸马》、《天仙配》等耳熟能详的传统剧目展示出她的戏曲天赋和扎实功底,之后的《江姐》、《严凤英》等新编现代戏则让她担当起了黄梅戏创新的重任。在吴琼的表演中,传统艺术的精华和现代表演形式得以融会贯通,形成了她极具个性的艺术风格。

2011年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上,戏曲艺术家裴艳玲以一台《寻缘问道》让众多话剧观众拍案叫绝,一时间赞誉铺天盖地,传统戏曲和现代戏剧在邀请展上的交相辉映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了2012年,在暮春5月拉开序幕的第三届南锣鼓巷戏剧节上,十几部国内外剧作精彩纷呈,其中唯一一部戏曲作品,就是吴琼带来的《黄梅戏喜剧专场》。

之前在东城区文化馆成立黄梅戏俱乐部的吴琼,此次应邀参加南锣鼓巷戏剧节,在传统黄梅小戏中别具匠心的增加时尚元素,创造出独特的黄梅戏喜剧效果。《夫妻观灯》中的小两口满眼是灯节的热闹绚丽,《打猪草》里的金花和小毛斗嘴争执间尽显意趣情致,《王小六打豆腐》塑造了滑稽可笑的“妻管严”,《戏牡丹》取材八仙让白牡丹奚落得吕洞宾落荒而逃。四段黄梅小戏风格轻松幽默,传统唱段中增加了不少现代生活的桥段甚至热词,让观众在感受黄梅戏经典的同时,也对戏曲革新有了切身的体会。

让黄梅戏在现代社会中活下去

当旧时代的消亡结束了古典式的审美趣味,不得不说,眼下几乎所有传统戏曲艺术都面临着传承和发展的严峻考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评选确实赋予了传统艺术更为高雅的文化身份,但是与此同时,作为存活在舞台上和观众中的艺术形式,一旦挂上“遗产”的名号,却多少暗示了其现状的尴尬和没落。对于黄梅戏的传承和革新,吴琼多年来进行了各种形式的尝试。

《文周》:你如何看待黄梅戏的传承和革新?
吴:我时常觉得戏曲的现状十分落寞,而为了改变这种落寞,就要寄托于变革。在黄梅戏传承的基础上,需要有人带着传统的精神大刀阔斧的向前走。我觉得理想的状态,是把黄梅戏戏剧传统,用各种手段和方法融入当下的生活,表达现代人的很美趣味和生活理念。

很多人说,八零后和九零后们是不看戏曲的。我觉得这是因为年轻人对戏曲缺乏了解而导致的隔阂,是我们戏曲人应该反思的问题。戏曲人不能一味的抱怨年轻人不来看传统戏——传统戏讲述的故事和他们的生活太遥远了,而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又这么快,很多人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细细品味唱腔或者静静欣赏舞台上的表演。那种三五分钟才能唱完一两句话的黄梅戏,对很多年轻人而言是过时的艺术。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人慢慢变老的时候,他们会渐渐懂得欣赏或者喜爱黄梅戏,但是几十年的时间,足可以造成黄梅戏的断层,让一个剧种面临消亡的危险。因此我希望黄梅戏能在现代的社会中活下去,我们要努力适应这个时代的观众。

《文周》:一直以来,戏曲革新都进行的比较艰难,如何让老观众接受新形式?
吴:戏曲革新不能一蹴而就,要循序渐进的完成,这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剧场中的老观众,我们一面要考虑他们的欣赏习惯,一面也要引领着他们往前走,去接受新的东西。我们现在做的不少尝试,观众不见得一下子就能接受,这就需要一个时间过程,让大家去了解和熟悉新的理念。

其实不仅仅是观众,就连我们的演员,在开始接触剧目变革的时候,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很多人觉得不理解,觉得和演了一辈子的传统戏不一样了,上来有些发懵。我总是说,你先试一试,不要急着给结论。新加的内容中,有些包含很多的包袱,会让观众觉得看着有趣,他们也就不会心存排斥和芥蒂。原来的好东西我要留着,现在的好东西我也要融进去,这样才是最好的发展状态。

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除了本次参加南锣鼓巷戏剧节的《黄梅戏喜剧专场》,7月的时候吴琼还将在保利剧院演出根据西方经典改编的黄梅戏《贵妇还乡》。我不禁想,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当西方经典遇上中国黄梅戏,又会碰撞出怎样的艺术火花,创造出怎样的全新感受?

《文周》:相比于在传统剧目中加入时尚元素,新编戏的特点何在?
吴:原来做过《江姐》、《严凤英》等作品,在今年7月份,我会在保利演出《贵妇还乡》,则是西方经典和黄梅戏的融合之作。说到革新,我觉得西方的一些演出形式,比如音乐剧、歌剧、现代舞等等,他们在人物刻画和思想深度方面的成就,对中国传统戏曲而言是有启发意义的。我一直认为,自己好的东西一定不能放弃,但是别人的好东西,我们也应该以兼容并包的精神去学习和借鉴。

即将在保利演出的《贵妇还乡》,将西方的文本和中国的黄梅戏进行融合,以音乐剧的形式来表现金钱影响生活这一带有现代警世意味的主题,相信能给观众带来全新的视听感受。这几年,我深刻的感受到世界文化的共通性,关于表现形式,我们在遵循传统艺术的同时,也可以尝试类似音乐剧之类的西方舶来艺术。很多人觉得不能理解,怎么用黄梅戏来演绎西方的故事和情感?但是在排练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戏曲其实就是中国人的音乐剧——它非常注重唱演结合,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因此在《贵妇还乡》中,我们只不过是把古人的肢体语言变成现代人的肢体语言,重新设计舞台身段,来配合黄梅戏的唱腔特点,讲述一个来自西方的故事。

《文周》:《贵妇还乡》的演员都是黄梅戏演员吗?
吴:不都是。确切的说,整部戏只有两三个黄梅戏演员,其他都是音乐剧、话剧、舞蹈等领域的年轻演员。我在教授唱腔的时候告诉他们,你们不一定有纯正的黄梅戏味道,但是要唱出黄梅戏的旋律和感情。演员中有一个唱爵士的年轻人,给我们表演了一段带着爵士味儿的黄梅戏,和传统完全不一样,但却非常别致有趣。
我想在任何时候,尝试都是有必要的。传统剧目诞生于当时的文化,是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经典和财富。作为生活在当代的戏曲人,就应该秉承着创新的精神,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的作品和艺术,成为未来的经典和财富。

演员和观众都需要培养

《文周》:你觉得应该怎样培养黄梅戏的年轻演员?
吴:传统的底子一定要有,无论怎么进行创新和实验,黄梅戏的基本功都要扎实,没有传承是谈不上创新和思考的。十几年前,我就建议戏曲学院开始出了传统身段唱腔之外的现代艺术课程,比如音乐、肢体等等,我始终觉得,我们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不应该培养那种“只会唱黄梅戏”的演员。的确,专一才能出彩儿,但是有多少人能成为梅兰芳那样的表演艺术大师?我们应该给学生开设更多和当代艺术相关的课程,让他们在学习传统戏曲艺术之余,掌握更多的艺术技能。

《文周》:作为戏剧节参演剧目,这次演出的黄梅小戏可能会迎来一些从未接触过黄梅戏的话剧观众,你对此是否期待?
吴:能在戏剧节中接触到以往不看黄梅戏的观众,我是非常期待的。给黄梅戏培养观众非常重要,这关乎着一个剧种是否具有持久的艺术生命力。能够通过演出争取到一个陌生的观众,是极大的成就感,对于黄梅戏而言,多争取到一个观众,就是多一个希望。

在吴琼看来,黄梅戏最大的特点就是包容性强。作为一个没有太厚家底的剧种,黄梅戏可以轻装前行,不背包袱,更容易吸收其他门类的艺术特色。这个长期站在第一线进行舞台实践的黄梅戏传承者,正期待着黄梅戏在新时期的艺术转型,期待着这门并不算古老的艺术能获得更大的拓展空间。“我们戏曲人的使命,就是让黄梅戏成为时代的一部分,带着传统的精神融入这个时代,把黄梅戏的精髓传承下去。”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