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st for FUN

记者/傅瑜 摄影/晕尖尖

热波音乐节始于2009年,由成都对外文化协会主办,热波传媒和成都成视文化传播负责执行。连续四届,热波音乐节从最初的以摇滚和流行为主,到逐步发展说唱、电子、朋克等风格的音乐。热波地处成都,在短短三天时间里成为西南地区音乐爱好者的狂欢之地。

今年的热波,开场颇有《2012》的味道。眼看着,黑云越压越近,把刚入场的小年轻淋得措手不及。我们入场的时候,大雨刚过,人稀稀朗朗,场外地上被雨揉烂的碎纸,我甚至一度恍惚怀疑看到的是散场的画面。

不知名的乐队,比去年涨了一半的票价,今年热波演出阵容一亮相,就打消了许多摇滚乐迷参与的念头。2012热波的主题是“玩,成都”,主办方也费尽心思在这个”玩”上:极限运动、人体彩绘、电玩游艺、创意市集、跑酷表演、草地足球、美食区、露营区、露天电影…….凭着这个“玩”字,还是吸引了众多爱玩爱耍的观众,最直接体现在涌现了一大批外国观众,问他们为何而来,答案统统是“for fun”。

少了大牌乐队,热波依然坚持推崇本土乐队,除了成都乐迷所熟悉的马赛克、童党、变色蝴蝶等乐队,还涌现一批新生代:南坝路400号、猴子军团、荷尔蒙小姐等乐队。为了让成都乐迷足不出蜀也能现场感受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今年热波邀请了来自澳洲BACKYARD SURGEONS、法国的TAHITI 80和NASSER、日本的MEANING、意大利的SMEGMA RIOT、以色列的USELESS ID乐队。

当夕阳把天边的云彩染成斑斓,高挂的新月,闪烁的星点,我抬头,很想知道,时不时经过的飞机上是否能望到在这郊外异常热闹的灯火。逐渐来临的夜寒并没有冷却歌迷的热情,夜晚,是最繁盛的时刻,是结束前的灿烂。黄立行、大张伟、范逸臣、棒棒堂、至上励合、信乐团众多大牌艺人三天晚上分别登台,把当天的演出气氛推向高潮。演出中,各路艺人都耍起了嘴皮子,大张伟调侃至上励合,称自己的两位dancer为“痔疮愈合”组合。对艺人的互动,乐迷都报以热烈的回应,跟大张伟一起唱《最炫民族风》,对黄立行尖叫“脱掉”,山上山下全场大合唱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离歌》……这无疑是一次盛大华丽的音乐聚会!

现场艺人采访

大张伟

《文周》:是什么决定了你来参加热波音乐节呢?
大张伟:给钱啊。我以前比较拒绝音乐节,也不怎么接,后来是觉得可以多一些演出,观众也什么都能接受,像至上励合这样跳舞的组合都能来参加,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只要能把音乐展示出来就可以。

《文周》:以后会多参加音乐节吗?
大张伟:对。现在的音响和灯光都挺不错的。以前的一些音乐节我也去过,听起来就像是砸锅卖铁似的,可能投资也比较少。中国的摇滚乐讲究两个字“生磕”,他不管好不好,就咣咣噪。我觉得现在整个附件就起来了,参加起来就没有问题了。观众也没有以前那么极端了,我记得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参加过音乐节,摇滚的那帮人觉得我是叛徒,还往台上扔水瓶子,跟我对着骂街,我觉得没有必要做过激的事情。

《文周》:今天你在舞台上和观众互动很幽默,你平时生活中也是一个幽默的人吗?
大张伟:我们家三辈都是北京人,平时聊天就这样。加上会跟吴宗宪等一些港台艺人接触比较多,我特别希望能跟郭德纲老师多接触一些,但是郭老师太忙了。我是一直希望能在语言和娱乐方面在日后能做出一些节目。

《文周》:你个人比较希望做什么类型的节目呢?
大张伟:节目很多,我就想做那种讽刺性比较强的,又真实,又可笑,它的可笑是因为它真实。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比如说,大家都知道宅男很宅,但是宅男是有多么宅,他出个什么样的笑话,给他极致的表演,就跟《屌丝女士》那样。我看过一个片儿叫《小不列颠》,我觉得那个特别好玩,它既过分,又真实。

《文周》:你以后的新专辑会加入什么新的元素呢?
大张伟:我希望能更多加入北京元素,《穷开心》算是我比较成功的一个北京元素的典范,但是你知道能结合得很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老觉得,再过五、六十年,当我爸爸这帮人都去世了,当我们这个岁数的人都六、七十的时候,那些小孩会对那种传统,比如说北京文化会淡忘,这会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我是希望能尽我自己的一份小责任,能够让年轻人通过我这种音乐方式,能够喜欢一点点儿,起码还知道(北京文化)。像现在的有些小孩,都觉得Justin Bieber 、Beyonce好,但有时候KTV为了调节气氛,也会点这首《穷开心》,他起码通过这首歌会唱十三香了。但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去在乎这件事情。所以说希望能做一些潜移默化的事,他不管是当玩笑听还是当玩笑唱,起码能通过这个知道北京文化,这就是我非常想做的事情。

《文周》:你怎么看待你和乐队的关系?以后是会以乐队形式发展还是个人发展?
大张伟:我觉得都可以。我觉得音乐是一种表达,表达的形式也不一样,只要有更多形式去表达音乐就可以。

《文周》:有没有想过往国际发展,出些英文歌?
大张伟:除非我真的去美国当地了,我就唱英文歌。我有一个非常怪的情绪,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尽量在我的歌词中任何英文词都不要用。我觉得中国就唱中国话,唱什么英文啊。中文的表达能力已经很够了,不需要英文再去表达什么。

《文周》:那这样说,你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
大张伟:我自己就是新思维,守传统。我有很多原则性的东西是不碰的。我觉得好多东西再破,再烂,它是文化,它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没有必要去改变它。

《文周》:那你的婚姻观念传统吗?
大张伟:我相对比较忠诚,但是说好多人不信,老觉得我油嘴滑舌的。你看那么多电视剧,毁女人的都是那些一本正经的,从来不胡说八道的人。我觉得人生就是找到合适的,能互补的就是最合适的。

《文周》:来成都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推荐给北京的朋友?
大张伟:成都火锅没有麻酱,这点特别讨厌,都是油碟,北京人吃不惯。但这边小面不错,味儿重,一定要记住加蛋加肉沫,别加那些黄豆什么的,我估计北京人都爱吃。

变色蝴蝶乐队主唱爱书华


《文周》:你觉得今年的热波和去年的热波有什么变化?
爱书华:今年差不多没有什么大牌的乐队。调音非常好,今年出来的音乐效果比以前好。

《文周》:你觉得今年观众的反应如何?
爱书华:人不多,他们都比较害羞,有点不好意思。但你还是能看到真正的摇滚乐迷在释放他们的灵魂。

现场路人采访

路人甲(28岁男性,德国留学生)
路人乙(40岁女性,三口之家一起参加)

《文周》:你们上次参加音乐节是什么时候?是什么音乐节?
路人甲:2011年柏林SPLASH。
路人乙:2011年热波。

《文周》:你们觉的今年音乐节与以往相比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气氛比以往如何?
路人乙:人少,冷清。

《文周》:为什么会参加热波音乐节?五一于你意味着什么?
路人甲:大家都说我应该来,就是意味着玩儿。
路人乙:儿子喜欢(6岁小男孩),意味着释放灵魂与身体。

《文周》:本次音乐节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有什么遗憾吗?
路人甲:太商业化了。
路人乙:人少,天气凉,没有wifi啊!

《文周》:你觉的音乐节什么最好玩,什么最没意思?
路人甲:最好玩是喝酒,能和朋友一起玩,最没意思是警察很多。
路人乙:最好玩是能享受音乐节热闹气氛,最意思是音乐节总体上没有什么创新。

《文周》:平时听什么类型的音乐?比较喜欢听哪个乐队、艺人的歌?
路人甲:古典音乐,喜欢TEED。
路人乙:古典、流行,喜欢齐豫、温岚和京文乐队。

《文周》:除了成都,你最想去哪个城市参加哪个音乐节?
路人甲:中国的没有。
路人乙:国外的。

《文周》:想通过《文艺生活周刊》对喜欢的乐队/艺人说些什么?
路人甲:对TEED说,我要跟你结婚!!
路人乙:对林夕说,《六月飞霜》,林夕的爆发,陈奕迅的唱功,双剑合并,倚天屠龙。

VN:F [1.9.22_1171]
1 票
2012成都热波音乐节,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