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编辑/仇至杰

郁达夫 (1896.12.7—1945.9.17)
● 原名郁文,字达夫,幼名阿凤,浙江富阳人,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诗人。
● 1910年考入杭州府中学堂(与徐志摩同学),后又到嘉兴府中学堂和美国教会学堂之江大学预科等校学习。1921年6月,郁达夫和郭沫若、成仿吾等人组织成立创造社,编辑《创造季刊》,同年10月,出版我国第一部白话短篇小说集《沉沦》。
● 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出奔》《她是一个弱女子》,短篇小说《沉沦》《春风沉醉的晚上》《薄奠》《银灰色的死》等

1

【他们说】

“父亲是一个有明显优点也有明显缺点的人,他很爱国,对朋友也很热心,但做人处事过于感情冲动。他不是圣人,而是一个文化人,他希望文化界不要美化他,也不要丑化他。”
——郁飞

“郁达夫的小说着意从外部世界的精心描写而转向人的内部世界。他的小说,似乎并非刻意地写出来,而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孙中田

“达夫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爱国是他毕生的精神支柱。”——夏衍

【精彩书摘】

祖国啊,祖国啊,我的死是你害我的,
你快富起来,强起来吧,你还有许多儿女在那里受苦呢。——《沉沦》

银灰色的月光洒满那一块空地,把世界的物体都净化了。——《银灰色的死》

我知道这是她为怨恨N工厂而滴的眼泪,但我的心里,怎么也不许我这样的想,我总要把它们当作因规劝我而洒的。——《春风沉醉的晚上》

【我读郁达夫】

伤感,是郁达夫文学的主旋律。他笔下的主人公总是带着满腔的愁绪、生活穷困潦倒、充满了失意和颓伤的情感、患有严重忧郁症的落魄知识分子。这一切都使得他的文章格调显得过于低沉。甚至你会质疑或者不屑于为什么会有这么柔弱的男子。可以说,在郁达夫的男主角性格中,很难看到世人所赋予的、所约定俗成的男性该有的刚阳之气。

郁达夫文学另一个主旋律就是对爱情的追求。1927年郁达夫曾在日记中写道:“我若能得到王女士的爱,那么此后的创作力更要强些。啊!人生还是值得的,还是可以得到一点意义的。”(《郁达夫研究资料》下花城出版社1985年第551页。)在这之前,郁达夫在日记中还多次写道:“我所要求的就是爱情”,“若有一个美人,能理解我的苦楚,她要我死,我也是肯的。”女性在郁达夫笔下已经达到了一个被神圣化的地位,甚至可以主宰男性的情感。爱情在郁达夫笔下则成为了人世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是人生的唯一追求。

正因如此,在当时的那个新旧思想冲突异常激烈的环境下,他的文学一直受到评论家的诟病。但是到了现代社会,他的文学似乎有了新的意义。在社会的发展历程当中,由于男性的生理以及心理构造,无形中被赋予了不少的“责任”。这些“责任”,是无可推卸的,因为已经在社会里形成了一种“规范”。既然是“规范”,就是必须去遵守、顺从。所以,男性不得不选择去坚强,选择去奋斗,直到自己可以肩负起社会所给予的“责任”。其中的压力有多大,不知大家是否能想象出来。而郁达夫则是把男性的心底裸露台上,任人观看,脱除一切隐饰。大义凛然的男子气概固然是勇气可嘉,但不可否认敢于暴露自我也同样是大勇之人。

孙中田归结了两点郁达夫小说的审美特征:
1、以率真的态度裸露出青春发动期的性的苦闷。郁达夫显然是受到了佛洛依德关于性的学说的深刻影响的。郁达夫认为:“情欲中间,最强而有力,直接推动我们的内部生命的,是爱欲之情。诸本能中,对我们的生命最危险而同时又最重要的,是性的本能。”他的小说大量涉及性的描写,主人公既渴望得到性的满足,但又觉得这是罪恶,进而跌入自己开掘的陷阱。这正是郁达夫时代的反映:新思潮与旧思想激烈碰撞,人们开始正视性在人类中的重要作用,但由于传统道德观根深蒂固,还没有彻底冲破这藩篱。郁达夫对性的大胆描写,在当时是先驱;在当代,仍有其举足轻重的作用。

2、表现出一种两难境地中的双重人格和变态心理。孙中田说:“在他的文本中始终流动着自我与‘他者’的双重话语。在性的情欲中,一方面他的人物去窥视浴女,窥听恋人的窃窃私语,乃至到妓院寻求刺激;一方面又在本能的冲动后,产生一种道德上的强烈自省、一种罪恶感。”这里带有了明显的历史时代性:在性的“社会化”萌芽阶段,探求欲与传统道德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郁达夫文学着意人物内部世界的描写,并且并非刻意地写出来,而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可见,他是一个感情细腻、多愁善感的人。其关于性、关于爱情的描写,无论在当时,还是在当代,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和非凡的意义。其文学,虽不具备“崇高”的属性,但却更加“生活化”地描述了人类情感的需求,更显真实与贴近生活。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