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靳琪、杨蕊旗

米娅(Mia):
山东人,自由艺术家,现居于北京宋庄小堡
作品多次在宋庄、北京各大美术馆以及画廊展出
代表作:《都市女孩》,《戏剧人生》,《镜子破了》,《女孩与静物》,《玫瑰有刺》等等
封底作品:《人类的原罪》

1

第一次结识米娅的作品,是在今年AAB艺术节的展出上。在众多表现中国文革,抑或城市小清新,再或抽象概念的作品中间,她的《戏剧人生》显得清丽脱俗:画面上,两个身着昆曲戏服的旦角,挥舞水袖,轻卷红唇,仿似正传来一阵阵咿咿啊呀的平韵高腔来。出于对戏剧的敏感和喜爱,我不禁好奇——莫非她也是个“戏痴”?
  
米娅,这个名字来自于前两年流行的一本小说《米娅,快跑》。小说里的米娅和画家米娅有着极为相似的个性:直率、真诚,有时候还有点“2”;有时碎碎念带点小唠叨,有时惜字如金或者干脆安静地像只猫。就像米娅自己所形容的那样,一点人的理性和一点烈马的不羁构成了射手座的她宏大的气场。而这种魄力十足的气质,让每个第一眼看到她的人,都会觉得她更像一个站在舞台上的演员。
  
《文》:我留意到你的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加入了戏剧元素,你很喜欢戏剧吗?
米娅:戏剧是从小陪妈妈一起看的,小时候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依依呀呀的假面人物能让妈妈看的如痴如醉;直到长大后才发现,留在童年的戏剧之魅已如跗骨之蛆,竟是信手拈来的灵感之源。我记得自小就被告诫:耳闻是虚,眼见为实。所以一直毫不犹豫地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但却依旧会在梦醒时分惊讶地问自己:梦里的所见难道不是我亲眼看见的吗?为什么竟是那样虚无缥缈不可捉摸!越长大,渐渐地越明白:如果人生是个大舞台,那么人类天生就是戏子,每人都在扮演一个或多个角色,但你却永远不可能知道别人或自己的哪个角色更靠近真实的自我本身。谁又能断定梦里的你不是在以另一种方式扮演真实呢?也许我们永远都只为另一个不真实的自己而痴迷呢。正因如此,我画出来的就不仅仅是戏剧人生,也是人生如戏,更是人人皆戏。
  
《文》:你创作的人物形象大多面部只有张开的嘴巴,为什么选择这样的带有“戏剧性”的手法去表现?
米娅:最初仅仅是因为帮我的闺蜜画了张肖像速写,只有嘴巴的抽象画更符合人物特征,此后,就厌倦了用更多的五官去刻画表情。抽象出来的一张红唇,也是人物形象的集中,是画面背后所掩藏的情感宣泄。闭上眼睛,用心去体会,去接纳,去消化周遭的一切,不是逃避,不是眼不见为净,而是给自己找一个出口,或哭,或笑,或喊……是更真实的感受周围,更用心地品味生活,更积极地面对人生,虽然有时生活让人头大,但我依然心存感激。
  
《文》:是怎样的一种灵感激发你创作出这样的作品呢?
米娅:自己和身边朋友及社会女性的心灵体验。女性于我而言,是神秘而感性的生灵,如水一般包裹着最原始的秘密和自然的忧郁。这样的女性体有一种不自觉的无奈感:似乎她们都在等待,或主动或被动地在等待,甚至有一些听天由命的悲悯感。这种感觉是普遍存在的,女强人也好,女凡人也罢,都逃不出——这似乎是女性的宿命,而这种宿命感往往是驱动我创作的源动力。
  
《文》:女性艺术家的发展相对于男性艺术家可能会更艰难,可能会承担更多的束缚和冲突,对此,你是怎么去协调解决的?
米娅:克服一切的不协调只有一个办法,当艺术与其他发生冲突时,把艺术踢到第二就ok啦!我的生活永远是第一的!即使画得再投入,一旦狗狗过来挠我的腿,我也会放下画笔抱起它;或者猪猪大叫几声,我就要乖乖给他放风去,这就是我的生活。艺术只是点缀生活的一部分。假如,一旦几年不卖画,我也很高兴重返社会当白领。

《文》:现在你最关注哪些事情?
米娅:目前关注的问题有点大得不着边:关心有多少人的灵魂能得到救赎的问题,也在考虑怎么消除原罪的影响力的问题。所以,这种不着边际的问题只限于在自己的脑袋里和工作室范围内思想与讨论,偶尔也在作品上流露一点,比如:《人类的原罪之A B C》

《文》: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向往的生活吗?
米娅:我没权力定夺我想要的一切。生活选择了我,而我选择努力,顺服。

《文》:你是否已经实现理想,是否还有未完成的理想?
米娅: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不给自己定目标,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只能尽量享受努力的过程,其他就由上帝安排吧!

米娅的作品带有强烈的符号感,那一抹欲语还休、似静而动的烈焰红唇最是让人难以过目即忘。她的作品一如她的性格一般,简单、豪放,却包裹着纯真而敏感的善良。你可以随意解读出嘴唇的意义:惊恐、怀疑、不安、喜悦、歌唱、狂妄……却无法忽视每一种情绪的背后,她和她作品真诚的情感宣叙。正如歌剧的婉转多变一样,在貌似平实的宣叙调之后,暗涌着丰富灵巧的炫技花腔——而米娅,正是沉默的画布“剧场”上最优秀的花腔女高音。

附米娅作品《等待系列》自述:
等待系列是我技法上的新尝试,意在体现女性的神秘,忧郁,还有一点无奈,人生总是在等待,主动的被动的等待着……尤其是女性,那种听天由命的被动心理更明显一些,女强人如是,女凡人也如是, 一如我此段时间的心情——2006年夏天的心情。

VN:F [1.9.22_1171]
0 票